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稚嫩威胁

    场景有些尴尬。

    从劳拉小姐手里买东西的那位学生,脑子显然不太够用,当场就大声对朋友喊道:“多酷啊伙计,我就说从她这里能买到好货!给我一张纸,我知道怎么卷!”

    两人激动庆祝完,小跑到一边“卷烟”,似乎没意识到这里还是学校,而且下午有课。

    原先只是叶冬青的猜测,现在他敢肯定,劳拉费雪小姐从事着什么样的小生意了。

    如此一来,昨天见到劳拉去他公寓那边的原因,就能说得通。

    叶冬青竟然还有些庆幸,至少不是皮肉生意之类,以美国社会的习俗来看,劳拉此刻干的“小生意”,情节略微轻些,未来美国和加拿大部分地区甚至合法化这种东西。

    老实说,他不知道两个国家的部分高层们,脑袋里究竟装着什么,居然连大嘛都能合法出售,简直是在提倡别人去买能够上瘾、并且危害人体健康的大嘛。

    或许是财政缺口太大的缘故,才让官方饥渴到从毒贩们手中夺食,美其名曰“加强管理”,这套堵不如疏的办法用在大嘛上面,着实有些可笑

    本想装作没看见,叶冬青手里拿着午餐,来到天台边往远处眺望。

    别看曼哈顿国际中学教育水平糟糕,校园位置蛮不错,站在楼顶能见到华尔街附近的高楼,更远些的帝国大厦也映入他眼中。

    上世纪,帝国大厦代表着高端,如今它依旧是纽约地标之一,只不过里面好些楼层被分割成低端公寓,而且年久失修,使得那栋高楼在纽约人心目中的印象越来越糟糕。

    从时间上来看,帝国大厦应该又被美国人从曰本公司名下买来,开始翻新改造,二十世纪末期随着日元升值,曰本人可是在美国嚣张过好一阵子,目前还在泥潭里苦苦挣扎着呢。

    他不愿意惹麻烦,“小麻烦”却在主动往叶冬青靠近。

    劳拉走了过来,眉眼之间充满紧张情绪,终究还是念高中的学生,如果叶冬青将刚刚发生的事抖露到老师耳朵里,她多半会被开除,进而直接影响到一生。可能会有学校愿意收留打架闹事的学生,但贩卖大嘛几乎没希望被其他学校接纳。

    曼哈顿国际中学的校服不够酷,所以即使学校有规定,学生们也是阳奉阴违,除非特别通知,其他日子里能不穿就不穿。

    今天劳拉穿了件黑色羽绒服,下面是条牛仔裤,配上深棕色马丁靴,挺暖和的样子。

    余光见到她站在自己旁边,叶冬青明白不给些保证,多半会被劳拉一直纠缠着。

    继续咬口三明治,将视线投到这张漂亮面庞上,边吃边说:“你这样可不行,风险高收益小,而且假如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不如直接去警局自首,早晚会惹上麻烦。”

    劳拉小姐有些懵,故意摆出副凶狠表情:“你什么都没看见明白么,对谁都不要说,要不然有你好看!”

    “”

    又咬口三明治,叶冬青无语地来了句:“一位壮汉对我说这种话,或许会让我忌惮,可你这么漂亮,没有任何威慑力。

    放心吧,我还没无聊到因为这种小事浪费自己时间,只是想提醒你最好收手,不管什么理由。这个年纪的高中生可不喜欢保守秘密,相信我的建议。”

    “那不关你的事,你别说就行,我有办法让他们闭上嘴巴。”劳拉翻白眼说道。

    认真盯着叶冬青打量,主要是因为他太过于淡定,这引起了劳拉的兴趣,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就像是父母那种年纪的人,正在教训自己。

    无所谓耸肩,自从到这个年代,叶冬青几乎没跟谁说过太多话,此刻“当年”的初恋情人站在面前,忽然产生逗弄对方的心思。

    接着开口说:“我改主意了,想让我闭嘴也行,可是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呢?”

    一位男性对姑娘说这种话,难免会让人多想,劳拉也不例外,叶冬青眼中的笑意,自然而然被当成是下流的证据。

    涉世未深,感觉自己被威胁,劳拉顿时气恼起来,小脸都有些发红,嘴里说着:“别做梦!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昨天见过你,知道你住在哪,大不了一起下地狱,我会说你是我的搭档!”

    “不错,像这样威胁才对。

    你成功吓唬到我了,过几天就要去考试,我可不想为了你丢掉大学入学资格。”

    叶冬青懒得去解释,从以往对女人的了解来看,现在告诉劳拉说是她自己想歪,只会火上浇油。

    都是人类没错,但男人很难理解女人的思维方式,就像女人在绝大多数时间里同样不懂男人,明明是同一个物种,却更像两种。能不把女人逼上绝路,就千万别去逼她们,一旦她们脑袋短路,结果多半会很可怕。

    话是这样说没错,劳拉仍然不放心,目光中带着戒备。

    出于女人第六感,总觉得面前的华人学生,跟以往接触的其他学生不太一样。

    她的性格比较强势,在心理年纪方面比同龄人更成熟。当下事态脱离掌控的担忧情绪,让劳拉十分不舒服,原因主要源于心里很清楚,自己压根没成功吓到叶冬青。

    还有半个小时才继续上课,叶冬青不着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余光还能看见那道身影,大约过去半分钟,这才无奈扭过头,问道:“我已经给出了承诺,你还想干嘛?难不成要我从楼上跳下去,这样你才相信我不会说出去?

    你这样疑神疑鬼的性格,完全不适合做这行,既然知道害怕,赶紧别再卖了。”

    “我不自己赚钱,难道钱会从天上掉下来么?”

    劳拉很不爽地嘲讽了句,“我拿到哥伦比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本来今年就能去上学,你猜我为什么没去,反而继续留在这所该死的学校里。”

    “没钱?”

    好吧,叶冬青给了个挺白痴的答,要不然还能是为什么呢。

    美国的大学学费,一向以多闻名于世,哥伦比亚大学学费更是高到惊人,不包括生活费,每年光学费就高达三万美元左右,几年下来花费不菲。

    前一世,他自己也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这时候可以感同身受。

    只能说外表长得漂亮,不一定就是公主,在十几岁这年,劳拉多半已经开始领略到生活的残酷了。

    大多数人在往后人生中,还会遭遇更残酷的现实,生活从来都没有那么美好,人们往往到了某个年纪之后,才能发现这个被父母们隐藏起来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