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有钱了不起啊

    “金居士,你好。”

    曹易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

    “哎呦喂,这一声居士叫的真是让人舒服!道爷,快请。”

    大金牙连忙站起来,满脸堆笑的作出请的手势。

    曹易一边微笑着朝不远处一张旁边站着服务生的桌子走去,一边回想有关大金牙的资料。

    大金牙姓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在家里排行老二,个性贪财、胆小,以在潘家园倒卖古董为生,买卖的对象,不限中国人外国人。

    从法律的角度,他的行为属于万恶不赦的文物贩子,之所以没蹲苦窑,吃枪子,是因为他倒卖的古董十个有八个是假货。

    他出身倒斗家庭,没子承父业,是因为他有严重的哮喘病。

    他嘴里那颗让他拥有大金牙外号的金牙,是他从一个古墓里的尸体的嘴里拔下来的。

    长期和摸金校尉保持合作关系,让他和摸金校尉团队的关系非常好。

    这次,环球矿业集团和摸金校尉合作,他作为中间人的角色。

    “马先生,哎,掌嘴,又忘了,按照你们美国人的说法,我应该称您马克先生,马克先生也请坐。”

    大金牙又热情的招呼马克坐下。

    三人坐定,大金牙表情神秘的从皮包里取出一个十分考究的檀木盒,小心翼翼的打开,拿出一个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大珍珠,声调陡然抬高:“凯爷和胡爷还没来,我先给两位介绍一下我的珍藏,这颗夜明珠是慈禧太后老佛爷的陪葬,摸金校尉冒死从她嘴里抠出来的,集天地之精华,可保尸身万年不腐。”

    曹易差点没笑出来。

    慈禧的墓,是1928年孙殿英将军打着革命的旗号带士兵挖的。那个时候,这一代的摸金校尉还没出生呢。

    大金牙见两人都没什么反应,面不改色的收回夜明珠,又取出一个檀木盒,打开,神色郑重的取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铜镜,声音深沉:“看来一般的东西入不了两位的法眼,秦始皇知道吧,他的墓也是摸金校尉开的,这就是秦始皇的镇殿之宝,秦王照骨镜。”

    咣当一声!啤酒瓶碰撞的声音,玻璃大门被推开,一阵冷风吹了进来。

    紧接着,一个红色发箍箍着波浪卷发,穿着大风衣,勉强算胖子的中年人,跌跌撞撞的走进来。

    大金牙如同屁股上按了弹簧一样,跳起来,边迎上去,边笑嘻嘻的给曹易和马克介绍:“哎呦喂,来来来,我给两位隆重介绍一下,来的这位也不是别人,那正是东汉三国魏武帝曹操敕封的,摸金校尉第八十二代传人,探墓界的大拿,王凯旋,凯爷!”

    曹易清楚的看到马克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摸金校尉,说起来挺有范,倒斗鄙视链的上层,可还是摆脱不了盗墓贼的事实。

    shirley杨一定要胡八一金盆洗手,除了不想胡八一再冒险,未尝没有嫌弃这个身份的成分。

    大金牙和王凯旋小声嘀咕了几句,拉着醉醺醺的王凯旋走过来,伸手揪住王凯旋脖子上的一个前端尖锐,锥围形下端,镶嵌金线,色泽漆黑透明的物件,一脸傲然的说:“卢克,卢克,这就是传说中的摸金符,此乃正宗摸金校尉的标志。”

    “呕”

    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大金牙帽子摘下来的王凯旋,对着帽子一阵呕吐。

    很快,一股难闻的气味飘荡在空中。

    经过金丹改造,嗅觉强大的曹易,差点没跟着吐出来。

    “哎哟,凯爷,你这是怎么话说来的,快坐下”

    大金牙连忙搀扶着王凯旋坐下,接过帽子,看到里面五颜六色的东西,老脸不由一抽。

    一直没说话的马克,开口了:“你好,我是环球矿业集团法务代表马克,我们董事会董事长应彩虹女士对中国古文化很感兴趣,她很看重摸金校尉的专业技术,吩咐一定要请你们出山。”

    王凯旋因为和胡八一、shirley杨闹得不愉快,心里不畅快,加上酒精上脑,毫不客气的拒绝:“不去”

    在美国一直没收入,快穷疯了的大金牙,无视王凯旋,摇头晃脑的提出了价格:“那要这么说呢,这一单活儿,怎么着也得,五,嗯,十万美刀。”

    “没问题,就这么定了”

    马克双手一抬,答应的十分爽快,环球矿业集团虽然不算多有钱,十万美元,还不算什么。

    大金牙差点没抽自己一巴掌,早知道对方这么好说话,他至少开二十万。

    可话已出口,不能反悔,心思急转,大金牙目光投向醉醺醺的王凯旋。

    “凯爷,你怎么看?”

    潜台词:凯爷,好不容易碰上一头肥羊,你可别一下子同意。

    “我不同意”

    王凯旋猛地抬起头,半睁着眼睛,大声拒绝。

    大金牙见王凯旋这么配合自己,心里那叫一个舒畅。

    “兄弟这么多年,摸金校尉,合则生分则死,胡八一这孙子,现在已经彻底叛变了革命……”

    王凯旋嘟嘟囔囔。

    原来,他还沉浸在气恼胡八一之中,根本就不是配合大金牙。

    “凯爷,别啊,有了钱,谁叛变革命,咱都不怕”

    大金牙见王凯旋一副不干的架势,慌了,这种肥羊要是从手里溜了,下次再想遇到,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王凯旋酒劲上来,哼哼唧唧,没有再说话。

    大金牙见状不在理睬他,转过身,手一捋大背头,意气风发的对马克说:“既然大家都有诚意,我看这么着,再加五万。”

    马克笑了笑,伸出三根手指。

    大金牙有点失望:“三万,太少了吧”

    马克摇摇头,一字一句的吐出一句话:“我的意思是给你加三倍”

    大金牙表情一僵,紧接着满脸喜色的同意:“好,就这么定了”

    “那就签合同”

    马克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合同扔过去。

    “得勒”大金牙笑嘻嘻的接过合同,不忘询问:“你们是支付现金,还是支票?”

    啪的一声!

    一个酒杯砸在地上,变成一片粉碎的碎玻璃。

    “有钱了不起啊?我顶瞧不上有钱就装大尾巴狼的”

    王凯旋涨红着脸摇摇晃晃的大叫。

    大金牙走过去,想安抚王凯旋,又瘦又小的他,那拉的住喝大了的王凯旋,被王凯旋一把推到一边,手里的合同也被夺了。

    “用钱砸老子是吧?”

    王凯旋晃着合同对着马克大叫。

    “凯爷,凯爷……”

    大金牙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气,好像缺氧了一样。

    “喂,你的朋友生病了”

    一个站在吧台旁的女服务员大声提醒。

    “老金”

    王凯旋猛醒,丢下合同,慌慌张张的扑过去:“老金,你怎么样,又犯病了,药在哪?”

    大金牙,一边喘息,一边艰难的说:“药,药刚刚用完了,还没来得及买。”

    王凯旋慌了,扭头对马克大叫:“愣着干什么,快帮我叫救护车?”

    马克正要说话,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响起。

    “不如让我试试”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