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梦幻玉髓

    “走了”

    已经上车的洋子,敲着方向盘催促。

    曹易收回目光,拉开车门,上了车。

    一阵车辆发动的声音响起,车子在洋子的驾驶下驶离了耸立在夜色中的泰姬陵皮埃尔酒店。

    别看洋子桀骜不逊,开车蛮稳的。路上遇到一些飙车党的挑衅,全都无视。

    “道长,你拍的那个紫龙王,在中国叫翡翠吧?”

    洋子忽然说。

    曹易看了一眼脚旁边的密码箱(佳士得拍卖行为了拍卖品的安全,给了他一个密码箱),点点头:“不错”

    “想不到道长有收藏翡翠的爱好,想必道长是这方面的行家。”

    此刻,在洋子眼里,曹易已经和玉石收藏家合体了。

    在她看来,曹易又不是富豪,不可能闲的无事,花几百万美元买一个不能住不能吃的东西。

    “不是”

    曹易否认。

    虽然曾几何时看过一些关于翡翠的小说,曹易还是和大部分人一样,对翡翠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除了知道翡翠是硬玉,和中国传统的软玉不一样,其他的诸如,坑、种、色、水,豆种、水种、玻璃种、帝王绿一类的翡翠专业知识,完全不知。就算那天碰到老坑种满松花蟒带,也只会当作一块寻常的石头。

    “不是”

    洋子表情疑惑,不过没有再问下去,她不是一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不久,轿车在夜色中离开堪称世界金融膏腴之地的曼哈顿。

    路过一个大超市的时候,曹易特地进去采购了一些矿泉水、罐头、香肠、饼干、面包。

    作为他回华夏这段时间,哮天的口粮。

    抵达道观,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洋子协助曹易把买的东西搬下车,就走了。

    曹易掏出钥匙,打开道观的大门,喊了一声:“哮天”

    没有任何回应,整个道观静悄悄的。

    不会是被小偷带走了吧。

    曹易心中一紧。

    和这条又懒又冷漠的死狗,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多少已经产生了点感情。

    神堂,没有。

    茅厕,没有,哮天是一条不吃屎的狗。

    杂物房,没有。

    放各种道门用品的房间,没有。

    自己休息的房间,没有。

    只有一个地方了。

    曹易来到师傅居住的房间,推开门,拿起门边桌子上的手电筒照过去,顿时满头黑线。

    只见哮天像人一样侧躺在床上,黑白相间的毛茸茸脑袋探出床,一条哈喇子正从嘴里流出去。

    自己都在道观里转了一圈,闹了那么大的动静,这厮居然还睡得那么香。

    “咳咳……”

    曹易故意大声咳嗽了几声。

    哮天睁开眼睛,看了曹易这个新主人一眼,转过头,继续睡了起来。

    曹易:“……”

    不起来是吧!

    曹易离开房间,不一会儿,拎回来好几个大包装袋,从里面取出一袋香肠,剥开,在哮天的嘴边转了一圈。

    香肠特有的味道飘荡在空气中。

    不过几秒,这厮好像活过来一样,身子一翻,没起来。

    长期懒散的生活,让它失去了狗该有的灵活。

    又翻一次。

    勉强成功了,虽然姿势有点丑。

    它张嘴一口咬掉半个香肠,狼吞虎咽下去。

    “真不知道养你这懒货有什么用?小偷进来,都是笑着走的。”

    曹易说完,没好气的把几个装在包装袋里的面包拆开,丢在地上,走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

    曹易把保险箱打开,取出装紫龙王的盒子,打开。

    刺眼的紫色映入了眼帘,手电筒的光照在上面,散发出神秘、妖异的深紫色光彩。

    如果一个年轻女人在这,只怕要尖叫。

    曹易伸手拿起来,托在手里,脸上露出迷醉之色。

    好看的玉石,不光女人喜欢,男人也喜欢。

    “价值几百万美元的翡翠,就这么打碎,真是可惜。”

    曹易自语,目中带着几分不舍。

    “叮!检测到宿主已获得紫龙王,提取紫龙王内部的玉髓步骤如下……”

    一段讯息进入脑海,曹易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这个玉髓和传统意义上的玉髓不一样,是一种隐藏在部分玉石中的精华物质,一般情况下,它是固态的,看不出和玉石有什么区别。当沾染了灵气的血滴在它上面,它就会显现出来。

    又看了一阵美得冒泡的紫龙王,曹易咬牙放下,找来缝衣服的针,探出左手食指,把指尖刺破,用力一挤,一滴鲜红的血液落到了紫龙王上。

    一秒钟,两秒钟,紫龙王没有任何异变发生。

    就在曹易困惑不解的时候,紫龙王一震,接着内部的玉石开始融化。

    “开始了”

    曹易又用力挤出了一点鲜血。

    紫龙王内部的玉石,融化速度加快。

    折射出来的紫色光芒,更加的惊心动魄、。

    一连十滴,紫龙王内部出现半个拳头大小的水。

    曹易轻叹一口气,把紫龙王捧起来,放在脸盆里,抬起手掌,猛地拍了下去。

    被金丹改造过的曹易,力量何等恐怖,本就不怎么坚固的紫龙王,裂成了触目惊心的七八块,带着淡淡紫色的玉髓流了出来,刚好将盆底覆盖住。

    曹易深吸一口,一种厚重中夹杂着阴冷的灵气进入鼻腔,让人不太舒服,想晕。

    “这就是土性、阴性灵气,果然不一般。”

    曹易晃了晃脑袋,把紫龙王碎块捡出来,找来一个瓶子,把盆里的玉髓倒了进去。

    看着只占瓶子四分之一的玉髓,曹易眉头皱了起来,这么一点,根本用不了多久。

    这时,一阵咕噜声响起。

    忙了一晚上,没吃饭。

    曹易从食品袋取出两袋面包,一瓶矿泉水,当了晚餐。

    不知怎的,一股眩晕感袭来。

    曹易打了一个哈欠,上床睡觉。

    漫长的穿越第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翌日,曹易起床,吃过早饭,开始了临行前的准备工作。

    把装在包装袋里的面包、火腿肠、饼干拆开,把矿泉水的水倒在几个水盆里。

    把符咒大全第一册,装玉髓的瓶子,符咒,毛笔,黄纸、朱砂装在有八卦阴阳图案的帆布包里。

    大概早上九点左右,马克驱车来到道观。

    “走”

    等候已久的曹易上车,关上车门。

    一阵发动机的声音响起,车子驶离了隐藏在树林中的道观。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