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命中带鬼

    “你小子说什么呢!”老周见我在一旁嘀咕,把摄像机拿了过来。

    “你好好看看摄像机里面的东西,那尸体压根不是徐婕,而是一具漂亮的女尸。”我沉声对着老周说道。

    老周眉头一皱,“这不可能吧。”

    说完这句话,老周把摄像机给拿住了,仔细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

    “还真如同你说的那样,这还真不是徐婕的尸体,那你说徐婕的尸体去哪了?”老周一脸懵的看着我说道。

    我轻叹了一声,之前我还不相信徐婕的话,现在我隐隐约约相信了。

    “徐婕压根没死,刚才还来我家了,就在你刚走不久。”我对着老周开口道。

    老周越看我的表情,越古怪了起来,“你该不会是看见鬼了吧。”

    “你见过鬼有影子吗?见过鬼有体温吗?”我白了老周一眼。

    “按理来说鬼应该没有,不过我从小到大也没有看见鬼。”老周抓了抓后脑勺轻声对着我说道。

    我心里面一阵无奈,冲着老周白了一眼。

    老周缠着我,让我把徐婕的事情跟他说一遍。

    我是相信老周的,所以也没有任何隐瞒,直接跟老周说了起来。

    越听下去,老周脸色越来越震惊,“这也太邪门了吧。”

    我心说了一声是啊,可谁让我们遇见这种倒霉的事呢。

    “那行,明天我跟你一起去见见徐婕,我想看看她到底是人是鬼。”老周沉声道。

    我点了点头,正打算让老周和我一起去呢,一个人去还真的有些怕。

    老周拿着摄像机,对着老板说了一声谢谢,跟着我去房间里面休息。

    这一晚上睡得我很不踏实,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看,对着我咯咯的笑。

    可这睁开眼睛,朝着周围看了一个遍,啥玩意也没有看见。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越来越疑神疑鬼了。

    一晚上就睡了两个时辰,老周就走到了房间,把我给叫醒了。

    起来洗脸刷牙,我和老周出去了。

    可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就看见了门前摆放了一双红色高跟鞋。

    这红色高跟鞋很新,应该是刚穿不久。

    “老张你门前怎么多了一双红色高跟鞋啊,能穿这种鞋码的女人,脚应该都挺小的,看来是个娇小美人。”老周抬起来了手,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乐呵呵的开口道。

    我心里面也正纳闷呢,到底是谁把红色高跟鞋往我门口放啊。

    “算了,我们不理了,没准过一会主人家就过来拿走了。”老周对着我开口道,反手把门给关了。

    我轻嗯了一声,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等我和老周下楼的时候,看见了徐婕。

    老周刚开始看见徐婕的时候,脸色猛然一变,这大白天的,老周自然不怕什么。

    快速的走到了徐婕的旁边,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

    “徐婕,还真是你啊,你还活着啊!”老周笑了笑,抬起来了手,急忙跟着徐婕握了握手。

    感受到徐婕手上的温度,老周啧啧了两声,“是个活人没错!”

    我白了一眼老周,让这家伙赶紧把手给拿开。

    当初我从老周的摄像机看见了尸体不是徐婕的之后,我心里面敢确定徐婕还活着。

    我们肯定被黄老头骗了,至于黄老头为什么要骗我,这点我还没办法知道了。

    那老家伙跟着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不见了,想找也没办法找了。

    “赶紧上车!”徐婕指着前面的车子说道。

    我看了一眼,忍不住嚯的一声,宝马最新款车,没想到徐婕还挺有钱的。

    “徐婕大妹子,你看你这条件,怎么会找上王秋这样的男人。”老周迫不及待的坐上去,开口对着徐婕说道。

    徐婕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跳入爱河的女人,智商都为零,当初我也是鬼迷心窍了,才跟他这种人好。”

    我对着老周瞪了一眼,心想这家伙也不看场合,就乱说这种玩笑话。

    被我这么瞪,老周缩了缩头,也意识自己的不对,干笑了两声,也不再说话了。

    “坐好了!”徐婕对着我和老周说了一声,开车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我心里面有些紧张,还有些迫不及待。

    想要把肩膀上的尸斑给解决掉,今天早上看了一眼肩膀,发现这玩意的颜色更加深了。

    徐婕开了四个小时的车,越开下去就越往偏僻的地方跑。

    我也没问徐婕去哪,既然选择相信了徐婕,那么就让她放手去干。

    等到了一个小村,徐婕对着我说了一声到了。

    我抬起来了手,推了一下正在熟睡的老周。

    老周先用手擦了擦口水,指着座椅呵呵笑了一声,“好车坐起来就是舒服,一不留神就睡着了。”

    徐婕关好了车门,扭头很严肃的看着我和老周。

    “要是去的话就表现得尊敬一些,那大师的脾气有些古怪。”徐婕对着我说道。

    我轻嗯了一声,说了一声明白。

    徐婕带着我们走进了村子,村子里面的人似乎都认识徐婕,一路上还跟着徐婕打招呼。

    不过这些人看我的表情有些古怪,对着我指指点点。

    我还以为穿的衣服不对劲,又或者我脸上有啥东西,可检查了一下,完全和正常人一摸一样。

    “刘师傅!”徐婕带着我和老周来到了一个小木屋,朝着木屋里面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进来吧!”木屋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徐婕推开了木屋,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我跟在了徐婕的身后,四处打量了一下,木屋就只有一个房间,房间还算宽敞。

    里面除了床和桌子凳子之外,啥也没有了。

    “刘先生你好!”我心里面谨记着徐婕的话,恭敬的说道。

    “别刘先生刘先生的叫了,我听不惯这些称呼,跟着别人一样,都叫我刘瘸子吧。”刘瘸子摆了摆手说道。

    被这么一提,我朝着他的脚看过去,还真是瘸子一个,一只脚已经断了,支撑他脚的是假肢。

    不过硬要这么叫,我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可就在我失神的那一瞬间,刘瘸子猛然从床上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我当场也就愣住了。

    “你命中带鬼!”刘老头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