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正文 番外 追逐念与黑石的少年(贰)

    番外.追逐念与黑石的少年(贰)

    片刻后,栋硕大的豪华建筑屹立在街的对面,安棂从呆愣中回过神来,急忙道:“女王陛下,我以后也要住这么大的房子。“

    “如此毫无用处的小型建筑,和我的塞诺圣城相比不及万分之一。不,它根本就不配与其相比。“碑难不屑的瞥了一眼道。

    “女王陛下啊,我们就不评价了。挣钱要紧。嘿嘿。”说着,安棂一个箭步冲过去。

    门口两个戴墨镜的门卫上前拦住:“闲人免进,里面有比赛。”

    “大哥,通融通融。我们就是来参赛的。”安棂嘿嘿一笑。

    “就你瘦成这样,得了吧,滚一边去。”其中一个守卫上前吼道。

    安棂嘿嘿一笑,往后退了两步。

    “是吗?”碑难站在安棂身后,轻轻的将其推开。瞬间出手一把抓住那人的头猛地向下一按,那看似健壮的守卫就像受到了千斤重压,猛地向地板砸去。

    “嘭!”就在守卫的头即将着地的时候,一记及其凶狠的重拳自下而上瞬间挥出,伴随着沉闷有力的一声。守卫犹如野狗一般瘫倒在地上。

    “啊!你今天要完,敢在成总的地盘闹事。”旁边另一个守卫反应过来时,同伴已经重伤倒地了。他急忙冲上去惊恐的看着碑难。

    “信不信连你一起收拾了?嗯?”碑难一边摩拳擦掌一边坏笑道。

    “女王陛下,您打人。他们会不会再找人打回来呀。”安棂躲在碑难身后说道。

    一阵脚步声响起,里面走出来一群身材魁梧但衣着不一的成年人,一个声音自领头那人口中缓缓传出:“大人有请,底下的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的手下,还请放过他们。”那是一个身材高大肌肉雄伟的成年人,穿一身西装一看就是练家子。

    “好了,萧棂咱们走。”碑难拉着安棂径直走了进去。

    “成总,这些人什么来头啊?好像挺厉害的样子。”其后跟随者急忙说道。

    “男的不知道,不过这女的不简单,叫里面的人注意一点。这么高的赏金总能招来一些绝顶高手。能拉拢尽量拉拢。实在不行我成浩还可以亲自会会她。”

    “是,我这就去办。”跟随着转身缓缓退回大厦内。

    成浩双手附于身后,长叹一声,也转身退回大厦。

    硕大的场馆内坐满了各色人群,正中央是一个六角形搏击擂台,场上一个留着脏辫的大高个不停的出着组合拳,对面的大胖子一时间毫无还手之力。

    “砰砰砰!”在承受了几轮连番打击下,大胖子应声倒地。

    “又一记左勾拳,玛塔应声倒地。”解说员在场外大吼着。

    “他还能再站起来吗?”

    “女士们先生们,第七届自由格斗大赛第一场胜者阿克亚,咆哮起来,欢呼起来吧!”裁判举起胜者的手大声咆哮道。

    碑难和安棂在场外坐着,这时成浩领着一群人走过来:“看的我都有点热血澎湃了,哼。二位有什么尽管吩咐,这里我说了算。”

    “哦?是吗?”碑难不屑的瞟了一眼成浩。

    成浩尴尬的看了一眼碑难,感觉自己颜面扫地。

    “我们也要参加比赛,不知道能否通融。”安棂扯了扯碑难的袖子,赶忙笑着说道。

    “还是这位小兄弟说话好听。我这就去安排。”成浩说着转身要走。

    碑难一把将其叫住:“等等。”

    “怎么了?”成浩隐隐有些愤怒,只是被掩饰的极深。

    “我现在就要比,和上面那个垃圾比。”碑难坏笑着站起身来。

    成浩低声喃喃:“不自量力的家伙,我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然后又立马说道:“比赛规定,为了防止报复和结仇,所有参赛人员都要用假名。美女想好了吗?”

