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07 真仙显迹

    韩诚知道第一次服用灵果,灵效太大了,必须要尽快炼化。

    他腰脊挺直,将精铁刀收入刀鞘,练起了集攻防与吐纳之术为一体的峨眉练气真传五禽练形拳。

    呼呼呼呼……

    拳风狂啸,空气震荡。

    韩诚身躯扭动,一招接着一招,毫不停歇,每一拳都使出了全力,带着一往无前的狂猛壮烈之气,极速运动之下,紫果中蕴含的灵力不断地融化渗透,全身早已处于饥渴状态的肌肉和脏腑贪婪的吞食着从胃囊里渗出的每一丝灵力,然后一点一点的被强化,被修复。

    随着时间的推移,内伤渐渐愈合,疼痛与饥饿之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使不完的气力,还有丹田中逐步壮大的真气,一缕缕,一丝丝,汇聚成流,总量一举超越之前全盛之时的状态,还在不停地的壮大中!停滞不前的境界也开始出现了一丝松动,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上攀升。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期间韩诚能清晰的感觉到力量和真气增加了很多,短短时间内起码增加了数百斤气力和近乎一倍的真气量!

    当力量和真气再次增长到一个极限后,韩诚突然感到全身一阵酥痒,紧接着浑身毛孔大开,皮肤表面竟渗出了一丝黑漆漆的腥臭杂质,竟是传说中的伐毛洗髓,脱胎换骨!

    紫果灵效之强,简直匪夷所思!

    如果那些黑猿也懂得如何炼化紫果中蕴含的灵效,用来提升肉身的力量和强度,此时此刻,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他了!

    韩诚并没有忘记自己来“飞雷秘径”的目的,从修为提升的快感中平静下来后,仔细的四下观望。

    从雕磨十分精细的石床、摆放年久,表面裹了一层厚厚灰尘的丹炉、到石壁上挂着的各种先秦殷商时期的古物,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愣是没看到一处像收藏仙剑的地方!

    回忆原著剧情,他依稀记得袁公的遗宝是藏在一处石壁之中的。

    “到底藏在哪呢?”

    韩诚眉头紧锁,将搜索范围缩小到了四周的石壁上,小心翼翼的四下环顾着,突然,他猛地看见一处没挂饰物的石壁上有一道光亮闪动,一闪而逝,如果不是眼尖,很容易就错过了!

    “果然有古怪,袁公遗宝定藏在这处石壁之中!”韩诚一阵狂喜,几欲大叫。

    光亮闪过后,韩诚见石壁半天没有动静,心中不由暗道:“在原著中,那裘芷仙好像跪在地上说了一些虔诚祷告的话,宝物便破壁而出了,我何不也试上一试?”

    想到便做!

    韩诚不顾满地的尘土,恭恭敬敬的跪下默祝道:“弟子韩诚心慕仙道,只是仙缘浅薄,资质平凡,身份卑微,恐难成正果。

    天道眷顾,今日机缘到此,肉眼偶见石中藏有宝物,想系前辈仙师所留。

    如蒙仙师怜念弟子一番向道苦心,使宝物现出,赐与弟子,弟子从此当努力向道,尽心为善,以答仙恩。”

    祷告完,为了表达内心的虔诚,韩诚又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才起身,熟料等了半天竟无一丝动静,不由傻眼。

    “难道袁公算出了我是抢夺机缘之人,故而不肯让宝物现身?”

    想到自己费尽心机,千辛万苦才找到这一处遗宝,竟然有白跑一趟的趋势,韩诚顿时有种被人戏弄了的感觉,心下不禁有些羞恼,但也不甘就此认命。

    修真本就逆天而行,为了能在仙道上走得更远一点,哪怕只有一线机缘他也不会轻易放过。

    既然复制不了裘芷仙的奇迹,那便只能靠自己了!

    韩诚抽出腰刀,注入真气,携着近两千斤的巨力狠狠劈向了石壁中有亮光闪过的地方,一刀,两刀,三刀……在持续不断劈了上百刀后,石壁已是刀痕遍布,千疮百孔,“轰隆隆”一声响,终于承受不住崩塌了半边。

    等灰尘散尽,露出了一个一丈见方的石穴,石穴正中插着两长一短三柄散发着柔和宝光的仙剑,剑身流光溢彩,灵气四溢,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在三柄仙剑前方数尺外,还有一块高约四尺,宽约二尺的古老石碑,石碑上写着:“短剑霜蛟,长剑玉虎。赠与有缘,神物千古。大汉光武三年四月庚辰,袁公归仙,以天府神符封此三剑,留赠有缘。

    去今三十二甲子同年月日,石开剑出,得者一人一兽。宝尔神珍,以跻正果!”这数十个大字由古篆写就,笔势刚健婀娜,如走龙蛇。

    亏得韩诚前世是个考古学者,精通金文、玉文、小篆、大篆、隶书等各种古书文体,便是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也能认出不少,这才堪堪把上面的字认全了。

    读完这段话后,韩诚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果然不是石碑预言中的有缘之人,别说时间对不上,就是得剑者“一人一兽”的条件自己也不满足。

    看来,纵然是仙人卜算出的预言,面对他这个天道变数,也要失去灵验了。

    石壁的正上方,印有一张非绢非纸,不知材质的丹书柬帖,上面笔走龙蛇般书就了一些鲜红如血的神秘图文符号,这柬帖想必就是预言中所谓的‘天府神符’了。

    韩诚正欲上前取剑,心中突生警兆,目光一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道刺目的光芒便从那‘天府神符’中射出,把韩诚整个人笼罩了进去。

    强光一附体,韩诚就感到一阵心跳加速,气息混乱,身上似乎压了千均重担。

    随着光华逐渐加强,一个模糊飘渺的人影从神符中遁出,双手背负,凌空立在韩诚的正前方,居高临下,俯视下方。

    “神物千古,只赐有缘,汝非有缘,不得逆天!还不速速退去!”模糊的人影渐渐成型,他身披玄色道袍,长着一张雷公脸,形容可怖。

    看到真仙显迹,韩诚一脸惊骇,为了抵抗强光散发出的无形压力,身上真气涌动,气息狂增,然而,那束强光却强行将韩诚的气息压了下去,憋得韩诚面色通红,脸上青筋爆出。

    “业障,放肆!”

    袁公表情震怒,大袖一挥,一缕仙威散发开来,韩诚立时有如泰山压顶,身体一颤,张口吐出一道鲜血,只一瞬间,内腑便被仙威震成重伤!

    “真要死在这里么?”

    韩诚嘴角含血,内心充满了愤怒与不甘,面对仙人的霸道,眼神中流露着一丝不屈之色。

    98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