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我是系渣渣灰

    张桐觉得今天开业第一天算是彻底的失败了,整个中午除了一个饿坏了的女孩子吃了好几碗面条以外,只有一个精神病道长来吃饭。

    而关键的是中午这两个客人都是蚀本生意,女孩续了好几碗面条,最后自己还不忍心她吃白面,加了一勺咸菜竹笋炒肉丝。算起来六块钱的阳春面赔到姥姥家了。

    而那个精神病道长就更加过分了,白吃不给钱就算了。还打算给仙人跳,真以为自己是仙人了?自己看他用一个好像很贵的手机以为还不至于骗一份套餐的饭钱呢。结果不仅仅不给饭钱,还拿了一瓶假药抵饭钱。

    这是糟糕透顶了,一份狮子头饭二十块呢!可是店里卖的最贵的东西了。张桐在想要不要报警,不过二十块钱的案子派出所不会管吧。

    就算自己手上有一瓶他的假药,但是也没法证明什么吧。最多证明他是个精神病?所以除了把假药丢到杂物筐子里存着,等到下次王长春出现的时候给他抓个正着。然后报警打110以外,张桐还真的没办法了。

    淮海可是一个有着常驻人口两千五百万,流动人口六百万的超级大城市啊!这个巨大的城市生活着三千多万的人口,一个城市的人口已经比许多国家的总人口数还要多了。

    这个密集如同蜂箱一样的地方,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不要说自己在淮海没有任何势力。算了,这次让那个精神病道长跑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张桐对此也是很无奈了。不过二十块钱也不多,他只能安慰自己就当是喂狗了。好在是下午的时候生意终于好了不少。晚餐的时候不少周围下班的人来吃了晚饭。

    总算是把张桐今天准备的材料全部用完了。其实他准备的食材不算特别多,因为他开餐厅也不太想把自己给弄得很辛苦。每天能弄个三五百块钱的收入就差不多了。

    反正房子是自己的,也不用付房租。张桐不想生活过的太累,这样挺好。反正自己坐拥千万家产何必太拼呢。反正该拼的东西全都留在另一个世界,现在的自己应该为自己而活。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要过的日子。从今天开始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店面,面朝马路,秋意正浓。法国梧桐的落叶铺满一地金黄。

    所以晚上七点钟的时候,老张的店把今天准备的材料都卖完之后,张桐就很痛快的关门歇业了。

    他喜欢开餐厅,喜欢做饭。但是他可不会把所有的时间都消耗在这上面,对他来说这更多的是一种兴趣爱好,顺便还能养家糊口。

    “这么早就关门了?”隔壁卖鲜花的一对夫妻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桐。那有做饭店生意的关门这么早的啊。

    “材料卖完了就早点关门。”张桐这样答,但是隔壁的夫妻却有点不信。因为今天张桐的店没看到好多客人啊。客人确实不多,但是张桐准备的材料同样不多。

    多准备点材料?算了,不要。张桐有的时候是一个很任性的人,他不喜欢就不想做。就像他店里的菜牌一样,他只卖他今天想做的菜。

    隔壁卖鲜花的夫妻还是好心的对着张桐说:“新店开张你去发一些传单啊,还要做外卖啊。这边附近小区中午大家都在上班基本没什么人的。中午都是靠旁边写字楼的生意。”

    “不过写字楼里面大家都很忙的,很少人外出吃饭,都是点外卖吃的。我看你中午都没生意吧。去加美团啊,饿了么什么的让人给你送外卖啊,你不做外卖中午生意很一般的。”

    哎呀,张桐耳朵听到了美团和饿了么立刻来了精神。他中午还在想这两家破坏规矩抢生意呢。对此他不得不对着隔壁卖花的夫妻两人请教了起来。

    “那么美团和饿了么是什么啊?”张桐是真的不懂啊。

    pt区,西宫,凯旋路街道办事处(既归乡者办公室凯旋路支部)。

    牛晓丽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石英表,她有些不悦的说道:“这是怎么事啊。说好了今天晚上组织学习,怎么现在这个点了还一个人都没有啊!”

    牛晓丽的同事同时也是街道办事处的刘阿姨接话说道:“嗨!这组织学习个什么啊。别说那些归乡者们学习不下去,就连刘阿姨我都看不下去你们组织的那个什么学习材料。”

    牛晓丽很无语的说道:“那我有什么办法啊。上面就组织发了这些宣传材料和学习资料。要求所有归乡者都按部就班的学习。让他们不要太脱离时代什么的。”

    就在牛晓丽和刘阿姨两人谈话的时候,张桐恰好走进了这间办公室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他忍不住插话说道:“什么脱离时代啊。那学习资料又臭又长,而且你们现在才播放到九八九八不得了,粮食大丰收,洪水被赶跑。人民安居乐业,齐夸好的领导。尤其人民军队,更是天下难找。”

    张桐说着这些自己都差点乐了,他摇了摇头:“牛姐我不是说的,我穿越的时候都一九九九年了。那个时候都喊出喜迎千禧年了。你现在还让我看九八大洪水的故事呢!我今天才弄清楚啥叫美团外卖。你就不能从两千年以后找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学习?”

    牛晓丽一看见张桐进来立马过来拉着他说道:“哎呀,小张你总算来了。不是牛姐我事多,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上面公函里写的很清楚了。”

    “要求街道办抓好归乡者安置和学习工作。切实贯彻好认真学习不与时代脱节的工作,让每一个归乡者都紧贴时代的步伐。”牛晓丽把张桐按在了一把椅子上这样说道。

    张桐无奈:“紧贴时代步伐是对的,但是从伟人南巡,改革开放讲起我觉得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我上中学的时候都学过了。”

    牛晓丽更加无奈:“体谅一下你牛姐好吧,上面要求归乡者有学习时间要求的啊。要是不从头学起,我们的时间数凑不够的啊。你领了一笔归乡者创业金补贴,还是你牛姐我帮你忙争取下来的,现在你就帮我一个忙,好好的坐在这里学习等下用归乡者登陆打卡。帮牛姐我完成上面订下的指标任务好不。”

    张桐叹息了一声:“官僚主义害死人啊!”而一边街道办的刘阿姨则笑眯眯的看着张桐又掏出了两块巧克力递了过来:“来来来,小张也不要难过了,吃巧克力。吃巧克力啊。”

    今天张桐又开始通过广电制作的纪录片来学习一九九九年的国际大事和重要新闻以及科技突破还有社会时政。

    才看了不到十分钟张桐就要打瞌睡了,说的都是他知道的东西。要不是为了还牛晓丽的人情,张桐真的不来看这些玩意儿。有用的东西一点都没有。

    你给我看2000年以后的东西也好啊,上面还非要压着大家一集一集的看,脑子有毛病吧!张桐知道这事怪不了下面这些办事的归乡办的基层人员,只能说其他的某些人脑路有问题。刻板到不知变通了。

    在这种抱怨中张桐缓缓的进入了梦乡。一直到一阵激昂的音乐把他吵醒,然后就是一个男人用水平非常普通的普通发念着一段台词:“我系渣渣灰,摊挽懒月,介系你妹有挽过的船新版本,几西体验三番钟,雷造会跟我一样,爱上介款游戏!”

    “点一下玩一年,装逼不用一分钱。系兄弟就来砍我吧!”

    张桐瞬间清醒了过来,什么情况?我要去砍谁?谁叫我去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