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干烧虾仁豆腐盖饭与报警(四千六百字大章求票,星期一求票!)

    张桐一看又是这个高个美女,而且又是这个时间点来吃饭,他下意识的就像开口说:“下”

    江华直接一伸手差点把张桐的眼睛给戳瞎了,把张桐的下半句给憋了去。

    江华对着张桐说道:“诶,我今天不吃面条,鲜面干面都不吃。有没有面条以外的东西。”上次已经被你占了两次便宜了,今天还想尬聊占便宜?我可不是吃素的。

    张桐把江华停在自己面前的手给拨开,然后说道:“注意点啊美女,差点把我眼睛给戳瞎了。我想说你下次早一点来嘛。我今天准备的材料都卖完了啊。”

    张桐指了指今日供应的牌子,上面的狮子头卖完了,辣肉剩下的也不多。面条数量不多,中午的小姑娘一个人就吃了四分之一的量,晚上随便卖一卖就卖完了。现在店里是真的没什么东西了。

    实际上江华从昨天来了这里之后对小店的印象挺好的。因为这个店够干净,虽然店面不大但是干净整洁,地面上也没有一般小店那种油腻腻的感觉。要是在加一点简单的装修,你说这里是一家简约风格的咖啡馆江华都信。

    再加上张桐做菜确实有一手,昨天吃的烂糊面是江华来淮海市这么多年吃过最好吃的一次了。比年末大家聚餐去高档饭店做的相比也一点不差,甚至她觉得更好吃一点。

    而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江华又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这家小店里来。她看了看菜牌有些好奇的对着张桐问道:“你这家店是卖什么的?我昨天还以为你就是专门卖面条的呢。”

    张桐摊了摊手:“什么都卖,只要我会做的。”

    江华吹了声口哨:“看不出来啊,你还想学习一下深夜食堂的范儿啊。”

    “深夜食堂是什么?”作为刚刚来二十多天的张桐,他还并不懂现在几部美食日剧在国内引起的风潮。

    “一部东洋电视剧,算了你以后有空补番的话就看一下吧。”江华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张桐解释这些东西。她只能摆摆手说道:“说正经的还有什么吃的吗?”

    张桐朝着厨房的方向一边走一边说:“你先坐啊,我找找看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你下班都是这么晚的吗美女。你现在吃晚饭还是夜宵啊。”

    “晚饭。”江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后问道:“这么晚会不会麻烦到你?”

    张桐笑了一下,开玩笑的说道:“厨师这一行叫做勤行业意思做厨师的必须要很勤快才可以。我算是很随意很任性的那种了。不过我这个人又个特点,做人特别的肤浅,看到漂亮女孩子总是不忍心拒绝。”

    江华也能听的出张桐是在开玩笑,不过这种夸自己长得漂亮的方式她还是可以受用的。所以她也开玩笑的应到:“挺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实话实说的老实人。”

    这个张老板还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啊,就是尬聊和尬唱让人无法接受。江华笑了笑。

    正当江华这么想着的时候,张桐又在一边准备食材一边开口唱歌了:“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的崛起”

    江华觉得自己脑壳都大了,又是一个全部都不再调子上而且极具时代气息的歌曲。江华觉得有必要打断一下张老板的歌声了。

    不过以江华的性格,她很难对一个陌生人直接喊出闭嘴两个字的。她只能以谈话的方式让张桐没空开口唱歌。

    所以江华问道:“要是今天饭都卖完完的话,你准备做什么啊?”

    听到江华的询问,张桐立马闭嘴答道:“干烧虾仁豆腐盖饭,怎么样?算不算个硬菜?”

    干烧虾仁自然算是一个硬菜,实际上做这道菜也是张桐灵机一动。因为江华来的确实晚了,今天卖的东西大多数都卖完了。还剩下点米饭,冰箱倒是还有鸡蛋。

    但是做一个蛋炒饭?唔,不太好。感觉上昨天给人家做了烂糊面,今天又是蛋炒饭。高个美女晚饭都没吃,只吃一些碳水化合物虽然能填饱肚子但是营养不够。

    张桐打开冰箱,昨天熬虾油虾壳虾头全都用掉了。但是虾仁却并没有全部吃光,还剩下一些被张桐用保鲜盒装了起来在里面倒入冰块后放进冰箱冰鲜(非冰冻)了起来。

    张桐拿出了保鲜盒算了算里面的虾仁估计不够一道菜,不过冰箱里面还有半盒内脂豆腐没用(另外一半是张桐的晚餐)。所以张桐立刻想到了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听到张桐要做干烧虾仁江华眉头扬了一下:“厉害了,小饭店还能做这个菜的我还是第一次见。我还以为只有蛋炒饭可以吃呢。”

    “只卖蛋炒饭恐怕都不够,因为我这里的米饭只剩下一碗了。要是没有其他菜,你肯定是吃不饱的。”张桐手上的功夫不停,但是却一直在和江华聊着天。

    “每天下班都这么晚啊?你是警察吗?”张桐看着江华穿着的黑色制服和警察制服非常相似,所以这么问道。

    “算是吧,我是特侦科的。”江华没有对自己的职业隐瞒,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只不过我们特侦科是专门处理归乡者与异能觉醒的超能力者犯罪的。”

    “哇哦,这么厉害!”张桐故意夸张的叫了一声:“那么以后我是不是也归你管了?”

