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从头开始

    就目前来看,赚钱挺重要。

    至少要先从那个又脏又破,隔音还无比糟糕的小公寓里搬出去。

    昨晚睡不着的原因,除了因为到“过去”,也就是现在而激动之外,邻居家情侣俩嗯嗯啊啊了一整夜,也是导致他没睡着的关键因素。

    天知道那对情侣怎么了,居然陆续持续一整晚没睡觉,叶冬青已经忘记隔壁住着什么人,从没真正在意过他们,自然谈不上记忆深刻。

    过习惯了好日子,住豪宅、开豪车,出远门就是私人飞机,亦或是直升机,偶尔还乘坐游艇到哈德逊河、东河上转转,出海钓钓鱼什么的。

    自从接触洗钱这个行业后,似乎就没怎么再为钱而犯过愁,赚钱速度往往比花钱速度快,日常开销几乎没可能用掉两亿多美元。

    如今不同了,依旧还是个口袋里没多少钱的毛头小子。

    凭借存了好几年的小金库,短期内不用为住房和吃喝发愁,可惜最多坚持三个月左右,这就使得叶冬青必须找到赚钱维持生活的办法才行。

    更何况,尽管知道无论是投资股票,还是直接创办公司,都很容易赚到钱,但没有启动资金是个麻烦事。

    想要过上好日子,前提条件就是先有钱,命苦的爹妈没办法给予帮助,一切都得靠他自己才行。

    换个角度去思考。

    用两亿多美元换来个年轻的自己,叶冬青肯定赚了,只是微微可惜于打拼那么些年,一切又要从头开始才行。

    不过假如顺利,想发财可比上一次“创业”容易得多,正考虑起是不是应该继续老本行,靠洗钱先捞一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通过正常途径,想要积累到第一桶金实在太过于困难,他还没无聊到背彩票号码,而且最近时机太好,纳斯达克的互联网公司市值差不多跌到谷底,接下来多半就要开始攀升了,每耽误一天,损失的可都是富兰克林。

    说起最拿手的赚钱方式,当然是洗钱,没钱就没势力,报仇也变得更加困难。

    既然自己重生,来到2002年,意味着害死自己的仇人们也还年轻着,叶冬青心眼不大,这血海深仇不报,心里总像是有块石头压着

    低头往前走,故地重游之余,也在思索自己究竟为什么重生。思来想去找不到头绪,最终被他归咎于自己运气好,福大命大。

    偶尔抬起头,感兴趣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一辆辆原本老到快要报废的汽车,在如今还是畅销新款车,漆面光亮,毫无岁月感。

    古老到让叶冬青感到尴尬的的诺基亚手机,目前还是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第一的狠角色,摩托罗拉手机部门还没倒闭,占据大约百分之十五的市场份额,气势如日中天,股票受到追捧。

    许多熟悉的建筑所在地,还是一片老危房,行人们穿着打扮的风格,满满都是怀旧感。

    很奇妙的体验,已经经历过的“历史画面”,重现在叶冬青眼前,这让他总是忍不住产生怪异感。

    昨晚才刚过来,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脑海中浮现出异样情绪在所难免。

    本以为自己就快死了,即将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忽然发现自己还能活,并且经历这种怪事,体验到从绝望到惊喜的全过程。这导致他对现状还算满意,能开心又轻松地活着已经很不错,脚下步伐轻快,混入人群当中。

    暂且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再一次体验生活的美妙

    *******************

    十月中旬。

    一场来自北方的寒潮,让纽约气温下降到几摄氏度,白天也只有十三摄氏度左右。

    马路上多出厚厚一层,怎么都扫不干净的落叶,人们期待着今年的第一场雪花飘落,作为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叶冬青的故地重游计划只持续大半天就告一段落,曼哈顿都是些钢筋水泥砌成的东西,对初来乍到的游客们而言很惊艳,在他眼中其实也就那么事。

    站在xc区东边就能看见自由女神像,帝国大厦同样显眼,说起如何区分纽约人和游客,懒得多看那些地标一眼的,八成就是常住人口了。

    没傻到将自己重生的事到处乱说,那样只会被当成疯子送进疯人院,重新接受年轻生活不是件容易事,叶冬青这两天尽量避免跟别人,特别是熟悉自己的人产生过多接触,担心一不小心露出马脚,更多时间靠电视和报纸来打发。

    买不起电脑,智能手机还没研发上市,打发时间的方式一下子乏味许多,消息的传递不再便捷,这个年代的人情味更浓些。

    十六号这天,早晨七点出头。

    当叶冬青出门时候,门口保安室里,一位老头正对着电热火炉取暖,手里捧着份报纸,只是看了他一眼,接着又将头低下去。

    这栋楼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老约翰洛克菲勒那个时代,里面被隔成近百个小房间,大小从十几平米到五六十平米不等,装修很老旧,消防设施肯定不过关。

    叶冬青只负担得起十多平米的那种房子,摆放一张小弹簧床,剩不了多大空间,还是富豪那会儿,用来摆放红酒的房间都比它大不少。

    记得自己准备搬出去那会儿,面前这位名叫山姆的老头查出癌症,胃癌晚期,算算时间不过是几个月后会发生的事。

    租户们习惯称呼他为老混蛋,因为山姆就是这一整栋建筑的所有者,性格既刻薄又无情,哪怕只拖欠两三天房租,都会被老头扫地出门,就算让租户睡大街都不愿照顾一下。

    可能是心情好的缘故,即将赶公交去学校,叶冬青从老山姆面前路过期间,抬手打招呼说:“早上好先生,脸色看起来有点差,难道生病了么?最好去医院查查吧。”

    “滚蛋!”

    老山姆语气不轻不重地说了句,根本没在意,继续看报纸。

    谁听见别人说自己有病,都不会给好脸色看。

    跟这老头没亲没故的,好心提一次就够了。

    叶冬青耸耸肩,不再多说惹人厌,出门被冷风吹到,将手插进口袋里,往公交车站所在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