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一十六章 最后的游戏

    当慕森彻底和这个案子没关系的时候,已经是四天之后了。慕森知道,l一定会再找到他的。这个案子明显就是l一早就知道了三年来在青山公路杀人的凶手是谁,但是他没有阻止杀/戮,而是仍然以游戏的方式让慕森前去破案。这一点,是慕森最无法接受的。

    不过慕森自己也是清楚的,他不能指望一个杀人魔心生善念,更不能指望一个杀人犯去阻止另一个杀人犯。

    从青山公路来之后,莫子棽似乎有些受了风寒,卧床两天,没怎么吃东西,也没怎么走出卧室。

    慕森不算是一个特别会照顾人的人,他忙里忙外的反倒让莫子棽不能好好休息。最后,慕森还是听从了莫子棽的话,只让他安心静养就好,没事不要打扰他,比什么药都管用。

    于是,慕森整日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研究深网。他想找出这里面的规律,想从这里找出l。记得上一次和l在深网相遇,l很轻松的就找到了慕森的地址。那么,反过来,是不是证明慕森也可以通过深网找到l的地址呢?

    慕森知道这并不容易,但是他不想再这样被动下去了。每一次接触都是l主动找的他,而他却从未能找到过l。这个游戏从始至终就不公平,但是慕森却不得已的必须要小心谨慎的去遵守原则。

    经过深思熟虑,慕森想到了一个冒险的办法,他想用钓鱼的方式引出l。l为了这个游戏,一向对各种残忍的凶杀案比较感兴趣。慕森觉得,可以试着在现实中编造一个“特殊”的案子,创造出一个特殊的“杀人魔”。l心高气傲,不会允许任何人冒充他,模仿他。一旦有这种事情发生,只要l看到了,那他就一定会去证实。那个时候,就是慕森唯一抓住他的机会。

    这一次,就换慕森给l找个“案子”。

    慕森用纸笔大概“编造”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计划,然后反复检查,思考,以确定这个计划没有任何纰漏。以l的智商和警觉性,一旦他发现这个故事有任何的可疑之处,就会马上看破这是慕森的手段。那样一来,这件事就又变的毫无意义了。

    除此之外,慕森还需要吴队长和警方的帮助。他需要在警方“立”出这样一个虚拟的案子。不必真正立案,但是得有这么一个神秘案件。因为l是一定会从警方证实案件真假性的。更何况,慕森这一次想要做的比l更加高调!那么到时候,警方和社会舆论就将是一个问题。这些,都需要吴队长的帮助和配合才行。

    至于慕森编造的这个故事,并不新奇,也不陌生。按理说,应该是l最熟悉的作案手法。

    慕森要以一个神秘人的身份,公开在网络和媒体承认,自己就是l。他将坦诚陈述每一个案件的作案手法和技巧,包括这些案子的时间,地点,被害人。慕森不会故意添油加醋,他要的是绝对的真实,必要的时候,就曝光警方资料。他要打击,摧毁l那份自诩为死神的自信心。

    放手一搏,是慕森最后的想法。他不愿意再为了一些软弱的理由而继续软弱的接受。就好像他当初说吴倩和司洋一样,命运的坎坷从不间断,但是人的选择却大不相同。之前,慕森为了不让l继续制造凶杀案,低头接受了这份不公平的挑战。而渐渐地,慕森发现了,即便是没有l,这世上的凶杀案也仍然不见少。即便是l不动手,也会有其它杀人犯作恶。

    既如此何不放手一搏,搏一次反击的机会!也许这一次,就能真的抓住l了呢?只要抓住了他,慕森就会一直跟着他,直到他死!绝对不会再给他任何逃脱的机会!

    可是这一次,慕森也将冒着一定的风险。就像他失忆的那一次一样,l很可能会因为愤怒而找上他。而这一次,也许就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可以侥幸逃生了。

    慕森不怕死,可是他怕连累莫子棽。上一次,为慕森冲动买单的人是关婷。这一次,会不会轮到莫子棽?慕森始终记得,l说过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失去所拥有的一切。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莫子棽早早醒来,一下楼就看到了慕森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莫子棽很惊讶,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慕森很冷静的抬头道:“没有。你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莫子棽揉了揉太阳**说:“就是还有点儿头晕,不过已经好多了。你快和我说说吧,到底怎么了?什么事都没有,你怎么会在这里坐一夜?”

    慕森为莫子棽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坐下来刚准备和莫子棽谈谈,手机就响起来了。

    一个未知的号码,让慕森心里一紧。难道自己还没出手,l就又有行动了吗?

    接通电话,慕森很沉得住气的“喂”了一声。

    对方是一个机械低沉声音,是扭曲过后的声线。而且这种扭曲,是恢复不了原声的。

    背景音嘈杂,纷乱,还带着各种电子仪器的声音,显然是为了起到故意干扰的作用。

    “慕森,青山公路的案子,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当天困在山里的人,还有活下来的。”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较量,就站出来。我渴望与你有一场光明正大的较量。”慕森说。

    对方沉默了片刻,似乎没有理会慕森的话,继续自顾自的说:“人性的罪恶,你还没看够吗?看的还不够清楚吗?那些所谓的爱与恨,都是罪恶的根源。即便是以爱为名义的行为,最终也会落得恶果。想想看,这个世界连爱都是可怕的,那何况恨呢?”

