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下墓(二)

    哗啦,好几个工作人员和信徒,动了。

    “我是经纪人,耍嘴皮子的,倒斗不是我专业”

    大金牙一边解释,一边后退。

    王凯旋都看出神女墓凶险,作为人精的他怎么会看不出。

    “不要让他跑了”

    洋子的声音陡然加大一倍。

    行动的工作人员和信徒,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倍,像猫捉老鼠一样,把大金牙围住了。

    “别几,别几,我下还不行吗”

    大金牙见无路可逃,立刻服软。

    工作人员和信徒们无视他的话,直接上手,七手八脚把他抓上了升降机。

    “中国有句古话叫敬酒不喝喝罚酒”

    洋子蹲下来,满脸嘲弄的看着被按在地上的大金牙。

    “洋子小姐,这你可说错了,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是敬酒不喝喝罚酒。”

    左半脸贴着升降机冰凉底部的大金牙,笑着纠正。

    “胡说八道,酒怎么会是吃的!”

    洋子站起来,一脚踏在大金牙的背上。

    “哎哟!妹妹,我真的没胡说”

    大金牙欲哭无泪。

    这个前天晚上在佳士得拍卖场说出‘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日本姑娘,文化水平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高。

    “够了!”

    一声冷硬的声音响起。

    不管是大金牙、洋子,还是周围的人都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是轻微的。

    “不要浪费时间,立刻分批下去。”

    应彩虹冷冽的目光扫过众人,语气不容置疑。

    一旁,控制升降机的工作人员立刻操作起来。

    随着一阵难听的摩擦声音,载着应彩虹、大金牙、洋子和几个信徒的升降机,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往下降。

    “哎哟,这墓真够深得!墓主一定大有来头。”

    被踩在地上,也阻止不了大金牙的嘴巴。

    “不说话你能死啊?”

    洋子脚下用力。

    “不说话我肚子疼”

    大金牙少见的顶了一句。

    洋子想要发作,发现对面站着的尊师正脸色阴沉的看着自己,于是,不但没有发作,脚也收了回去。

    大金牙趁机从地上站起来,扫了一眼应彩虹阴沉的快滴水的脸,没有再说话。

    随着升降机往下降,空气越阴冷。衣服穿得不多的人,都打起了哆嗦。其中,洋子尤甚。

    半响,一声沉闷的落地声响起。

    到底了!

    “我说你们怎么搞的,这么久才下来。”

    站在不远处的王凯旋,转过身来。

    应彩虹率先从升降机里面走出,抬头看去,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前面十几米的地方,耸立着一座巨大的拱门,足有六七米高,里面有一个三四米高的石门,紧紧闭在一起。从门口往下是台阶,一共五层,已经被各种碎石和尘土覆盖,有不少地方已经裂开。

    拱门两侧墙壁上是一些人为挖出来的凹陷,有的一人高,有的只不过脸盆那么大,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别光看,先把门炸开”

    王凯旋大声说。

    被打断的应彩虹目光只是轻轻朝身后扫了一下。

    便有工作人员上前,布置爆破物。

    “直接爆破,会不会影响坟墓的稳定?”

    应彩虹有些担心的问。

    在地震多发的日本生活过的她,对不稳定很敏感。

    “影响,肯定会,可没办法,石门上有机关,除非当年设计这个墓的人到场,不然无法正常打开。”

    王凯旋指着石门说。

    显然,众人下来之前,他已经看过了。

    应彩虹闻言,没有再吭声。

    “全部捂上耳朵”

    已经安放好爆破物的工作人员,一边往这边退,一边提醒。

    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爆炸的声音会加强,很容易伤到耳膜。

    所有的人,都听话的把耳朵堵上。

    轰隆!

    石门上的机关被摧毁,尘土飞扬,碎石乱飞,原本五层的台阶也受到牵连,少了两层,剩下的三层也变得残缺不全。

    足足过了两分多钟,烟尘才散去。

    一群工作人员再次上前,合力把两扇大石门推开。千年没有打开的门,一打开,便有阴风难闻的气流涌出。

    工作人员们纷纷屏住呼吸。

    一直没有存在感的马克,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表现自己,拎着斧头排众而出。

    不料刚走到第三层台阶,异变发生。

    一个五颜六色的气体型怪物头,带着尖锐的风声从古墓里冲了出来。

    “啊,怪物,怪物……”

    马克一边满脸恐惧的惊叫,一边挥舞斧头朝后面退。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吓得纷纷朝后面退,有人甚至吓得当场尿了裤子。

    “哎,瞎特么抡什么”

    王凯旋冲上前,从后面拽了马克一下。

    已经快吓出魂的马克,条件反射,转身,用斧头劈向王凯旋。

    王凯旋仗着常年倒斗练就的敏捷,轻易的躲了过去,顺手把马克手里的斧头打掉。

    “啊,是你”

    马克这才反应过来,大口喘着粗气。

    “这是千年颜料遇到空气的挥发现象,丢人现眼!”

    王凯旋鄙夷的看了一眼这个曾经在啤酒屋里,态度高高在上,现在吓得没了人样的法务代表,大摇大摆的朝前而去。

    “你瞧瞧,你瞧瞧,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

    大金牙表情夸张的走了出来。

    走了没几步的王凯旋,回过头,表情严肃的对应彩虹说:“看好你的人,从现在开始,一切听从我的最高指示。”

    应彩虹微微点头。

    她身旁的洋子,露出恼怒的表情。

    不知何时走到王凯旋前面的大金牙,忽然大呼小叫:“这里有一块石碑”

    王凯旋闻言走过去,看了一眼,没什么反应。

    搞过不少古董,对古代的东西有一定了解的大金牙,很快认出了文字的来历:“这是契丹文,就是不知道写的什么”

    王凯旋耸了耸肩膀,一边往前面走,一边语气随意的说:“用屁股想也知道,上面写的是,盗墓者,死!”

    大金牙嘿嘿一笑,起身跟了上去:“上面不止四个字啊”

    王凯旋没理他,一边往前走,一边用手电筒照坟墓的墙壁,五颜六色的壁画显现了出来。

    “哎呦呦,这壁画一千多年了,这品相,要是弄一块到美国去,起码能换一艘大游艇!到时候再找几个美国小妹妹,刚才的罪也没白遭啊!”

    大金牙跑到壁画前,啧啧有声。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