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村子消失了

    黄老头的话让我听得一愣一愣的,看着手上的眼珠子,我咬了咬牙,决定相信黄老头一次。

    现在我除了相信黄老头之外,其他人我压根相信不了。

    我握紧了眼珠子,把眼珠子放在肩膀上揉了几下。

    当眼珠子放在肩膀上揉了,我就能够感觉到眼珠子冰冰凉凉的。

    “还真奇怪了!经过你这么一揉!这脚印还真消失了很多!”老周指着我的肩膀对着我开口道。

    我扭头一看,果然还真的如同老周说的那样,我手捏了一下肩膀,可还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黄先生,脚印是消失了一点,可我的肩膀还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我心里面很不自在,对着黄老头说道。

    黄老头瞪了我一眼,“你小子还真当这眼珠子是灵丹妙药不成,那能这么快好的!老老实实揉着,终有会好的一天。”

    我对着黄老头说了一声谢谢,要是没有这老家伙,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黄老头让我把眼珠子给收起来,别弄丢了。

    我对着黄老头说声明白,黄老头就让我们继续下山。

    经过之前黄老头的办法,我们已经走出了鬼打墙,再走几步,我们就能下山了。

    我们几个人下了山之后,我心里面感觉有些不对劲,总感觉这实在过于安静了。

    这种安静很诡异,之前我们上山的时候,还有狗叫声,现在没有了。

    就好像是走在真空的地方,山上的虫鸣叫声,也消失不见了。

    “这实在太安静了吧。”老周跟我的感觉也是一样,不安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快走?村里可能出事了!”黄老头抬起来头,朝着头顶一看,手指头轻轻掐了一下,就好像算命一样。

    说完这句话,黄老头快速的朝着村子里面走过去。

    我也跟着黄老头刚才的动作一样,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

    可当我看见头顶上的月亮竟然发红,变成了一轮红月。

    四周阴风呼呼吹动,脚底下的灰尘被吹了起来,之前撒在地上的纸钱吹向了一边,一些死人灯笼被吹得在在地面上滚来滚去。

    “黄老头都跑了!我们怎么办!”老周换个肩膀扛摄像机,对着我开口道。

    “跟着跑啊!”我开口说了一句,抬起来了脚,也跟着跑了起来。

    路过村子里面的人家,我整颗心慢慢沉了下去,竟然没有看见一个人,就连狗都没有看见一个。

    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黄老头在哪!”老周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指了一个地方,让我看过去。

    我顺着老周指着的地方,看了一眼,我就看见了黄老头站在了之前的老槐树下面。

    紧接着黄老头跪在上面,身体不停的发抖,好像很害怕。

    “我们过去看看!”我对着老周道。

    当我们走到了黄老头的旁边,我抬起来了手,轻轻拍打了一下黄老头的肩膀。

    “黄先生!你怎么了,村子里面的人都去哪里了!”我压低声音对着黄老头说道。

    黄老头也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抬起来了手,指着我旁边的老槐树上面。

    我拿着手电筒,顺着黄老头指着的方向看过去,这一看,双眼瞪得滚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当场就愣住了。

    我完全被吓傻了,压根反应不过来了。

    前面的老槐树上,竟然都是人头!一颗颗人头被吊在了老槐树下,老槐树的枝丫被人头重量压得往下垂。

    更诡异的是,每一个人头都是没有眼珠子的,再往上面照过去的时候,就发现每个人头的头顶站着一只乌鸦。

    乌鸦也没有叫,头微微转了转,那眼珠子正在死死的盯着我们。

    更诡异的是,乌鸦的眼睛竟然是人的眼珠子,还很有灵性。

    越看下去,我看见了每颗人头的嘴脸微微上扬,冲着我们露出了一种很诡异的微笑。

    每颗人头的微笑都是一摸一样,我差点被吓死在这里了。

    一股浓厚的血腥味道直接扑面而来,我直接被闻吐在地上了,一阵干呕,除了口水之外,啥也没有吐出来。

    老周比我更惨,差点把胆汁给吐出来了。

    我吓得身体不停的往后面缩,后背靠着一块大石头,一股尿骚从我的裤裆里面传来。

    我被吓尿了,这远远超过了我的认知。

    黄老头身体越来越发抖,肩膀不停的抖动着,忽然间一声声哈哈大笑声从黄老头的嘴巴里面发了出来。

    我还以为黄老头被吓的,但我却不敢靠近黄老头,因为我被吓得也不轻。

    过了好一会,我才平静了很多,才敢抬头再看几眼。

    可当我看过去的时候,我知道了被挂在老槐树上的人头,这些人头都是参与闹婚的,这几个人竟然一个都没有活下来,都已经死了。

    这更加让我害怕了,闹婚的都死了,那我肯定也活不成了。

    老周稳定了之后,压根不肯放过这次机会,拿着摄像机往老槐树上拍过去,想要用这个来做个文章。

    不知道老周拍到了什么,整个人有些紧张了起来,急忙对着我喊道:“树下有字!”

    我手电筒朝着树下照过去,看见了五个大字,但这五个大字,却让我心头骇然。

    “全部都要死!”

    这五个大字都是血红色的,充满了怨恨,字体还有些歪歪扭扭的,好像在极其痛苦中写出来的。

    “把老槐树烧了!”黄老头缓缓的站起来,脸色都是痛苦之色,立刻叮嘱我们说道。

    我自己一个人压根不敢动手,和老周一起才缓缓的把老槐树给烧了。

    一烧老槐树了,温度一下子上来了,这些乌鸦发出来了一种古怪的声音,好像在呵呵呵呵的笑。

    诡异而惊悚的笑声,让我和老周不敢靠近老槐树了,直接撒腿就朝着外面跑了过来。

    火越来越大,乌鸦终于从老槐树飞走了。

    不过这种诡异的笑声,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老槐树上挂的都是闹婚的人头,那也就是说这个村子还是有人的,很可能是天晚了,都睡着了。

    我和老周死活也不愿意在这个村子里面逗留了,和黄老头一起,我们就离开了村在,走了很久的路,在一个比较大的村子里面休息下来。

    可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听见主家一句话,这句话让我和老周大眼瞪小眼,之前的王家村竟然在一夜之间离奇消失了,一个人都没有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