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背尸

    黄老头见我被吓得一动不动,伸过头来,朝着我这边的棺材口看了一眼,当看见棺材里面消失的徐婕。

    黄老头愣了一下,双眼眯了眯,抬起来了手中的油灯。

    “黄先生,尸体呢!徐婕的尸体去哪里了!王秋的尸体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惊声说道,脸上全部都是冷汗。

    刚才第一眼看见王秋的尸体,吓得我差点跳起来了。

    老周跟我一样,瞬间也不淡定了,双眼紧盯着棺材里面,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抬起来了手,揉了一下眼睛。

    “都是站着撒尿的主,害怕个屁,赶紧给老子滚一边去。”黄老头抬起来了脚,一脚踢了我的屁股。

    把我踢去了一边,黄老头缓缓的朝着棺材中间走了过来。

    我心头又害怕又好奇,躲在了黄老头的身后。

    黄老头脸上没有害怕的表情,却显得很凝重,把照亮的油灯拿了出来,在棺材口摇晃了一下。

    刚一摇晃,黄老头手中的油灯彻底熄灭了。

    这瞬间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是有人在黄老头的旁边,把他手上油灯给吹灭的。

    “他奶奶的!这是一口阴棺啊!”黄老头叫了一声,朝着身后退了几步。

    刚才和黄老头上山,这老家伙显得极为淡定,甚至看见了王秋躺在徐婕的棺材里面,也没有任何害怕的表情。

    可当他说出阴棺,这两个字的时候,黄老头的脸色变了,变得害怕得很。

    一下子让我和老周都异常紧张,我都不敢往后面看,害怕后面突然有个人,然后阴深深的看着我。

    “老先生!要不我们赶紧撤吧,这地方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黄老头说道。

    尤其是坟的地方,感觉温度下降了很多,周边吹出来的风,犹如冰刀一样,吹得脸疼。

    “现在跑就是一个死!阴棺养尸,那可是阴尸啊!全村的人都可能被这棺材尸给杀了!”黄老头摇头道。

    我心里面没辙了,跑也不是,站着也不是!

    黄老头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了一张符纸,嘴角动了动,也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紧接着捏开了尸体的嘴巴,把符纸给塞了进去,又咬了咬手指头,鲜血出来之后,在尸体的额头画了一个符。

    “还傻看些什么!赶紧来帮老子的忙!”黄老头冲着我和老周喊了一声。

    我被黄老头这么一喊,木纳的啊了一声。

    等我反应过来,朝着黄老头走下去。

    当我看见王秋的尸体,整颗心砰砰直跳,手心都开始出汗了。

    “赶紧跳进棺材里面去,把尸体从棺材里面背出来。”黄老头指着棺材里面的尸体对着我开口道。

    “背…背尸!”我听见这两个字,一脸不可置信看着黄老头。

    “想活命都赶紧给老子背!要是月亮过头顶的话,阴尸要成了。”黄老头凝重道。

    “真……真要背!除了背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我吞了吞口水,让尸体趴在背上,光想想就感觉到毛骨悚然。

    “赶紧的!”黄老头压根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

    这瞬间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上了一艘贼船,跳不下来了。

    还没有等我反应,黄老头蹲下身体,双手拉住了尸体的脖子,猛然一用力,瞬间就把尸体给拉了上来。

    直接往我的背上放过去,整个尸体硬邦邦的,就跟石头一样。

    可又让我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尸体好像是活的一样,可刚走几步,这尸体又很轻。

    反而让我感觉到,从脖子往下的这段尸体,还不如头重。

    我还以为被吓出的错觉,也没敢跟黄老头说。

    按照黄老头的吩咐,我背着尸体走出了徐婕的坟头,黄老头才让我把尸体放下来。

    黄老头转身吩咐老周去捡一些干木材过来。

    我本想跟老周去捡木材,然后趁着捡木材的时间溜之大吉。

    越跟黄老头一起,我越感觉到邪门。

    黄老头压根没有给我这个机会,直接让我留下来,给他打打下手。

    黄老头让我把红线捆绑住尸体的大腿。

    可在捆绑王秋脚腕的瞬间,我就感觉不对劲了。

    王秋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可这脚却像是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

    从脚顺着往上看,我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尤其是看见王秋脖子上的黑色细线,我彻底吓傻了眼。

    王秋的头和脖子竟然是缝上去的,越看下去,我还能够看见,王秋头下面一点的脖子比较细。

    肩膀上面的脖子比较粗,这一对比,就明显看见头下面的脖子和肩膀上面的脖子竟然小了半轮。

    越想我差点被吓得魂飞天外,头是王秋的,身体压根不是王秋的。

    可这尸体他娘的又是谁的!谁这么丧心病狂,竟然把王秋的头和其他尸体缝合上去的。

    “他奶奶的腿!”我退到了大树根下,颤抖的手指着尸体。

    见黄老头还在忙活,我忍不住开口道:“老先生,尸体缝合!尸体缝合啊!”

    黄老头刚开始有些不太明白,可顺着我手指的地方,也看见了王秋脖子上的细线。

    刚才王秋的尸体在棺材里面,天色又暗,他脖子上的细线,压根看不见。

    现在发现了之后,瞬间感觉到一种惊悚恐怖。

    “脖子以下的尸体是谁的!”我惊声对着黄老头说道。

    黄老头看了一会,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作孽啊!”

    看着黄老头的脸,我就知道这老家伙知道了什么。

    还没有等我开口问,黄老头坐在了石头上,双眼愣愣的盯着王秋的尸体,抽出来了老烟斗,咂吧抽了一口。

    “今天你刚搬过!”黄老头默默的说了一句。

    听见黄老头这句话,我一脸懵逼,等想清楚了之后,我的脖子仿佛被一只手掐住了一样,恐怖的感觉瞬间弥漫住了我的全身。

    “怎么可能!那尸体不是已经烧了吗!”我惊声对着黄老头道。

    “怨尸作孽,那能怎么容易就烧的。”黄老头冷不丁说道。

    我拍了拍胸口,舒缓了一口气,“可那具尸体怎么又跟王秋的脖子缝上了,王秋的尸体又他娘的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