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长尸斑

    “啊!徐婕!你可不能开这种玩笑,之前我还看见过黄老头呢,那可是活人一个。”我对着徐婕摇头说道。

    黄老头我接触了好几天了,就是活人一个,不可能是死了。

    徐婕很认真的看着我,严肃的对着我说道:“你不相信我?”

    被徐婕这么盯着,弄得我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摆了摆手,“不是不相信你,你说得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徐婕没有说话了,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实在的,你当初说出黄老头的名字,我心里面也很意外的。”

    停顿了一下,徐婕继续道:“可黄老头确确实实已经死了,我当初去王家村的时候,在隔壁村口还看见他的坟呢。”

    我整个人蒙圈了,看着徐婕的表情,压根不像是在说谎。

    可徐婕说黄老头是鬼,黄老头说徐婕死鬼,徐婕我已经认证过了,压根不是鬼。

    莫非黄老头是鬼不成?可不应该啊!要是鬼的话,当初王秋就不会把黄老头给请来了。

    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我实在想不明白,除非王秋和黄老头是一伙的,这两人都是鬼。

    越想我就想到了,当初我和老周还有黄老头去隔壁村里面住下了。

    可等明天一早,黄老头消失不见了,就连主人家都说压根没有黄老头这个人。

    “老张,你再想些什么啊!”徐婕摆了摆手,在我的面前摇晃了一下。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对着徐婕说了一声没事。

    但又一想,我就忍不住说道:“对了徐婕,你既然没有死,那么王秋他们为什么说你死了。”

    这是我心头疑惑的地方,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被我这么一问,徐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王秋是一个极其爱面子的人,我逃婚这件事情,肯定让他在所有亲戚朋友抬不起头来,所以才会说我死了,如若我早死的话,按照他的脾气,肯定把我的尸体给大家看了。”徐婕沉声道。

    被徐婕这么一提醒,或许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当初我打开棺材的那一瞬间,把王秋紧张得不行,当场还想把我给打一顿,要不是我发横,一顿打少不了的。

    可转头一想,我拍了拍脑门,心想不对劲啊,当初我可是和老周,一起把徐婕的棺材给打开的。

    棺材里面是有尸体的,当时我实在太过于慌乱了,所以没有看见,可我确确实实能够感受得到棺材里面是有尸体的。

    如若棺材里面不是徐婕的尸体,那么又是谁的。

    我看着徐婕好一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徐婕,想让徐婕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见我这件事情,徐婕反而露出了一丝苦笑。

    “你说这件事情,也很好解释,肯定是王秋买来的尸体,用来代替我的,王秋虽然爱面子,但做事情还是很圆滑,而且买尸体有钱都能办到。”徐婕轻声道。

    徐婕解释得头头是道,可我感觉还是少了一些什么,莫非还真如同徐婕说的那样,王秋为了爱面子,所以买了一具尸体来伪装成徐婕了。

    如若真是这样,这家伙为了面子也真够丧心病狂的。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能有。

    见我表情还是有些不相信,徐婕沉思了一下,拍了一下我的手背。

    “既然你还不肯相信,那我就带你去认证一下,认证我是一个活人。”徐婕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看着徐婕忧心的表情,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凭借着我对徐婕的了解,她肯定想带我去认证我不相信的东西,可又害怕王家村的人,毕竟哪里是徐婕的伤心地。

    想到了这里,我心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如若王家村不是徐婕做的,那么到底是谁,把王家村闹婚的人都给杀了。

    我端起来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之后,把茶水放在了桌子上,“你不用担心王家村的事情。除了王秋妈妈之外,全村人一夜之间消失了,而且王秋妈妈已经成疯婆子了。”

    “啊!”徐婕听见了这个消失,很是惊讶,捂住了嘴巴,整个人退后了几步。

    这种表情没有一点做作,徐婕确实被吓住了。

    “王家村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会一夜之间人都全消失了!”徐婕惊恐的看着我说道。

    我掏出来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开始为徐婕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具体消失的原因,我现在也不知道。

    徐婕听见这些事情,整个人彻底愣住了,惊讶得嘴巴都能塞进去一个鸭蛋。

    “竟然有这么邪门的事!”徐婕捂住嘴道。

    我苦笑的摇了摇头,这种邪门的事情,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为了给徐婕增加灵异感,我把肩膀的衣服给下来,让徐婕好好看一下我被鬼踩的脚印。

    用黄老头给我吩咐的眼珠子擦了,脚印痕迹已经少了脚趾部分。

    我又花费一些时间,把肩膀上的事情跟着徐婕说了一遍。

    徐婕听得眉头紧锁,脸色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老张,我感觉这不是鬼驼背,这是阴斑,按照一些人的说法,这是尸斑!只有人死了,才会出现的东西!”徐婕严肃道。

    我心想不可能吧,当初完全是脚印,只不过被眼珠子擦了好一会,才会形成这个模样的。

    “你可不要忘了我家是干什么的。”徐婕轻声道。

    这点我自然忘不了,徐婕家里面是开私人诊所的。

    见我沉默下来,徐婕让我把当初的脚印模样给画一画。

    我想了一会,把脚印的模样给画了出来,把当时的情况给徐婕说了说。

    这件事情可在我心里面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可忘不了的。

    徐婕一听,眼神盯着我画的东西,说话的口气变得凝重了许多,“老张你会不会是被骗了,你肩膀上的脚印很奇怪啊,为什么脚趾部分能擦,其他部分擦这么久都擦不掉一点呢。”

    我心头猛然咯噔了一声,对啊!当初黄老头让我用眼珠子擦的时候,除了脚趾部分我擦掉了,其他部分我可是一点都擦不了。

    如若去掉了脚趾部分,这一块地方无论颜色还都像是尸斑的颜色!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我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长尸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