    江华笑了下:“只要你不犯事儿,谁都惹不到你。好好看你的店,挺有前途的。在这地段开个小饭店一年赚几十万没什么问题,店面还是你自己的赚的更多了。”

    “对了,警官贵姓啊。”张桐看着江华问道,对面的女生是真的实打实的漂亮,而且个子很高。听说孩子长得多高主要取决于母亲的基因?张桐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这些事情。

    “我姓江。”为了让张桐不开口唱歌,江华也很配合的和他聊天,而且张桐这人只要不突然尬聊,实际上还挺会聊天的。江华觉得和他聊天起码不难受,只要不开口闭口就我下面给你吃就好了。

    姓江啊,挺好。也不知道到底好在哪儿,反正张桐觉得挺好的。

    两人虽然聊着天,但是张桐手下的功夫一点都没有停下来。干烧虾仁,sc菜中的经典款。

    虽然没有川菜江湖四大天王:麻婆豆腐,锅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这四道菜流传的广泛,知名度高。

    但是干烧虾仁却是在川菜中上席面的高档菜色。上讲究的店家甚至不是用一般虾仁做这道菜,而是用龙虾。直接做干烧龙虾上席。

    张桐先把冰鲜的虾仁取了出来,在拿了两个蛋做蛋清分离。蛋黄留在一边备用,而蛋清则倒进虾仁里面增加虾仁的嫩滑程度。在之后加入淀粉,适当的在虾仁表面裹一层薄糊。

    旁边的锅内热油已经准备好了,将处理好的虾仁下油锅。不是炒不是炸而是滑。以大量的油在中温的状态下滑虾仁。诀窍是让虾仁表面的面糊凝固而锁住虾仁内里的水分。

    虾仁滑好另一个铁锅也已经烧热,加油烧热张桐将刚刚一边聊天一边切好的姜蒜倒入锅内。滋啦一声,热油那滚烫的温度在与姜蒜接触的一瞬间就让姜蒜释放出浓烈的香气。

    而z县豆瓣酱也紧随着这个时候加入锅中。豆瓣酱可以说是川菜中的精髓,许多川菜可以没有那么麻辣但是却不能少了z县豆瓣的香味。

    z县豆瓣热油炒开,浓郁的豆瓣酱香味混合着姜蒜的香味在小店的空气内肆意展现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豆瓣酱下锅后,锅内已经一片通红。原本干烧虾仁还会加入酒糟番茄酱和白糖等作出一种复合的味道。

    但是张桐这些一样都不加,因为虾仁的数量不够,他要在菜里面加入半盒内脂豆腐。而豆腐和这种味型并不搭。张桐加了切碎了的洋葱末,用以提振香味,并且增加一个洋葱的甜味。

    张桐随机应变的将干烧虾仁的味型从酸甜辣的鱼香味改成了浓香麻辣型。

    做厨师需要学会因地制宜,也需要学会随机应变。死守着某一种所谓正宗的条条框框,多半是不会有多少出息的。

    就像是北方馆子开到南方就一定要针对南方的口味做改良,如果非要守着北方正宗口味来做的话,除非这个南方城市有很多北方人生活。否则全是南方客人的话多半是要倒闭的。

    你可以正宗但是你的正宗别人未必喜欢。同样的道理也可以放在南方馆子开到北方。或者说的更远一点,中餐馆开到美国,美国餐厅开到中国。

    在味道上必然都需要做出本地化,因为食物的味觉是一种很主观的态度。顾客从来都不会因为你坚持正宗而对你心生敬意,要是你所谓的正宗对他们来说是一种难以下咽的味道,那么他们只会对你谩骂。

    就像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臭豆腐,皮蛋,兰纹奶酪,鲱鱼罐头一样。莫要嘲笑鲱鱼罐头,它既然能够生产到如今,并且工厂还不倒闭。那么必然是有一群食客喜欢吃它,并且愿意长期掏钱购买的。