    “告诉这些家伙,我是他们的神。”

    安棂扯了扯碑难:“要脱外套吗?”

    “笨蛋,这可不是外套。”碑难嗔怪道。

    成浩拨通了一个电话低声喃喃了几句。

    擂台中央,留着脏辫的大汉即将下场,解说员急忙说道:“阿克亚先生请停留片刻。”

    然后再拉开嗓子吼道:“各位,有突发状况。”

    “有一位强者临时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她将挑战阿克亚先生。她的名字是。。。”

    “神!”

    碑难揉了揉安棂的头:“笨小子看好了。”然后慢慢走过去,双脚猛地一踏地,如离弦的箭跃至擂台中央。

    “一个女孩儿?你是要让我和一个女孩比试吗?这是对我的侮辱。”阿亚克大惊,向着裁判怒斥道。

    “这。。。”裁判连退两步不知说什么是好。

    远处观众席上,成浩紧张的看着碑难,刚才那一跃简直不是人类所能做成的。

    “可以开始了吗?”碑难摩拳擦掌战意凌然。

    “小丫头片子,我不想跟你打,赶快给老子滚下去!”留着脏辫的壮汉蔑视的看了碑难一眼。

    “能听见吗?就你这瘦骨嶙峋的样儿。虽说,哼,长得还算个美人胚子。”

    场下其他人也叫嚣着:“小姑娘赶快滚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儿。”

    “你是在找死!”被激怒的碑难大吼一声,瞬间消失在原地。手上蕴藏着极其强大恐怖的能量瞬间释放开来,有如山洪放闸。

    那一瞬,阿亚克该是后悔自己说出了那句话来了。

    “砰!”一声巨响,那留着脏辫的壮汉直接被一拳轰飞出场外,伴随着沉闷的巨响,他的身形轰然砸在场外的铁桌子上,铁桌瞬间被压扁。隐隐间还有着骨头断裂的声音。阿克亚之前的盛气凌人早已烟消云散。嘴角的鲜血还没有抹去,一边颤抖着一边满脸惊恐的看着碑难。心灵的冲击犹如遇见阎罗魔神来回的震荡着,。

    “呃啊!”

    碑难望向阿亚克,他立马埋头捂住自己的小腹,忍受着撕心裂肺的剧痛不敢与其哪怕正视一眼。

    “还有人吗?我今天不败就不下场。你们车轮战也好,一起上也罢。”碑难环视四周,无形的气场震慑着所有人。原本叫嚣的参赛者统统都闭嘴了。

    所有人的畏手畏脚,没人敢当第一个出头鸟。

    碑难不屑的在擂台上来回的走,魔神的气场与其温柔可人的装扮外表形成两个极端,使其更具心灵的震荡:“好吧。没人来吗?”

    碑难突然停在原地大吼一声:“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安棂吓的站了起来:“这家伙疯了吗?”

    场下安静了数秒,突然如洪水般,沸腾起来:

    “让开,我要杀了她。”

    “敢侮辱我的梦想,我要和她拼命!”

    “啊啊!”

    。。。

    所有人一窝蜂冲上擂台,一时间整个会场乱做一团。

    “杀了她”

    “你打错人了,是我兄弟。”

    “呃啊!”

    “砰!”

    “我错了!”

    “别杀我,我退出。”

    “轰!”

    。。。

    场下安棂周围空空如也,他呆愣的看着碑难,这招群嘲拉怪真强。

    十分钟后,原本沸腾的擂台渐渐安静下来,擂台已经崩裂,七七八八围着擂台倒着一大堆人。那些不会格斗的普通人,疯一样的跑了出去。

    碑难不知道从哪落下来,踩在一片空地上,身上没落下一丝灰尘。眼神发泄完是空洞,没有怒意,是神是魔。

    安棂急忙冲上去失声怒吼道:“你都干了些什么?”

