设置

关灯

第四章 立誓

    方婆婆姗姗来迟,看见白契手上已经凝固的血液,又是一阵询问。当初的白契生性软弱怕事,被欺负了也不敢吱声,方婆婆一个老人家又没办法和年轻人较劲,只能防止孩子们做出过激举动,然而最后还是没有能护住白契的性命。

    “婆婆。”

    “怎么了白小子?”

    白契咬了咬唇:“我三天以后要去灵气激发大会,您和我说一些关于大会的事吧。”他基本上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毕竟原身只是个只知道思考明天吃什么,后天又能吃什么的小屁孩。

    “……”方婆婆的眼神暗了下来,仿佛在犹豫,又好像在纠结。

    半晌,她才走过来,双手按在白契的肩膀上。

    瘦弱的身板,泛黄的皮肤,深陷的眼窝,遍体的伤痕。这些东西集中在一起,就是个十岁的可怜孩子,而三天后,这个孩子将以这样的面貌步入或许能决定他一生命运的大会。“白小子,婆婆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说。”

    “你既然来到了这个世上,就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无论生活给了你什么打击,你都要活下去,你看婆婆即使没有激发灵气也活得好好的,不是吗?即使这次大会不能让你翻身,你也可以找个新的村庄,靠你爸妈教你的裁缝手艺活着不是吗?”

    “……”等等,我爸妈走得早啥都没教我啊喂。

    “婆婆知道自己老了,最多再照顾你几年,你以后要好好地走下去。”说到这,方婆婆抹了抹眼角的泪。

    白契有的只是沉默,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眼前的地面。为什么方婆婆就那么肯定他不会被激发灵气?

    见白契不语,方婆婆松开了手,叹了口气说道:“倒不是婆婆不信任你,只是你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咱们村庄也连续十年没有出现过有灵气的人了。”

    原来如此。

    不过,前世白薇看过不少穿越小说,他(她)认为,自己应该是最特别的那个人。

    应该!吧!

    虽然这么想有些厚脸皮。

    他嗤笑一声,眨巴眨巴大眼睛:“那现在婆婆可以给我讲讲大会了吗?”

    方婆婆突然有些尴尬,咳了一声开始讲解,手上还不停地把鸡蛋糕切成小块递给白契:“灵气激发大会并不复杂,就是请专门的阵法师在会场正中央画下上古流传下来的灵气激发大阵,让孩子跪在法阵中央,据说阵法师发动法阵后,跪着的孩子会有一瞬间的眩晕,据说如果是灵气被激发的孩子,在那一瞬间可以在自己脑海里看见自己被激发的灵气是什么样的,该怎么使用,当然我只是个普通人,所以无法给你具体的描述。”她顿了顿,继续说:“不过,这个法阵视体质会对身体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大多数人是晕一下或者发热腹痛,但是这几千年里是出现过孩子突然暴毙的情况的,其中还包括已经激发了灵气的孩子。”

    说完,她又有些担忧地看了看白契:“因为这里已经多年没有激发了灵气的孩子出现,皇城派来的执行官也只是走个过场,接下来就相当于主办方的宴会了。最后,灵气被激发的孩子会被带走,带进落凤皇都进行筛选培训,优秀的人会被留在皇都进行更深层的教育,资质差的会被发配边疆或者另作他用,不过即使是这样也好过我们这样的普通人。”

    白契从头到尾沉默不语,纤细泛黄的小手缓缓抚着下巴,嘴里还时不时塞进一两块鸡蛋糕咀嚼。摸下巴这极为老成的动作是前世白薇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方婆婆因为担忧并没有发觉他的异常。

    “婆婆,这个世上,最尊贵的人都是那些会使用灵气的人吗?”

    “那当然啦,傻孩子,即使被激发出来的灵气毫无攻击力,但一定是有大用处的,只要可以使用灵气的人加以运用,那绝对是衣食无忧,甚至是锦衣玉食……”

    白契皱了皱眉头,完全没听后面的好处,自顾自思考起来:就现在来说,这个世界最好的出路就是灵气,有钱顶多算个土豪,在这种山旮旯里承包什么狗屁大会,如果能成为灵气使用者的话,说不定自己可以活得像个人……

    要拼一把吗?

    “婆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突然冒出的这么一句话吓得方婆婆一抖,手里的鸡蛋糕掉落在土地上,以为白契想不开想要寻死。没想到,他又慢悠悠地说道:“我以后在外有所成就了,就回来看您。”

    方婆婆受惊的神情渐渐缓和了下来,眼泪又再次溢出——她根本没想过曾经怯懦呆滞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还要回来看她。

    白契嚼了两口便吞下了嘴里的糕点,擦了把嘴巴,站起来牵住方婆婆苍老干枯的手:“我会用最风光的方式回来,回到这里,没有任何人会欺负我,没有任何人会看不起我,到时候我会给您养老,报答您对我的关爱照顾,直到您去世的那一天,我发誓。”

    他说出这番话前已经很认真地思考过了,他在前世看过的穿越文里,主角绝不会是普通人。即使无法激发灵力,只要他不死,他就可以用自己在前世学到的一切在这个世界拼搏下去,只当是提前开始了自己人生的奔波吧。

    他已经察觉到了,不一样的家庭状况已经不容许他像前世一样在独自拼搏之前抱怨生活。

    无论怎样,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报恩的。就凭方婆婆照顾白契的这两年就值得他报恩。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眼睛里闪耀的光芒令方婆婆在那一瞬间有些恍神。她甚至在那一刻觉得,眼前的人不是白契。可是这熟悉的模样,不是白契又是谁?可能,他真的可以闯出一番天地吧?

    “好了方婆婆,时候也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去山上打东西吃,现在要休息一下,您也该回去了。”白契边说边整理着自己的稻草“床”,金黄松软的稻草某种意义上来说可比棉被舒服多了。

    他之所以那么早就打算睡觉,一方面是因为这具身体真的已经筋疲力尽了:另一方面,他打算明天出去转转,熟悉一下这个世界。方婆婆已经把鸡蛋糕喂完了,也就不再逗留,起身叮嘱了白契一些话,无非就是小心别着凉之类的。

    待方婆婆走后,白契走到门边,端详起了那块摇摇欲坠的门板——得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门,免得那群熊孩子三天两头地来找自己麻烦。话是这么说,要修也不容易啊,都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铆钉这类东西,况且这破木板还没有门框大……

    “算了。”白契叹了口气,把门板竖起放在地上,恰好堵住了四分之三的门,露出上面一节空隙。“明天再去找块合适的来弄吧,我先睡一觉……”

    92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