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镜像人

    曹易脚踩满地的碎石,步子轻盈的来到马克的尸体前,看着马克那青面獠牙的面孔,两条稍微有些浓的眉毛往中间微微挤了挤。

    虽然,马克和两个信徒,在他出手之前,已经变成僵尸了,在一定意义上算是死人。从未杀过人的他,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伸手抓住桃木剑的剑柄,稍稍用力,一点重量都没有的桃木剑离开了马克的身体。

    看到上面没有一滴血,曹易一点也没感到意外。马克已经是僵尸了,身体里没有血很正常。

    “道长”

    洋子拎着匕首走过来,盯着曹易,眸子炙热,脸上崇拜之色毫不掩饰。

    曹易看到洋子的样子并没有奇怪,崇拜强者是日本人的传统。

    洋子忽然瞳孔紧缩,举起泛着光芒的匕首。

    好好的,怎么突然要杀人!

    曹易惊讶的同时,举起手里的桃木剑,已经杀了僵尸的他,不介意再杀一个人。忽然,一声轻微的响动从身后传来。

    瞬间!

    曹易明白过来洋子为什么变脸了。

    僵尸马克没死。

    “去死!”

    洋子如同下山的猛虎一样扑了出去。

    曹易转身,正好看到洋子扑向正准备起来的僵尸马克。

    砰!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

    没刺进僵尸马克胸膛里的洋子,敏捷的朝一边滚了出去。

    僵尸马克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和僵尸电影中的画面一模一样,就差一身清朝的官服了。

    “怎么会没死?”

    曹易露出不解之色。

    僵尸马克不给曹易思考的时间,张开散发着恶臭的嘴巴,像疯狗一样扑了过来。

    曹易想起电影中不可以和僵尸肢体接触,一边躲闪,一边回忆刚才杀死两个信徒和马克的不同之处。

    不知不觉来到一面墙壁附近。

    “吼!”

    僵尸马克吼叫着扑过来,已经长出长指甲的大手往石壁一扫,留下五道深度达四五厘米的抓痕。

    “进化这么快”

    曹易吃了一惊。

    “怎么会这样,刚才匕首还能扎进他的身体里!”

    洋子不解的声音传来。

    扎身体?

    曹易脑海里浮现刚才把两个信徒僵尸变成糖葫芦的一幕,桃木剑扎的地方是两个信徒僵尸的左胸,也就是心脏。

    扎心脏,僵尸会死。

    可不对啊!

    扎马克也是扎的左边。

    难道?

    曹易想到了一种可能。

    僵尸马克再次冲来,他红色的眸子满是怨毒,脸上尽是疯狂的杀意,显然已经彻底失去了人性。

    “来得好”

    曹易手中桃木剑往前一送,带着破风声刺中僵尸马克的右胸,噗呲,进入了肉里。

    僵尸马克瞬间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曹易将桃木剑缓缓拔出来,轻轻一戳。

    僵尸马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果然,不出所料。

    马克的心脏和常人不一样,在右边。

    也就是医学上说的镜像人。

    “这次应该死了吧”

    洋子拎着匕首走过来,在地上滚了几圈的她,有点灰头土脸。

    “他的心脏和常人不同,在右边。”

    曹易解释。

    洋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道长都是刺中心脏,两个变成僵尸的信徒死了,变成僵尸的马克一点事都没有。

    啪啪啪……

    一阵鼓掌的声音响起。

    躲在一边看了半天热闹的应彩虹,带着一帮手下,满脸笑容的走过来。

    “应居士”

    曹易绷紧的神情,缓了下来。

    “这就是道长准备的法器,桃木剑,果然厉害!”

    应彩虹打量着曹易手中的桃木剑,脸上满是赞赏。

    “一把木剑而已”

    曹易语气随意。

    “有这把剑,对付千年僵尸不在话下。”

    应彩虹看着曹易,脸上充满信心。

    “试了才知道”

    曹易给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应彩虹闻言脸上闪过一抹阴霾。

    “哎,怎么回事?”

    一个大嗓门响起。

    王凯旋风风火火的从石洞里出来。

    大金牙像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面。

    看到地上的尸体,王凯旋、大金牙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怎么一会儿没出来,多了几个大粽子?”

    “哎,这个大粽子穿的衣服和马克的衣服怎么那么像?”

    “马克怎么不见了,难道变成大粽子的是马克?你们干了什么?”

    “糟了,出口怎么封住了!”

    ……

    两人喋喋不休,惹恼了应彩虹:“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金主发话,十分管用。

    王凯旋、大金牙立刻安静下来。

    “道长,接下来怎么办?”

    应彩虹目光投向曹易。

    马克等僵尸被消灭,让她对曹易近乎膜拜。

    “你看看每个洞里都是什么石像?”

    曹易一边回忆着电影剧情,一边说。

    应彩虹闻言,目光扫过一个个洞:“牛,鸡,羊,鼠,是十二生肖?”

    曹易走上前,把每一个口都看了一遍,摇头说:“只有八个洞,是八卦。”

    八卦?

    应彩虹一脸茫然。

    她对传统文化可没什么研究。

    “入口为马,马为离卦,子鼠遇马为坎离,未羊遇马为坤离,戌狗遇马为乾离,上乾下离见生门。”

    被金丹改造过的曹易记忆出奇的好,剧情中胡八一说的话,脱口而出。

    这下,不光应彩虹,其他人也茫然了。

    “戌狗是出口”

    曹易提着桃木剑,踩着遍地的碎石,走了过去。

    应彩虹正要跟上。

    轰隆一声,从出口的位置传来。

    碎石乱飞,烟尘滚滚。

    接着,一群带着口罩的信徒、工作人员走了进来。

    “尊师”

    “会长”

    ……

    称呼有点乱。

    应彩虹见出口打开了,绷紧的神情一松。

    周围的信徒、工作人员,也都露出轻松的表情。

    “跟上”

    应彩虹往前而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跟在后面。

    曹易走到洞口,忽然停下脚步,转身,对应彩虹说:“彼岸花能让人产生幻觉,陷入自相残杀之中,人越多越容易坏事。”

    应彩虹此刻不说百分百相信曹易也差不多了,挥挥手说:“我,道长,洋子,大金牙,王凯旋,再加上两个人,其他人都退出去。”

    一群人像潮水一样退出去,留下两个背着背包、体格健壮的外国人。

    曹易还是觉得人多,目光投向没什么用的大金牙。

    正中下怀的大金牙,立刻向外走去:“我什么用都没有,就不给大家添乱了。”

    “站住”

    应彩虹脸色一沉。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