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大金牙

    “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

    曹易放下朱砂耗尽,炸开的毛笔,看着被自己另一只手死死按住的治病符,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画一张可以沟通天地元气的符咒,是他做道士后一直梦寐以求的事。

    “找谁试试呢?”

    曹易自语。

    这个治病符虽然沟通了天地元气,可没有经过实践检验,是否真的有效还是个未知数。

    自己,自己肯定是不行的,经过金丹的洗礼,自己的身体健康的离谱。

    哮天,哮天吃饱了,不是遛弯,就是睡觉,比人还懂得养生,怎么会生病!

    找谁好呢?

    那个人!曹易忽然想到一个剧情人物,嘴角微微一勾。

    咕噜噜……肚子突然造反了。

    曹易把已经安静下来的治病符,装进印有太极八卦图案的帆布挎包里,离开房间,来到厨房。

    厨房不大,布置也很简单,三张桌子,一个上面放着煤气灶,一个上面放着案板、调料、勺子、碗,一个上面放着大白菜,萝卜,面粉……放不下的放在桌子底下,对了,还有一桶水。

    曹易撸起袖子,和了一块半个巴掌大的面团,擀成好几张面皮,之间涂上植物油,放到加了水、篦子的汤锅里,打开煤气。

    又洗了两叶子白菜,切好,在炒菜锅里炒上一番。

    等到汤锅开锅,关掉煤气,取出一张面皮,放在盘子里,再把炒好的白菜倒在上面一部分,一卷,一个很还不错的蒸饼卷菜做好了。

    咬上一口,嗯,好吃!

    曹易连吃了三个,正当要吃第四个的时候,哮天出现在厨房的门口,瞪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在说,铲屎的,我还没吃呢。

    “过来吃”

    曹易用脚把桌子底下的盘子勾出来,把最后一个蒸饼卷菜放在上面。

    哮天好像到饭店吃饭的贵客一样,慢斤四两的走过来,低头吃了起来。

    “真不知道养你有什么用。”

    曹易无奈的摇摇头。

    很快,哮天吃完,曹易三下五除二用过的锅清洗好,把用过的东西整理好,回到房间,又开始了画符。

    转眼,时间到了傍晚,天际最后一点光,挣扎一阵,被无边的黑暗埋葬,宣告又一个白昼结束。

    已经结束画符,在神堂里做晚课的曹易忽然听到一阵铃声,起身走出神堂。

    两颗枣树之间的石桌上,应彩虹留下的红色手提电话(此时在华夏大陆被称作大哥大,价格昂贵,是有钱人的象征),正响个不停。

    曹易走过去,伸手拿起来,点开。

    “尊师,大金牙帮我约了摸金校尉,今晚在曼哈顿帕迪马奎尔啤酒屋见面。”

    手提电话里传来环球矿业法务代表马克的声音。

    “今晚”

    曹易有点惊讶。

    之前听几人的谈话,他还以为剧情要过一段时间才开始。

    “你,你是玉虚观的曹先生,不对,曹道长,怎么是你接电话,尊师还在你那?”

    电话那头,吃了一惊的马克,询问。

    “这个手提电话是你的尊师送给贫道方便联系的,她在你走了没一会儿,就走了。”

    曹易解释。

    “尊师和你签合同了嘛?给了你多少酬劳?”

    马克又问。

    作为环球矿业集团的法务代表,有关合同的一切都在他的工作范围。

    “五百万美元,没签合同。”

    曹易语气平静的回答,接着就听到电话那头,马克一阵尖叫。

    显然被吓到了。

    过了几秒钟。

    “道长,非常抱歉这么晚打扰你。”

    马克的语气变得很客气。

    尊师拿出重金,连合同都不签的人,显然是尊师非常尊重的人,这样的人,不是他惹得起的。

    “你刚才说今晚见摸金校尉?”

    “是的”

    “贫道对摸金校尉很感兴趣”

    “道长也要去?”

    “有问题嘛?”

    “没问题,我过来接你”

    两人结束通话。

    曹易收拾一番后,把道观锁上,挎着印有太极八卦图案的挎包站在道观门口,等待。

    夜晚的纽约郊区,温度很低,从树林外面吹来的风,吹在脸上,冷飕飕的。

    约莫过了三十分钟,一辆轿车从夜色中缓缓驶来,停在道观的门口。

    车门打开,一身笔挺西服,透着干练劲的马克满脸笑容的下车,打开后面的车门。

    “道长,请上车”

    “谢谢”

    曹易颔首,上车。

    马克回到车上,握着方向盘,开出包围道观的树林,没多久,来到一条笔直的公路上。

    曹易隔着车窗朝外面看,好几里才能见到一户人家,不由心中感慨,美国果然和教科书上差不多,除了大城市,人口非常稀疏。

    “道长,道教的思想是什么,我的很多中国朋友告诉我,道教和一般的宗教有很大的不同。”

    闲着无聊,马克打开了话匣子。

    “尊道贵德,天人合一,贵生济世”

    曹易说完,担心马克不明白,补充道:“道是生化宇宙万物的原动力,造化之根,德是高尚的品德;天人合一是顺应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贵生济世是尊重生命,帮助世人。”

    马克听完,一脸不解:“好奇怪的宗教,不传教?不讲死了以后上天堂或者下地狱的事嘛?”

    曹易:“……”

    马克见曹易不吭声,以为触犯到了什么宗教忌讳,没有再说话。

    一个小时后,轿车停在曼哈顿帕迪马奎尔啤酒屋前。

    这个时间点,是酒鬼们最活跃的时候,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显然被环球矿业包场了。

    “道长,请”

    马克下车,给曹易打开车门。

    相比原剧情中,对待摸金校尉等人的态度,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曹易道了一声谢,下车。

    进入啤酒屋,曹易一眼就看见留着大背头,穿的十分复古的大金牙,坐在吧台前。

    “马克先生,你好,呃,道士?”

    大金牙正要跟马克打招呼,看到身穿道袍的曹易,呆住了。

    “曹道长也会参加这次行动,他听说我今晚要见摸金校尉,很好奇,特地来看看。”

    马克走过来解释,脸上多了几分刚才没有的高傲。

    大金牙反应过来,上下打量曹易,眼放光芒,嘴里啧啧有声:“没想到隔着一个太平洋,还能见到家乡的道爷!”

    91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