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14章 眼泪泪....

    正在啃着水杏的萧谣不知为何抖了一下身子,正就着她的吃相也试着努力让自己啃下一个粘腻水杏的平阳公主见状正好放下手里的水杏,忙问道:“谣谣怎么了?是不是有点冷?”

    这会儿虽过了倒春寒,但是只要春风一吹,还是让人有些受不住的。

    周游比她还要周到,早在萧谣摇头说不冷的时候,就已经让人拿了件衣裳披在了萧谣的肩上。

    见平阳伸手要摸萧谣,周游眼都不眨地顺手推开了平阳公主的魔爪。

    “你干什么?”平阳公主的好脾气不过是在萧谣面前才会显露,对于周纨绔,她像来是看不惯,都说英雄惜英雄,可没听说过两个声名狼藉的人也惺惺相惜的。

    “看就看,上什么手?”周游看都不看平阳公主,只冷冷地说道。

    嗬嗬,这个周纨绔,打量我是不能怎样他还是怎么的?平阳公主袖子一撸,就要发威。

    恰好这时,外头有人传左一求见。

    “不见。”

    平阳公主一肚气正没处发呢,不论子午就给拒绝了。

    周游倒也没说话,并不说让左一进,也不说不让他进,只是拿眼看着平阳公主。脸上却是写满了“不识抬举”。

    平阳公主:真想拿着水杏扔死这家伙。

    “你这是嫌弃我?”平阳公主气不打一处来。萧谣还没说嫌弃自己呢,这个周纨绔,他又凭什么?

    “嗯。”

    周游在平阳一双将要喷火仿佛能烫熟生鱼烩的目光中,淡然地点了点头。还生怕她不明白地又说一句:“总算这回还有点儿自知之明。”这一天天的尽在眼前晃悠,都耽误他跟萧谣说话了,她还没点数么?

    “你!”平阳公主怒极反笑,“好好好,真是不错,什么时候都要个纨绔来数落我了!真是世风日下。”

    “自己的公主府不回,见天来萧家这么个小地方还用我说么?骗吃骗喝你给银子了么?”周游可不怕刺激平阳,若是能刺激得她就走,周游才高兴呢。

    “谣谣你看,他这是嫌弃你呢!”平阳公主立刻抓住了周游的话里的漏洞,反唇相讥地开始挑唆萧谣:“谣谣,往后莫要让周游登门。就这么个纨绔,见天的过来,没的带累了你的名声。”

    平阳公主觉得,萧谣从前说的不嫁人不过是小姑娘不舍父母亲人的美好愿望罢了。毕竟,她还不想嫁人呢,不还是找了个刘郎?虽然的确没什么用,但是总能堵一堵这世间的悠悠众口不是?

    “你这个肥婆胡说什么,小心带累了我们谣谣。”周游怒了。怪不得自己追妻路漫漫,却原来是有个肥婆抱着萧谣的脚踝扯着往后拉呢。

    “哈哈,谣谣,周游这个色胚,看到没有他不过是见色起意。”见周游脸涨得通红,平阳越发得意了。

    “什么见色起意?上回你在宫里头,我就该不管你的死活,让你撑死算了。”

    周游哼了一声,觉得自己当时真是有点手欠儿。他本就不喜欢这个肥婆,早知道当初怎么也不帮她。毕竟帝后还是这个肥平阳的爹娘呢,不还是狠命地塞肉给她?

    “要你帮了么?要你帮了么?”

    平阳公主色厉内荏地吼着,其实她是有些心虚的。想不到当日在宫里头出手相帮的人,居然是这个死纨绔!

    寻到了根源的平阳再面对周游时,就有些百感交集。

    “要不是怕谣谣担心,当我愿意帮你?”

    周游冷笑着将手递过去,熟门熟路地要去接了萧谣吐出的杏核,不想再理会平阳。只是将一双杏眸笑成了对月牙儿,看向萧谣

    平阳公主冷哼一声,转过了头,“稀罕。”

    不想看纨绔,她只想看萧谣。谣谣多好看呐。

    这二人有志一同都去寻萧谣,却发现不堪其扰的萧谣已经走到了门口。

    这一看,二人简直心神俱震。只见门口有一个婆子目露凶光,手持一物冲着萧谣直奔而来。

    “谣谣!”

