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藏头诗

    这老头有问题!我心里面嘀咕了一声。

    驼背老头用力一甩,就把我的手给甩了出去,手中还拿着一盏油灯在我面前摇晃了一下。

    “你说什么,我压根一点都听不懂,如若不是来配锁的,那么赶紧离开这里。”驼背老头沉声道。

    “嘿!你这老头还嘴硬是不是,你进去了201房间,不是想害老张的命吗?”老周抬起来了手,指着驼背老头的鼻子骂道。

    驼背老头冷眼看了老周,眼神很冰冷,但他的脸看起来有些莫名其妙。

    我感觉这件事情似乎不像是我们所看见的,让老周先冷静下来,等冷静下来之后,再说其他的。

    跟老周说了几下,老周才缓缓的平静下来了。

    “老伯,我可以在你这里配一把锁,可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为什么要进去201房间,还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我轻声道。

    老周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老张我们是来找问题的,你反而给他一笔生意啊。”

    我白了老周一眼,让老周先别说话。

    驼背老头低沉嗯了一声,“只要配锁一切都好说。”

    我掏出了一百块钱,让老头给我配了一把锁,边配我就问了这老头为什么要去201房。

    驼背老头边配边开口道:“是一个姑娘让我进去的,她说她是这家的女主人,因为钥匙掉坑里面去了,所以请我给她开的锁。”

    我脑袋有些发懵,我都还是处男一个,什么时候有女主人了。

    忽然间我想到了一个点,双眼紧紧盯着驼背老头,“你说的那个女主人,她是不是叫程媛媛。”

    驼背老头一听见这个名字,就直点头,“好像叫这个,她还拿身份证给我看了,要不然我怎么敢乱开别人家的门。”

    “卧槽了!”我忍不住暗骂了一声粗口,心想这程媛媛老子都没有看见过一面。

    “那这高跟鞋是你放进去的吗?”老周盯着驼背老头的话说道。

    驼背老头摇了摇头,“没有,是程小姐拿着进去的,你们既然从监控器里面看见了我,那也应该看见了程女士,归根结底不在我身上,你们要找问题,找她才对。”

    我他娘的要真能找程媛媛,压根不根不用来找你了。

    可忽然间我从驼背老头的话反应了过来,仔细一回味不对劲啊。

    驼背老头说程媛媛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走进去了家门口,可除了驼背老头,我啥人也没有看见。

    这程媛媛肯定是个鬼了!

    刚想到这里,驼背老头把配好了锁,交到了我的手上。

    “老周,我们走!”我对着老周说道。

    “不找这老头麻烦了?”老周指着驼背老头说道。

    我心想找个屁啊,驼背老头压根不知道。

    我和老周刚走到门口,正准备打一个的士,驼背老头从店里面走了出来。

    “201房主等一下!”驼背老头急声喊道。

    我心想这老头还有啥事,就在了原地等了一下。

    驼背老头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手里面还拿着一个纸盒子。

    “这是程媛媛让我给你的,她让你把这个东西装在口袋里面,遇上啥事情了,也不能拿开,还说什么能保你的命,还有让你远离特意靠近你的女人,说那女人想要杀你。”驼背老头指着纸盒子说道。

    我眉头一皱,心想脑子被驴给踢了,我能接受一个鬼给我的东西,这鬼不把我给害死,我就阿弥陀佛了。

    还有特意靠近我的女人?我想了半天?想不到谁特意靠近我?莫非说的是徐婕?

    想到了这里,我心头冷哼了一声,徐婕救了我的命,谁真害我,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驼背老头见我不接,就索性把纸盒子放在地上,直接转身就进店里面去了。

    “老张这玩意碰不得,干脆一把火给烧了。”老周轻声说道。

    蹲下去,老周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打火机,正准备一把火给点了。

    “先别急,打开来看看到底是什么玩意。”我抓住了老周的手腕,让老周把打火机给放下。

    老周听着我的话,把打火机放在了一旁。

    我抬起来了手,翻开了纸盒子,打开了之后,发现是一个纸人。

    这纸人很坚硬,好像一些特质的纸张扎成的。

    “这么大的盒子就装这么小的纸人,不得不说这个女鬼也真小气。”老周开口吐槽了一下。

    说完,老周刚准备把我手上的纸人给弄走了,我急忙拍了一下老周的手。

    仔细一想,反正我都成这样了,不如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如若这纸人真是救我的,那也是有个保险。

    如若这个纸人真是害我的,那我也有刘瘸子给我的东西。

    仔细一想,两边我都不怕,索性赌一把。

    “卧槽!老张你胆子真够大的,还真把纸人装进口袋了,也真够不怕死的。”老周对着我竖起来了大拇指头,啧啧了两声。

    我的想法老周压根没有猜透,我也懒得说些什么。

    跟着老周走到了房门口,刚走进去,我就感觉房间里面多出来了一些东西,

    这种感觉很奇妙,我拍了拍额头,心想疑神疑鬼的毛病越来越重了。

    我让老周赶紧去休息,现在时辰不晚了,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钟了,

    老周跟我说了一声行,转身走进去了另一间房间。

    我刚躺着,就按照刘瘸子的主意把脖子上的东西放在了枕头下面。

    把那纸人拿了出来,看着纸人越久,我心里面还是感觉怪怪的,正打算一把火把这个纸人给烧了。

    刚转过纸人,我就看见了纸人里面好像有字。

    我心想奇怪了,立刻从床上站起来,打开了纸人。

    “室空外漏天逢雨,”

    “里走天霜岁岁寒。”

    “有情天阴在何处,”

    “鬼逢姻缘倍思亲。”

    看着像诗又不太押韵,我抓了抓眉头,心想这程媛媛到底搞什么名堂,莫非就想用这几句狗屁不通的诗来救我,我也真够可笑的差点相信了她的话。

    自嘲的苦笑了一声,从桌子上掏出来了火机,正准备点火。

    可我不经意把纸人竖起来,看见了这几个字,我浑身一颤,前面的四个字连起来,可不就是……室内有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