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7章 吊刺食人树(求收藏求推荐)

    啧,这尼玛也太惊悚了,吓得罗冲赶紧禁止大家食用这种树根,也阻止了长老继续打她。

    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就算是偷蜂蜜也要冒着被毒蜂蜇死的危险,更何况那么甜美的树根,罗冲不认为采摘这东西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他打算明天亲自去看看。

    吃人的树妖罗冲是不相信的,从他穿越到这个诡异的世界,到现在还没有遇到一件他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

    所以他不让吃的原因,其实是担心这玩意有什么毒,或者是致幻,致瘾什么的特殊成分。

    要知道大自然可是奇妙无穷的,类似罂粟,或者致幻菇之类的毒蘑菇也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毕竟这不是神话故事,也没有神农尝百草的伟大经历,在这个现实而又残酷的世界里,人类在大自然中每获得一种可食用物种,背后都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

    暂时抛开这些不想,罗冲让劳累一天的族人开始准备晚饭,晚饭很丰盛,龙凤汤,就是野鸡炖蛇,还有烤土拨鼠,野猪肉和鱼干全部存粮。

    储存食物就是这样,只要当天的收获大于食用消耗,那么多出来的食物才会留下来储存。

    夜里,罗冲一直没有睡着,而且还十分的警醒,他盘膝坐在火塘的旁边,一边加着柴火,一边仔细感受自己的身体变化。

    没办法,谁让傍晚的时候自己也嘴贱吃了那个甜树根,族人们都没心没肺的睡了,可罗冲还在这里等着老天爷的宣判,到底是“毒发身亡”还是“屁事没有”,这些都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

    一直枯坐到后半夜,月上中天的时候,无聊的罗冲不仅屁事没有,反而还越坐越精神了,只好悄然钻出山洞,抄起一根木棍,练起了一套在部队里学来的武警应急棍法。

    这套应急棍法出自少林棍法的变种,威力与它的原版“少林小夜叉棍法”不相上下,但是招式简化,学习容易,也更追求效率,整套棍法被改得更具杀意,而失去了慈悲为怀的佛性,当然,这也是军队的需要。

    少林棍法是棍法之祖,其涵盖的数种小棍法也十分有名,尤其是小夜叉棍,最具特色,这套棍法虽是棍法,但是包含更多的,确是枪意,三分棍,七分枪,虽无枪头,但是其中挑,刺,戳,拨,各种枪术招法都透着凛冽的杀意。

    所以,尤其演化而来的武警应急棍,更是把这种狠辣的风格发扬光大,招式大开大合,看起来威猛无比。

    罗冲现在把这些前世学到的冷兵器招式,重新捡起来也是无可奈何,这个破地方没有他熟悉的现代枪械,只能靠这种半古不新的冷兵器招数来武装自己了。

    就在天蒙蒙亮,罗冲正耍的虎虎生风时,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从山洞口的缝隙中,反射出两道光芒,就像两颗墨色的珍珠。罗冲高高跃起,一个向下的斜刺,没有枪头的木棍直接刺入地面一尺有余,牢牢地插在地上。

    “去病?你怎么不睡觉?”

    罗冲走到山洞口的缝隙处,把趴在地上正在偷看的小去病抱了起来,这孩子昨天看见罗冲杀猪有点害怕罗冲了,现在也不说话,就把冰凉的小脸埋在罗冲的脖子窝里吹泡泡玩。

    一直到了天大亮,族人们都出来的时候,这孩子才闹腾着要去玩。

    今天的工作安排和昨天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去病和他妈去了捕鱼队,罗冲带着四个小弟去了采集队,他想看看长老口中的恶魔树到底是怎么吃人的。

    去病的小姨昨天哭了一晚上,刚到了新部落就受了委屈,幸好昨天首领救了她,不然肯定会死的很惨。

    一行人绕过了山洞的后面,向丛林中进发,罗冲这才知道原来那棵树的位置就在山洞的后山深处。

    这座山上高大的树并不多,但是灌木丛却非常茂盛,果树也有不少,而且就在行进的过程中,罗冲发现了一种令他朝思暮想的东西,辣椒。

    哈哈哈,找到辣椒的罗冲忍不住仰天大笑,已经红透的半风干辣椒有很多。什么品种他也不知道,反正挺细的,一个手指长,红彤彤的一片,隐藏在灌木丛中。

    但是族人们从来不吃这个,这玩意不解饱,而且刺激性的口感让他们认为这东西有毒。看来还是要自己出来啊,不然好东西就在眼皮子底下都不知道。四个小弟按照吩咐,今天就在这里摘辣椒,别的不用干了。