    “阿谣!”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周游蹭蹭蹭地暴起,朝萧谣飞奔而去,抱着萧谣翻身一转,堪堪躲过了周婆子撒过来的水。平阳公主也趁势一脚踢向周婆子,踢飞了她手里之物。而吓傻了的丫鬟婆子们,这才一拥而上都过来帮着平阳公主绑了周婆子。

    这个变故,发生不过须臾。周游看着那被腐蚀出个洞的小杌子,气得一脚提飞了它。

    萧谣忙道:“踢它作甚,又不是它作的恶。”

    周婆子心道要糟,想到自己来时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也就不再多话,只抖抖索索地闭上眼睛等着。

    周游此时哪里顾得上她,他只管让平阳捆着婆子,自己则是一把揽过了萧谣。他更是脸色煞白地上下打量,又将她的手拿过来细细查看,待见萧谣毫发无损时,这才松了口气。

    “好了,我没事,放开我吧。”

    萧谣以手抵在周游的心口,推了推。虽然知道周纨绔这是被吓着了,却也坚决不让他跟自己靠得这么近乎。

    真是,自己手里的水杏还没吃完呢。

    肥厚多汁,额,真好吃。至于方才那个周嬷嬷,萧谣根本就不曾将她放在心上,因为她过来时,萧谣已经准备躲开了。

    不过,萧谣却是没想到,周婆子居然还有难得一见的绿矾油。

    周游被萧谣说的啼笑皆非。知道萧谣没被吓着,这才放下心来。

    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开萧谣。也真没放开萧谣。

    “当心脏了你的衣裳。”

    萧谣指着正往下流淌的橙黄色的汁水说道。

    “哦。”

    周游随口应了一句,并不知道自己答了句什么。他只是傻傻地盯着萧谣好看的唇,和唇畔如阳光一样鲜艳的颜色。

    此时,怀中佳人眉目如画,于阳光的映衬下更是越发的好看。

    一时间,看痴了周世子,也看得他发了呆病。他想好好抱着萧谣,紧紧搂住,可是面前还有几个碍事的。

    周游想了想后便飞起一脚,踢飞了碍眼的周婆子。平阳看出了周游的心思才想说话,却在想起方才周游惨白着一张脸抱住萧谣时,咽下了余下的话。平阳眸子动了动,半晌,只淡淡地扔了一句:“既然认定了我妹子,就要善始善终。不然,即便我谣谣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周游却没像方才那样同平阳公主吵起来,而是郑重地点头,认真地回答:“我知道的。”,还恭敬地给平阳行了个礼。

    凡是对萧谣好的人,都值得他周游尊重。

    比起周游的态度,平阳倒还是看他不顺眼。

    这世上,平阳看顺眼的不多,想将她纳入羽翼的不多,想要看她一世幸福的人也就唯有个萧谣。

    平阳觉得,当初在驿站凭着一时冲动留下萧谣,是她这二十几年来做得做正确的一件事。

    “吱呀。”一声门响之后,平阳走了出去。

    就给他一次机会!

    平阳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索性关起了门自己站在了外头。

    “谣谣!”

    周游这回是什么也顾不上了,紧紧地搂住了萧谣,喃喃地念道:“谣谣,差点儿我就”有些话,并不需要多说,他们都懂。

    萧谣默默地叹了口气,知道周游吓坏了。

    彼时萧谣的头正抵在周游宽阔的胸膛,许是因为太过静逸,萧谣居然听出了周游如雷的心跳声。

    居然因为自己害他怕到如斯,真是罪过。

    萧谣叹息了一声,终究收回了抵在她和周游胸口的手,迟疑地抚了抚周游的后背,轻轻拍了几下柔声哄道:“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周游却只是一声不吭地抱着她,紧紧不放。

    萧谣虽然看不到他的脸,却能感觉到他的身子正在瑟瑟发抖。

    强悍如周游,也有害怕至此的时候!饶是萧谣自己脸皮再厚,还是被他感动到了。

    “好了,我没事。”

    萧谣踮起了脚尖,轻轻地在周游耳边低低地说道:“我决定不用你的衣裳擦手了,一会儿平阳过来,我擦她,好不好?”

    “不好。”

    周游语调中还带着鼻音。萧谣的话不仅没能让他安心,反而越发地让他心慌。

    难道让他和萧谣重活一回,不是为了弥补前世的缺憾?难道他还是不能改变萧谣前世的命运?

