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桃花树下有桃花!

    族长老太太总算是顾及脸面,派了婆子送萧谣出府。

    走不过几步,阿左见婆子在后头远远跟着,一副不情不愿不想上前的样子。

    阿左心中一喜,忙上前一步,拿出帕子,露出里头洁白莹润的冰糖琥珀糕。

    笑盈盈看向萧谣:“姑娘,给。”

    阿左算是瞧出来了,自家姑娘今日狠饿、特别饿。

    作为一个处处为主子考虑的大丫鬟,自是要分忧解愁想法子的。

    萧谣不由一窒,阿左这丫头,怎能如此作为?

    她萧谣岂是个贪恋口腹的人?

    接过冰糖琥珀糕,萧谣勉强用了大半后便在阿左期盼的目光下,敛目淡言:“我不喜这味道,剩下的这一块,你吃了吧。”

    阿左喜滋滋接过,只觉得自家姑娘是这世上最好的主子。

    萧谣也很满意,只要忆起那种深入骨髓、漫无边际的饿,她心中即便还残存些羞窘,也随了和煦的春风,裹挟花香飘散了。

    不用敷衍讨厌的人,萧谣只觉得一身轻松。

    阿右显然对萧谣主仆早早返家有些吃惊,她神色复杂至了萧谣跟前,忙扶了她,眼角余光在萧谣身后掠过。

    萧谣知道阿右的心思,却没有似从前那般不喜。

    还柔声宽慰了句:“别急,婆婆一会儿就。”

    对自己的婢女更忠心丁婆婆这事儿,萧谣前世不是没气过。

    萧谣生得美,在丁婆婆的悉心教导下,也很有几分才气。

    虽不是名动天下的才女,至少琴棋书画还是很能上台面。

    美中不足的是,因着自幼失枯,她总有些自傲又自卑。

    前世的萧谣,眼馋旁人被父母奉若掌珠,而她却只能同丁婆婆一道过活,还要时时看同族姐妹的白眼。

    对自己的境遇也抗争过,更是义无反顾跟了周嬷嬷赴京将自己作死了。

    这一世,萧谣心如明镜,她只想带着阿左阿右和丁婆婆好好过日子。

    萧谣抬头望天,一双秋水妙目盈盈:

    贼老天,这个愿望

    萧谣迟疑地想:

    这个愿望并不过分吧!

    她又看了看天,脸色立刻变了。

    只见方才还艳阳高照的天空,如今却已乌云密布。

    “轰隆!”

    就像是听懂了萧谣的呐喊,只见不一会就春雷阵阵。

    更有阿左惊慌失措地呼喊着:“姑娘,要下雨了,快些屋子吧!”

    萧谣一窒:

    贼老天这是何意?

    这是默许?

    还是明示?

    莫非是应允?

    萧谣深深凝视了下天边堆积更深的乌云,头也不抬就往屋子里走。

    她边走边叹,边叹息边庆幸,幸亏未将所有的愿望都说出来。

    譬如,她还要做一个美貌和智慧并存的姑娘;

    她要让族里人羡慕嫉妒丁婆婆没白养了她;

    她要让前世的那些恶人身不如死!

    咳咳,

    今日气氛不好,天时不对,

    算了,还是待艳阳高照时再问一问苍天吧!

    萧谣由着阿左将她身上的鹅黄衫裙换下,听她叽叽喳喳说话:

    “姑娘,今日可有些怪呢。您看,咱们才进门时日头还那什么春光无限呢,怎这一会子就打雷下雨了?”

    阿左的话成功地让萧谣拿蜜饯的手抖了抖,她索性放下化皮榄,若无其事上前一把推开窗子,任由春风春雨卷起的泥土草木青涩味儿扑进屋子,

    腰杆笔直、仪态万方地忧心起了农事:“真好,都说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这可是及时雨。”

    这时节的雨,可不就是请也请不来的好雨!

    不过,前世这时好似不曾下雨吧?

    如此一想,萧谣只觉得额角隐隐发涨。

    更觉才还诗意盎然的雨立时索然无味。

    萧谣是个有奇遇的人,自然不能同那些俗人一道说上一句“子不语怪力乱神”。

    毕竟她如今就有怪力不是?

    阿左是最喜欢看萧谣静立成一幅美人图的,每次都是怎么看也看不够。

    阿右则泡了杯才窨的花茶就退至一旁。

    一时间屋子暗下,众人皆默,只留一室茶香氤氲。

    过了片刻,阿左不由突发奇想:

    “姑娘,您要不要抚琴?”

    萧谣觑了眼丢在角落里落灰的绕梁琴,才想拒绝,就听得窗外正对的桃林好似有人在细细呻吟。

    转头问阿左:“莫非桃林有小厮过来?”

    她同丁婆婆这处宅院说大不大,但在乡间也算是轩敞。

    后院向来少有男子过来,现在听到外头有男人的声音,实在有些蹊跷。

    见阿左摇头,脸上更露出迷惘之色,萧谣也就不再理会只吩咐道:“阿左,去拿家伙。”

    往后,她的家人就由她来守护。

    萧谣不会再放任魑魅魍魉祸害。

    萧谣的勇敢激励了阿左!阿左先是抖着手寻了根绣花针,想了想后又在阿右惊诧的目光中咬牙换成双筷子。

    “阿左,这个没用。”

    阿右好心提醒阿左,外头若真有歹人,拿针倒也不错。似阿左这般拿双筷子,莫非打算当成利器戳人眼珠子?

    不过,

    阿右转念一想:

    好似

    这样也挺好?

    如此一想,阿右不由也跟在阿左后头拿了双筷子在手。

    就在两个婢女摸家伙拿筷子时,萧谣已经走到了院子外正对着的桃林,对着个鼓起的包,声如莺啼一声顿喝:

    “哪里来的贼人。”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她口中说着,脚下也不得闲。

    随着萧谣长腿伸展,就听一阵闷哼随之而出,尔后一个重物飞起后又重重落下。

    然后,

    就再没了声息。

    “小姐,让奴婢来。”

    阿左握着一双筷子也跟来凑热闹,走到跟前又停了下来。

    “阿左,你怎么了?”

    阿右还在等着阿左一筷子下去且要贼人好看呢。

    却不料,事到临头阿左这丫头居然抱着筷子发起了呆来。

    见阿右问过来,这才忙忙指了指道:

    “阿右你看,居然还有同我们家姑娘一样好看的人。”

    对于阿左如此明目张胆的色胆熏心着,阿右很是鄙夷。

    她一把推开阿左,准备亲自动手收拾登徒子。

    这些年,自家姑娘越长越好,附近总有些浪荡子弟翻墙头、求偶遇,闹出过不少幺蛾子。

    从前阿右不想管,如今却恨不能随时收拾了这些人。

    至于为什么?

    有问题就思考!

    阿右是个肯动脑子的,她只略思索了会,便得了结论。

    还不是因着萧谣如今越发将丁婆婆放在心上?今日更是连赏花宴上那么大的诱惑都不曾动心,可见是个仁义的。

    既然如此,阿右自当要好生护着。

    别看阿右平日寡言,却最是个“该出手便出手”的爽利性子。

    只见她抄起手中筷子,在阿左的一片惋惜声中狠狠冲着前头那人直直插了过去

    如此阿右,看得萧谣叹气摇头,真是想不到她家阿右居然如此暴力。

    不过,

    这样的阿右,

    她喜欢。

    萧谣摸了摸鼻子,寻了个桃树倚靠起来,乐得看出好戏。

    “姑娘,那人好似死了。”

    冷不丁的一句话,立时让萧谣站直了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