    不吃鲱鱼罐头的人不理解有人喜欢鲱鱼罐头,就像是不吃臭豆腐的人不理解有人喜欢臭豆腐一个道理。

    张桐的干烧汁调好就下了已经切好的内脂豆腐,咕嘟了一小会儿后再下已经滑好了的虾仁。这道菜还在咕嘟的时候,张桐将之前滑虾仁的锅子已经清理了出来。

    大火烧热锅子,晚上剩下的一碗米饭倒入锅中翻炒。并不是要做蛋炒饭,张桐只是简单的用这种方式来把米饭加热。

    大火快炒不加油盐,依靠的是最基本扎实的翻炒掂勺的技术让米饭不要粘锅。喷射式煤气灶的火力极旺,炙热的火舌舔舐着铁锅,热量通过铸铁锅传导进了锅内的米饭当中。

    除了加热米饭之外,这翻炒之间还给米饭增加了一种大火快炒才有的锅气。虽然没有任何调味,但是这样炒出来的米饭却有着一种独特的焦香味。

    白瓷圆盘已经准备好了,张桐一掂大勺,所有的米饭都进了勺子内。然后倒扣于盘子中央,就像是一个小山包一样。

    炒饭结束,干烧虾仁豆腐那边也可以收尾了。因为有豆瓣酱本身就有了足够的咸味,所以这道菜甚至连其它调味品都不需要放了。

    豆瓣酱有咸味,洋葱煮到透明色自然释放了自己的甜味代替了味精。葱姜蒜与豆瓣酱提供了极奇浓烈的香味。再将之前剩下的蛋黄液打散,倒入锅中让滋味变的更加醇厚,并且带入一丝蛋香。

    大火收汁勾芡,起锅前将一搓花椒放入锅内,张桐最后在热了一小勺辣油浇在了花椒上。滋啦一声,辣油的香味与花椒的香味为这道浓郁而味道极其复合的菜做了完美的收官之笔。

    出锅,装入盛着炒饭的白瓷盘子。红艳而弹牙的虾仁,白净而嫩滑的内脂豆腐。在搭配上干爽焦香的米饭,尤其是略微发干的米饭开始吸收干烧汁让米粒的味道变的更加醇厚。最后点缀一小撮青葱沫于红亮的虾仁上。

    一道色香味俱佳的干烧虾仁豆腐盖饭已经完成了,张桐将这道盖饭送到江华面前的时候,江华觉得自己的口水已经忍不住的要留下来了。

    对比起昨晚的烂糊面,这才是她真正最喜欢吃的味道!作为一个川渝人,问道豆瓣酱的香味她都能吃一碗米饭好嘛。

    “干烧虾仁豆腐盖饭,请享用。”张桐将盖饭推到了江华的面前。江华的眼里只有美味的盖饭没有张桐了。

    她盯着盖饭说道:“我不客气了!”接着拿起勺子就开始大快朵颐。

    麻辣鲜香,这是对这道盖饭味道的笼统形容。江华能吃的出里面豆瓣酱的香味,花椒的麻味,洋葱的甜味。还有辣油的辣,姜末的辣,大蒜末的辣。

    还有虾仁的鲜于弹牙的口感。内脂豆腐在整道菜里提供了一种嫩滑的感觉,还有这个勾芡后的汤汁。里面提供了一种滑滑的口感和独特香味的是鸡蛋。

    这些味道在搭配一勺干爽焦香的炒饭,绝了!江华忍不住对张桐竖起了大拇指:“张老板,我是真的服气了。你的手艺我是真的服了,我决定了以后都来你这里吃饭了。”

    张桐眉头一展,这是好事啊。这个高个美女常来挺好,今天故意开口唱歌引她聊天知道她姓江了。那么明天就争取弄清楚她的全名叫什么。

    至于为什么张桐对江华这么上心?很简单啊,因为江华长得漂亮啊!张桐自己刚刚都说了,自己是一个很肤浅的人就是喜欢长的漂亮的小姑娘。而且年纪也不小了,要找个老婆生孩子的话,张桐觉得江华就不错。

    嗯,不过这件事不能急,需要徐徐图之。太急了暴露出了自己的目的会把小姑娘吓跑的。

    张桐摸着自己的下巴在考虑着应该如何制定一个更好的作战计划。而这个时候他脑海中灵光一闪,立刻从自己的杂物箱子中翻出今天中午那个叫做王长春的骗子留下的药瓶。

    他对着正在吃饭的江华说道:“江警官,我要报案!”

    四千六百字大张求票,星期一求票啊!

    ps:干烧是一种做法,并不是指某一种特定的口味。是把食材先过油炸干表面水分,然后用烧(红烧,白烧,酱烧)的方法进行烹调的一种技法。只要使用了这种技法,不管你做什么菜都可以在前面冠以一个干烧xxxx。所以各位千万不要搞错了干烧菜的真正含义。它不是鱼香xxx之类的菜,并不指味型,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