    不,已经改变了,这一世的萧谣不是寄于族长家随时被人算计的小孤女。这一世,萧谣只会活得开心,吃得开心,一世安稳。

    “谣谣,你吃,都给你。”

    周游将才拿过来的几样还温热的点心悉数送至萧谣跟前:“这是白玉糕、鸡豆糕对,这你上回说的那种沙糕你尝尝看对不对味儿。”

    萧谣本来正在感动动容之中,更在心里想着要不要感激涕零地应个景儿,落几滴泪。却不料正想着前世之苦悲前世之饿来酝酿氏,面前就堆起了一堆的吃食。

    馥郁芳香不足以形容它们的诱人,美轮美奂不足以形容它们的精致。萧谣鼻子动了动,就近捏了一个青团尝了一口。不多时口中就有浓郁的芝麻香味喷洒开来。

    “好吃。”

    含混不清吃了一个,萧谣才道:“还是温热的?珍馐馆这么早就开门了?”

    嫌揉面揉得手酸的正甩着手的周游不禁一把心酸泪,满腹委屈言,“谣谣,你吃不出么?”

    不是说他亲手做的都比珍馐馆的那个小白脸厨子好吃么?怎么如今居然又吃不了?

    若非顾及自家在萧谣心中英俊潇洒俊秀的形象,周游很撒娇打滚控诉萧谣:

    “谣谣,你莫非看上那个小白脸的吃食了么?”

    可是不行啊,他长得这般好这般俊,就只能拽着萧谣的袖子弱弱地问一句:“谣谣,你不喜欢吃了么”,

    不过末了还是没鼓住,“那个小白脸比我做的好吃?”

    萧谣被他逗得一口沙糕险些喷出来,她咳得眼泪都要流出来,却还是更正周纨绔的胡言乱语:“胡说什么,人家姓白,叫小白,怎么就成小白脸了?”

    周游却不依:“谣谣,你怎么将他给带进京城来了。”

    萧谣不以为意地摆摆手:“不是我带过来的。他家有个亲戚在京城,让他过来。这不京城里的珍馐馆也缺人。再说又不是他一个人。”

    小白不过是白案上揉面的众多人之一,就这也值当说。

    萧谣怕周游喋喋不休说不停,索性就找事儿给他做:“好了,好了,这不是有人要害我么,你怎么还待得住啊。”

    周游不能听见这个“害”字,气得将手上桌就要捶打。

    “诶,别介呀,别拿这桌子出气。”

    自从萧谣知道这是周游给她淘的檀木桌,一直就让人好好护着。

    “谣谣。”

    周游实在忍不住,一个不留神就又抱住了萧谣。

    他觉得自己真没用,怎么总是眼睁睁看着萧谣受伤。前世,待他到时,萧谣更是

    周游越想越慌乱,就越发想将萧谣往里揉,待他的头已经埋在了萧谣的脖颈。周游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发觉,自己已经默默地将人家姑娘的后襟都打湿了。

    萧谣能有什么办法?她也想推开这个二傻子,奈何怎么推也推不动啊!

    偷偷将门拉了一条缝的平阳公主看得唏嘘不已,顺手就给了左一一巴掌。

    才过来的左一:这是什么情况?

    平阳公主还在生气呢:若不是这个小厮来得巧,下头的人也不会将那尾随而至的老婆子看成是他带来的,险些酿成了大错。

    平阳抚着胸口,心里还是有些后怕,那可是绿矾油啊!不行她还要去踢那婆子几脚解解恨。

    左一却趁她不备,忙偷偷看过去。却见一个青团冲他迎面而来,左一忙张口去接,哪知道他家世子可不是善解人意扔给他吃,而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冲他砸来。

    “哎唷。”

    左一捂住发疼的牙花,心道世子该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因为他方才分明看到了世子的眼中有个晶亮的东西再闪。

    世子居然哭了!

    左一觉得很惊悚。

    同样惊悚的萧谣实在不知当如何劝慰,只好踮起了脚尖仰起脸,想看看周游哭成什么样子了。却不料周游正好低头看她,恰恰逮了个正着

    周游:就知道谣谣心疼我。

    萧谣:其实你误会了。

    虽然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却瞬间治愈了周游。周纨绔乐得合不拢嘴,更加迈不开腿。他又不敢贸贸然地再来一回,却又敢造次,只好寄往于萧谣能再抬头看他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