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两百四十五章 追不上了

    “如若道兄想看,到时候我便带着道兄去看看,仙羽派别的不说,不过这风景倒是人间独色。”我笑道。

    道建跟着哈哈大笑了一声,对着我这句话并不当真,把我这句话当成了开玩笑了。

    这一路飞过去,已经飞出了清水城中千米的地方,来到了一处山脚之下,道建这才停了下来。

    “眼前的山林确实茂密,这要是寻找起来,怕需要不少的麻烦。”我扫了一眼道。

    “这得分两路寻找才是。”道建沉声说道,随即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一张灵符,便把这张灵符朝着我递了过来。

    “这是?”我疑惑问道。

    “这是我本门派中的一种追寻符,无论此人飞多少远,我们都能够追寻得到。”道建轻声说道。

    “即使发现了他,道建兄莫非以为,我们两个人真能除了?”我开口道。

    “自然不是,只要找到他,我就有其他手段,到时候联系我大师兄,必然能将此人击杀。”道建严声道。

    随即冲着我抱拳认真道:“要不是为了清水城平民安全,我也不会拉马兄弟下水,马兄弟追踪下去,一定要记得小心。”

    我还没有说话,道建便化作了一道光芒,朝着山林里面消失不见。

    “哎!这道建兄。”我轻声叹了一口气,懒得多说些什么,灵魂笼罩之下,很快寻找到了几丝灵气波动。

    虽然灵气波动很薄弱,不过要寻找到一个人,其实并不是很难。

    “竟然躲在了山底之下。”我轻声道,随即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而在山底之下的魔修老者,突然间双眼睁开,心里面涌出来了一阵强烈的危机感。

    这危机感让他全身都有些发冷起来,随即想到了江面上的高人。

    “不可能,那高人应该离开了才对,而且我逃离到了这里,立刻屏蔽了自身灵气,即使是虚无境七品大修,都不可能寻找得到。”

    “算了,还是先出去看看再说。”

    魔修老者心里面始终放心不下,正当他想要离开这里了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的身体竟然无法动弹,全身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笼罩住了一样,后背冒出来了一阵冷意。

    “这百米深的洞府,你也是有心了。”我淡淡的说道,随即在一个草堆上坐了下来,双眼看着眼前的魔修老者。

    仔细看了一眼周围的地方,这地方是一个临时的居住场所。

    这魔修确实小心谨慎,要不是灵魂能力强大,压根发现不了这老家伙。

    即使屏蔽了身上的灵气波动,但每个修士身上多多少少存在着一些微弱的灵气,强大的灵魂才能够察觉得到。

    “你是江面中的修士。”魔修老者开口道,双眼紧紧盯在了我的脸上。

    他从江面出手的时候,曾经看见过我,能够乘坐老龟过江,定然也是个修士,不过认为我只不过是低级修士。

    可如今,自己弄出来的洞府,竟然被轻而易举的踏入,而且此人看着自己的脸色平淡无比,魔修老者越想下去,心里面越是慌乱起起来。

    老脸紧紧绷住,额头上流出来了冷汗,想要转身发现无法做到,仿佛被定身术定格住了一般。

    看着地面都是一些尸骨,我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其中除了一些动物的尸体,也有几具人类的尸体,看着上面盖着的衣服,显然是女子的。

    “看来不应该放了你,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几具女子的尸体,显然放了你之后,又有一些女子成为了你的功法祭品。”我淡淡说道。

    魔修老者脸色惊慌不已“还请前辈饶命。”

    “我且问你一件事情,如若答得上来,我便考虑考虑。”我背着手道。

    “还请前辈说明,如若我知道的,定然告诉前辈。”老者惊慌道。

    “我且问你,你知不知道文君礼这个名字?”我轻声道,双眼盯着老者的面容,魂念笼罩下,如若他说谎的话,也能够从他的魂魄中查看得出。

    “小人不知。”魔修老者想了一下,便摇头说道。

    “不知?这就奇怪了。”我背着手转身道。

    “前辈饶命!还请前辈再说一个小人知道的。”魔修老者惊慌道。

    “算了,你这种级别的,知道的事情也不多,尘归尘土归土吧。”我轻声道,挥手间,三层剑意瞬间笼罩在了魔修老者身上。

    魔修老者如掉冰窟,刚想说出什么,一道剑气瞬间刺破了他的头颅。

    紧接着倒在了地上,就连魂魄也难逃一灭。

    “正邪不两立,你即使说了,也未必能活。”我淡淡说道,随即抬起来了脚步,从这百米深的地洞离开。

    刚出来的时候,我便捏碎了道建交给我的灵符。

    就在捏碎的一两分钟,道建便急冲冲的赶了过来,看见我急声问道:“马兄弟你没事吧,莫非被那老魔头看见了?”

    见道建如此关心,我摇头笑了一声,指着前面道:“那魔头已经被杀了。”

    “被杀了,谁杀的,莫非是你吗?”道建开口道。

    我翻了一个白眼道:“怎么可能是我,是一个白发老者,我刚过来他便把魔修老者击杀,随即扔进去这百米深的坑洞里面。”

    “去看看。”道建开口道,便钻进去了百米坑洞中,看见了魔修尸体之后,这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头上的剑洞,倒是让道建倒吸了一口气。

    随即从坑洞中飞了上来,背着手一副感叹道:“那个老者看来是个极其厉害的剑修。”

    “马兄弟,你可真有眼福,竟然能看见此人出手。”

    “道建兄想要看看,便追上去,那个老者想必离开不远。”我指着左边的方向道。

    “追不上了。”道建摇头道。

    我和道建便离开了这里,临走之前,把百米长的坑洞填平。

    对于修炼者来说,填个窟窿再简单不过。

    回到了蓝府,我朝着道建说了一句晚安,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道建一脸好奇,心想这晚安是什么意思。

    正在窗口呆呆看着的蓝缘,突然间两道光芒落下,这次她特意睁大了眼睛,确定看清楚了之后,突然间发出来了一声嘿嘿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