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69 做客灵峤宫

    等到了跟前,甘碧梧伸手一抬,玉瓶便自动飞到了韩诚手中。

    “此处火眼内的雷泽神砂屡遭采拿已然所剩不多,妾身方才侥幸弄到了一些,都摄入玉璃宝瓶内了,此瓶虽然谈不上有多玄奇神妙,却是家师亲赐之物,妾身也不好随便送人,道友早些将里面神砂祭炼妥当,还得将瓶子还我。”

    韩诚接过宝瓶,躬身一礼道:“如此多谢仙姑成全了。”

    “妾身现在便将收发的口诀交于你。”

    等韩诚表示已经掌握了之后,甘碧梧方才温婉一笑,道:“家师隐居此地,己逾千年,各方道友均少往还,道友也许尚未深悉,相见就是有缘分,家师所居灵峤宫,就在此山顶上,道友请到上面一叙如何?”

    韩诚本就有意结交灵峤宫诸仙,且对那天蓬山顶的景物充满了好奇,闻得此言正中下怀,哪有不应之理,当即连忙谦谢。

    行时甘碧梧笑道:“此山高接灵空,中隔七层云带,佳客远来,待妾身献丑同以片云接驾吧。”

    言罢,甘碧梧罗袂微扬,便由袖口内飘堕一朵彩云,晃眼展布开来。

    韩诚知道中途罡风猛烈,主人谦词,故意如此说法全自己这方面的脸面而已,虽然他估计自己攻防一体的‘太乙五烟罗’应该也能承受得住那烈火罡风。

    不过为客之道自然是客随主便,何况他本性谨小慎微,向来喜欢低调示人,便随诸女飞身其上,同往顶上升去。

    很快,众人便冲入了厚实无比的云层之中。一入云层之中,猛烈之极的罡风不停的吹拂,往来呼啸,声音之烈,震耳欲聋。无数扭曲的风柱的风柱,如龙似蛇,疯狂的朝着彩云撞着。然而彩云的速度非但不减,反倒越发的快速了。

    身处彩云撑起的清光屏障之内,韩诚只觉急速飞升,却并无异常感觉,暗自惊叹彩云妙用。须知那天风罡气非常厉害,威力之大还胜过一些后天所炼宝物,修为稍微差些估计登山的半途中就会被那罡气吹落,彩云能如此轻松将其避在身外,可见非同一般,多半也是一件难得的异宝。

    不觉间已然飞出万丈以上,罡风越来越厉,黑风如潮涌,冰雪蔽空,翻卷盘旋,那样子似乎连岩石都的撕裂冻碎,而且,还有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罡风所凝巽雷,稍有触动,便爆将开来,化作滔天洪流。但众人在彩云中却没一点感觉,而且飞行更是迅速。

    似这样接连飞过好几层云带,罡风一层比一层猛烈。那风力已然渐渐凝练出了纯粹的波涛,汇成了无尽的汪洋,在这高天之上,奔涌着、澎湃着。

    待彩云冲破三四段寒冰风火之区,才到了有生物的所在,渐渐的可以看见山峰上逐渐林木繁茂起来,偶然间有珍禽奇兽往来不绝,生机越发盎然,这里的景象同山下和山腰似乎是完全两个世界一样,韩诚隐约感觉到这山顶似乎有层奇妙的禁制。

    这会儿仙云还在上升,韩诚默算所经已然升高了数十万丈,心方惊异,身子已由彩云拥着又冲越过了一处云层,沿途景物益发灵秀,鸟兽虫鱼等也变得更多,其中,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些珍禽奇兽。越往上飞,珍禽奇兽便越多。

    如果说刚才经过的地方山水叫秀丽的话,那现在绝对称得上是仙山福地级的了。

    这里不但天地灵气充沛至极,而且到处涧壑幽奇,瑶草琪花,灵禽异兽触目都是,似这样的地方绝对可以称呼得上福地,同时韩诚也感觉到这里的禁制似乎又强大了许多,私下里暗自琢磨着如果按照现在的强度,一旦启动,自己被困在里面估计想脱身而出怕是不易。

    幸好他知道这里的人还算正派,自己和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利益冲突,不然说什么都不来这里的。

    几人乘坐着彩云,在彩云环绕中飞速前行,没一会儿,前面隐隐现出一所仙山楼阁,随着彩云又上升了千多丈,方始到达那仙山楼阁前,早有好些个妙龄道姑和道人迎将出来,一个个气息柔和纯净,女的漂亮,男的英俊,仿佛天下灵秀,尽在此地一般。

    韩诚微微扫视了一眼,发现最低的竟然都是凌虚初期的境界,其他多是凌虚中后期的样子。

    彩云敛处,五人脚踏实地,韩诚随众前行,一看那地方真是自魂穿以来头一次见到的仙山景致。

    只见那座楼阁在山顶,而整个山都如玉石一样晶莹润泽,山头上楼阁前有一片平地,两面芳草成茴,繁花如绣,当中玉石甬路,又宽又长,其平如镜,尽头处就是刚才看见的那座楼阁。

    最显眼的就是山下有个湖,背山面湖的地方,似乎在轻云淡雾里矗立着一座宫苑,看样子广约数十百顷,内中殿宇巍峨,金碧辉煌,飞阁崇楼,掩映于灵峰嘉木,白石清泉之间,那些林木大部数抱以上,枝头奇花盛开,如灿烂云锦,以韩诚的见识也多不知其名。

    在这里清风细细,时闻妙香飘来,在万花林中,时有幽鹤驯鹿成群翔集,结队嬉游,有人经过也仿佛不怕生人,显然是桊养熟了的,抬头看去,上面是碧空澄霁,白云缥缈,衬托着下面的琼楼玉宇,万户千门,更有奇峰撑空,清泉涌地,点尘不到,气候也温暖如春。

    如此清丽灵奇之地,勘称仙境,置身于这无边美景中,端是令人的耳目应接不暇。

    前行百丈就见一个青衣童子翩翩迎来,看其也就十三四岁地模样。长的眉清目秀,体态夭矫,华服玉带,气清神和,手中持着一根与其等长,通体嫣红的玉杖。

    等两方相遇后,那小童子却是当先开口道:“贵客远来,有失远迎啊!”

    韩诚一眼看去,便知道对方不是普通的童子,而是修炼有成的地仙宗师,此番面对他的乃是元婴之身,哪敢有半点托大,忙谦逊还礼。

    “贫道阮纠,人称赤杖仙童,乃是赤丈真人门下首徒。不知小友尊姓,师承何派?”那童子声音脆嫩,动听悦耳。

    韩诚恭敬的道:“小子名叫韩诚,出自武当门下,家师乃武当长老灵灵子。”

    阮纠虽然不知灵灵子是何方人物,但是武当的名号却是知晓的。

    “果然是玄门正宗出身,难怪小友这么年轻就已然证就了散仙道果,真是后生可畏啊!”阮纠带着一丝感慨的语气说道,因为韩诚并没有用秘法特意隐藏修为,所以阮纠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修为和真实年龄。

    .。m.

    98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