    罗冲跟着采集队继续前进,翻过一道山梁,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盆地,这的土地非常的肥沃,而滋养这块盆地的,就是随处可见的颜色发青的动物骸骨。

    啧,还真是够瘆人的,这里活像一个乱葬岗,万尸坑。

    白骨遍地的盆地中央,一棵高达60米左右的怪树就屹立在那里,从远处看还挺漂亮的,像是一个金色的大蘑菇,巨大的伞盖遮蔽着方圆200米的距离,地面上盘根错节的生长着那种甜美的浮根,浮根覆盖了方圆500米的面积。

    不过越靠近边缘的地方,那种根瘤就越少,越靠近中心,根瘤就越多。那里面可是天然的糖浆啊,这样的规律似乎是在吸引着动物靠近树干,难道越靠近树干死的就越快?不然干嘛长成这个样子。

    罗冲想走近些看看,却被好几个女人拉住,说是走近了就会死。

    啧,这好奇心都被泥萌挑起来了,现在不让去看,那心里面就跟猫抓狗挠似的痒痒。

    不顾族人的反对,罗冲坚持要去一探究竟,有危险就小心一点好了,凭借现在的身手,他有信心逃出生天。

    罗冲像个瞎子一样,每走一步就用长矛在前面的地上戳一戳,这样总不会有危险了吧,每一步都踏在试探过的地方,慢慢的向着中间靠近。

    就这样,罗冲离着树干越来越近,就在他的长矛戳到被树冠覆盖的地方时,多年的特种兵生涯培养出来的直觉,马上告诉他有危险即将到来。

    二话没有,赶紧收矛原路后撤,就在这个时候,嗖嗖嗖的破风声突然从天而降,十多根将近一米二长的尖刺直直的插入地面,目标正是刚才他的长矛触碰的位置。

    卧槽,尼玛,太狠了吧,上来就是一波覆盖式打击啊。这特么刚才要是直接走过去,估计就直接变成刺猬了吧。

    十多根尖刺长得很奇葩,每一根直径将近一厘米,最短的也有一米多长,外表呈浅棕色,光滑而富有光泽,根根笔直圆润,就像用数控机床车出来的一样。

    尾端还有一朵碗口大的白色花朵,每朵花都是四瓣,在尖刺下落的过程中就起到了稳定弹道的作用,这尼玛就是根天然的箭矢啊,那几个花瓣不就是天然的箭羽吗。

    经过罗冲仔细的观察和反复的作死实验,他终于对这棵所谓的恶魔树有了科学的注解。

    恶魔树太过夸张,罗冲给它换了个名字,吊刺食人树,虽说叫食人树,但是它不光吃人,别的生物如果走到树冠下面,它一样会无差别攻击。

    那些尖刺就生长在树冠上,下面的浮根就像是一张洒满诱饵的蛛网,只要有猎物触碰到了树冠覆盖的范围,尖刺就会对那个地方进行无差别的覆盖式攻击。

    死去的动物就会化成大树的肥料,如果有没死透的侥幸能够爬到外面,那它身上的尖刺就会被带到别的地方生根发芽,长成一棵新的食人树。这一点,从外面那些骨架中长出的树苗就可以印证。

    说白了,这棵树也是没有脑子的,只不过是像含羞草,猪笼草一类的植物罢了,杀死别的动物寄生,也只是它传播种子,繁育后代的一种手段而已,不算什么神奇的。

    只不过从树根被触碰,到上面落下尖刺,这个反应弧的速度确实令人佩服。

    咳咳,感谢

    ‘带着滚滚战诸天’

    ‘冰云语月’

    ‘黑夜中散步’

    还有qq阅读客户端的‘血煞’

    四位书友的打赏支持,卿书给你们鞠躬了,谢谢你们的支持,还有投推荐票的大家,谢谢你们,希望各位书友的推荐票,收藏,评论,打赏,角色比心,不要停啊,继续向我砸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要砸不死,就往死里砸,只要给卿书留口气给你们继续写书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