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私人飞机

    肯尼迪国际机场。

    “我们乘坐这架飞机回国?”

    坐在车后座的曹易,见马克把车停在一架银灰色的小型飞机前,有些诧异。

    “没错”

    马克眼中难以掩饰的羡慕,作为一个法务代表,这种级别的飞机,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拥有。

    “是租的还是买的?”

    曹易好奇的问。

    “买的,三年前,尊师为了方便前往世界各地,从波音公司订购了这款售价三千万美元的公务机,到目前为止,这款公务机全球不到四十架。”

    马克一边打开车门下车,一边介绍。

    “三千万美元”

    跟着下车的曹易,身子一震。

    现在可是八十年代末,有能力花三千万美元买一架公务机的人,可不多。

    这时,公务机的舱门打开,舷梯缓缓放了下来。

    应彩虹和洋子一前一后走了下来。

    应彩虹今天的打扮很亲和,半白的披肩发,上身白色、下身黑色宽松衣服,脖子上围了一圈黑色围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洋子还是昨天那种反季节的穿着,黑色超短裙下,一双细长的白腿,在春季的冷风中,有点泛青。

    “道长”

    应彩虹平静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炙热。

    曹易,是她此行最大的依仗。

    “应居士气色比昨天好了不少”

    曹易含笑说道。

    当然,这是一句客气话,应彩虹不同于大金牙,差不多已经病入膏肓了。

    “是嘛,可能和快见到彼岸花,心情大好有关。”

    应彩虹抬起手摸了一下保养的还不错的脸,轻声说道。

    只怕你未必能活着见到真正的彼岸花!

    曹易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朝左右看去,不见王凯旋、大金牙的身影,不禁问:“王凯旋和大金牙,是已经上去了,还是没到?”

    应彩虹微微一笑:“他们和马克一起坐民航。”

    民航?

    待遇差别还真大啊。

    曹易心中感慨。

    “请”

    应彩虹作出请的手势。

    曹易礼貌的让了一下,应彩虹坚持,曹易只好先上去。

    里面的空间并不大,沙发、装饰看起来非常华贵,两个无论长相、还是身材都是一流的白人空姐含笑站着。

    曹易直接坐了下去。

    随后进来的应彩虹,还没走到沙发前,就倒了下去。

    曹易眼疾手快,扶住了应彩虹。

    “药,药……”

    急促的声音从应彩虹嘴里发出。

    “药在包里”

    刚刚进来的洋子大喊。

    曹易目光一扫,看见沙发上有个红色的包,一手扶着应彩虹,一手去抓包。

    “我来”

    洋子冲过来,快速打开包,取出一个白色的瓶子,和一瓶矿泉水。

    十分熟练的给应彩虹喂了下去。

    药毕竟不是符咒,见效不可能那么快。

    几分钟过去,应彩虹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尊师,尊师……”

    洋子满脸焦急,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在应彩虹的照顾下长大的她,早已将应彩虹当妈妈看待。

    曹易差点在自己脑门上拍一下,怎么忘了,自己有治病符。

    从帆布包里,摸出一张黄色的治病符,朝一旁两个有些手无足措的空姐吩咐:“拿个杯子来”

    其中一个空姐,麻利的取了一个杯子递过来。

    曹易把治病符放在杯子里,拿起矿泉水瓶,倒了大半杯水。

    然后,对洋子说:“给应居士喝”

    因为种种巧合,从没见过曹易显圣的洋子,脸上露出怒容。

    符水怎么可能救人!

    曹易见状亲自给应彩虹喂。

    “你干什么?”

    洋子伸手阻止。

    结果和王凯旋一样,不能推动曹易分毫。

    “怎么可能!”

    以为曹易只是力量比自己强点,速度比自己快点的洋子大吃一惊。

    成功喂符水的曹易,这才放下应彩虹。

    “尊师,要是有什么事,我一定,一定”洋子想到自己不是曹易的对手,改口道:“我一定和你拼了”

    曹易什么都没说,退回沙发上。

    静静等待。

    一秒,两秒……

    应彩虹以为自己要死了,死在见到彼岸花之前。

    她非常的不甘心。

    小时候,被同村人当怪物。

    长大后,又得了绝症,被病痛折磨多年。

    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

    老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

    应彩虹在心里呐喊。

    忽然,她感觉有人给自己喂水。

    这个时候喂水还有用嘛?

    她感觉十分的可笑。

    接着,让她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种意识沉沦的感觉,那种无力的感觉,一点点退去,最后,眼前一切恢复正常。

    泪眼朦胧,又满脸气愤的洋子。

    坐在沙发上,泰然自若的曹易。

    忐忑不安的两个空姐。

    “我,咳,刚才给我喝的是什么水?”

    应彩虹表情激动的问。

    刚才的水,居然比特效药还管用。

    “真的好了”

    洋子看着没喝完的符水,震惊到无以复加。

    符水,明明是骗人的东西,居然让尊师恢复了过来。

    应彩虹顺着洋子的目光看去,露出惊愕之色。

    居然是一杯泡了黄符的水,救了她。

    “尊师,是道长救了你”

    回过神来的洋子,提醒。

    应彩虹看向曹易,眼中充满了感激和求生的欲望。

    “你已经病入膏肓,符水只能帮你缓解一下。”

    曹易解释,免得应彩虹误会符水可以救她的命。

    应彩虹眸子立刻黯淡了下去。

    “不想死,就早点找到彼岸花”

    曹易又补充了一句。

    应彩虹重新振作起来,扭头对空姐说:“让机师起飞”

    后者轻步离去。

    不一会儿,公务机起飞,冲入云霄之中。

    纽约到京城,时间不短。

    曹易干脆闭目养神。

    不知是昨天闻了玉髓的后遗症,还是画符消耗的大。

    没多久,就倦意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机身一震。

    “道长,道长…”

    有人轻声说话。

    曹易睁开眼睛,看见洋子俏生生的看着自己。

    和之前不同,洋子的眼神不但一点杀气都没有,还隐隐带着几分敬畏。

    “到华夏了?”

    曹易感觉公务机在下落。

    “嗯”

    洋子点头。

    公务机因为下降,剧烈震动起来。

    身子骨差的应彩虹露出痛苦的表情。

    “尊师”

    洋子关切的喊了一声。

    应彩虹从杯子里摸出黄符,放在嘴里,脸上露出畅快的表情。

    洋子见状,松了一口气。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