    “放心,一个没死,大部分只是晕过去了,除了最开始被抬出去那个有点骨折。”碑难冰冷的说。

    “你这都弄成这样了,不赔钱就算万幸,而且现在谁给我们赏金啊?”安棂长吐了一口气,嗔怪道。

    “自然是有人,我说是吧。成先生。”碑难转身对着一个阴暗的角落说道。

    半响角落里走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强壮男人,自然便是之前的成浩。

    成浩颤巍巍的不敢与碑难正视:“小姐,好好好眼力呀。”

    “钱呢?”碑难话不多说,直接道。

    “五十万都在这里,您点点。”

    “我们既然取胜了,总该宣读一下吧。”安棂在一旁喊道。

    “是是是,只是裁判和解说都倒地了,这。”成浩看向地面上横七竖八瘫倒在地的人,说道。

    “嗯?”碑难偏头。

    “好吧。”成浩只得无奈的轻叹一句。

    “本届自由格斗大赛的冠军是。。。”

    “神!”成浩学着解说一样大吼出了声。

    碑难整理了一下帽子拉着安棂走出了赛场,临近门口突然转头道:“哦,别忘了叫救护车。”

    成浩一屁股坐下,长叹一口气:“哎,完了。怪物。怪物呀。”

    “哎,羊肉串咯。好吃的羊肉串咯。”

    夜色笼罩在城市上空,街道路上的路边摊数不胜数,安棂一刻不停的走在前头,碑难紧跟在后头手背在身后,又回到那个可爱少女的模样,眼睛时不时的来回在街边的摊位上游走,好奇心不言而喻。

    “女王陛下,你想去撸串啊。”

    “什么串?”碑难回过神来看着萧棂。

    “反正还早,嘿嘿带你体验一下我们这个世界的生活。”安棂一把拉住碑难就往一个摊位走。

    “老板,开两瓶啤酒。二十串羊肉串不够再加。”安棂说完转身又对碑难道:“走,去选点素菜。”

    “啊?”碑难就像个小姑娘呆愣的被安棂拉着走。

    片刻后,两人坐在一起,安棂拿出一瓶罐装啤酒“噗嗤”一声打开递给碑难。

    “什么呀?”碑难一边接过啤酒一边问道。

    “好喝的。”安棂嘿嘿嘿一阵傻笑说道。

    碑难接过啤酒并没有立即喝:“哼,想看本王笑话?”

    “不是不是,女王陛下,你看我都能喝没事。”说着安棂打开一罐喝了一大口:“啊,真爽。”

    “两位,请慢用。”摆摊的大叔端着一盘烤串送上来。然后贴着安棂的耳朵说了一句:“你女朋友挺漂亮。”

    “噗!”安棂一口啤酒差点吐出来。

    然后礼貌性的回了一句:“嗯,谢谢。”

    “他刚才跟你说什么了?”碑难审视着安棂道。

    “哦,没什么。”安棂又嘿嘿一笑。

    “哼,不老实。”碑难一把抢过安棂手里的啤酒,将自己的推给他。

    安棂灌了一口酒然后道:“异世界应该没有羊肉吧,嘿嘿。现在我觉得你们真可怜。没有啤酒没有美食。”

    “这就是肉吗?”碑难先是试探性的尝了一点,鲜嫩的羊肉一入口。

    碑难两眼放光忘我的陶醉起来:“啊!好吃好吃。”然后就开始大口朵颐起来。

    安棂像看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孩子一样看着碑难:“嘿嘿,好吃吧。来来喝酒,一会儿带你去玩好玩的。”

    “什么好玩的?说说看。隔儿~”碑难又一口吃掉一串羊肉,桌上全是吃剩下的竹签。

    “哎,你好歹给我留点。”安棂抢过最后一串,昂的一口囫囵吞下。

    9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