    “对于你这样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有什么资格谈爱恨?你的思想极端偏激,只看到了你想看到的那些阴暗面。你已经被阴暗面掌控了自己”

    令慕森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慕森,每一次都是我用手机联系你,你有没有想过用手机联系我呢?也许,我就在你的联系人当中。”

    听到这里的时候,慕森看了一眼莫子棽,然后捂住了话筒位置低声的说:“不对,他不是在跟我对话。这更像是一段自动播放的录音。”

    “不会吧”莫子棽很惊讶的看着慕森手里的手机。

    慕森说:“那咱们试试,看我要是不说话,他会说什么。”

    隔了几十秒之后,电话那端果然又再次开口了。

    “慕森,你的手机里有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莫子棽的手机里有没有不能告诉你的秘密?想想还是挺可怕的,一部手机,一个内存卡,竟然能容纳人性的那么多阴暗痕迹。也许,我就在你,或者他的内存卡里呢?”

    慕森看向莫子棽,按下了免提说:“看见了吧?这个电话根本就不是他打的。他只是用某种方式设置了自动拨打号码和自动播放录音。每隔一分钟或几十秒,他的话就会继续播放,这样就好像是给了我一个说话的空间。子棽,他变的更谨慎了,他知道我现在开始不顾一切的想要抓住他了”

    慕森刚说完,电话里的声音再次响起:“信任,有时候也像是一个潘多拉的魔盒。不能轻易试探,不能轻易打开,否则,谁也不能确定,放出来的是希望还是毁灭。”

    慕森不再说话,只静静的听着。因为他没有必要对一台机器自言自语,他只需要听清楚l的最终目的就好了。

    隔了一小会儿,对方终于说道:“慕森,青山公路的事情,你应该见识到了爱的阴暗和可怕。这一次,我们来见识见识恨的恐怖力量。我已经侵入了9300部手机的**,定位,历史消息。那些他们删除的,没删除的,照片,记录,语音,通话,信息内容统统都被我破解了。我知道,这个游戏,你和我一样,都即将要失去耐心了。现在开始,倒计时二十四小时。你要么臣服于我,要么找到我。当时间到了的时候,这9300部手机里的所有**内容,将统统发送给他们的最亲密联系人和筛选出的最常拨通的号码。呵呵,慕森,试想一下。9300人,当中只要有一个******极端人格,可能就会闹出一场不小的悲剧。然而你也知道,不可能仅仅只有一个人。那将是多么盛大的场面即将有那么多的人可以认清楚人性的黑暗,善与爱的虚伪,整个世界的荒唐和虚假。你们所谓的希望,就是在认清事实的那一刻破灭的。”

    听到这里,慕森无法再保持冷静了。他紧紧地攥住了拳,呼吸也开始变得有些急/促。9300,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这些手机里真的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么轻者是吵架,打闹,重者则是会出现伤人甚至是情绪失控的激/情杀人。

    面对飞来横祸一般的背叛和欺骗,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保持绝对的冷静。这将带来一场如同动乱一样的骚动。到那时,也许报警声会此起彼伏,整个城市都会陷入在愤怒的冲动当中。这一次,l真的做大了。

    最后,电话那头的声音冷笑了几声说:“呵呵呵慕森,我觉得这场游戏我已经胜了。因为你慌了,你怕了!你对你自己主张的正义和人性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不是吗?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场最终的对决吗?二十四小时,要么你输掉你的信仰,要么你让我输掉我的一切。谁胜谁负,一天见分晓。”

    这最后一句话说完,电话便挂断了。

    慕森第一反应是看一眼手表,早晨六点整。看来,l是掐好了时间自动拨打的这个电话。

    莫子棽看着慕森那有些苍白的脸色,不由得担心的问道:“慕森,你先别着急我们是不是可以先排除一下他说谎的可能?9300部手机”

    慕森很冷静的说:“你知道的,网络这个东西很神奇。如果他利用了深网,那9300根本就不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如果这9300部手机中,恰恰还有深网中的那些人,就真的大事不好了。他们本身就是心理扭曲的变/态,一经背叛的刺激,会动手杀人一点儿都不奇怪。到那时候,真的会像他说的那样,四处都会发生凶杀案”

    “那你想怎么办?这忽然来的挑战,我们也没有应对方案啊。你要去哪里找他?慕森,你听我说,有时候能屈能伸不免是一个救急的办法他只是让你认输,又没让你怎样。信仰在你心中,谁也夺不去,偷不走。”莫子棽焦急的劝说着慕森,想让他不要一意孤行。

    可慕森却很理智的摇了摇头说:“子棽,你真当l是小孩子吗?只负气的要我一个认输?他口中的输掉信仰,是个什么方式,压根儿没说清楚。我不能和一个变/态杀人魔赌他的心情。万一他让我杀人呢?万一他让我杀了你呢?!”

    听到慕森这最后一句,莫子棽怔住了。他愣愣的和慕森对视着,看着慕森那双沉着理智的眼睛,一时间竟开不了口。

    因为莫子棽知道,即便是他自己同意,慕森也不会同意的。而且慕森说的有道理,l并没有说清楚这个“臣服”和“输掉信仰”是什么意思。他到底会让慕森做什么?谁也不知道。

    所以说这其实又是一道单选题,虽然表面看起来,认输比找到l要容易的多。但只要细想想,就会发现这个“认输”包罗万象,有千百种不同的可能性。最后,反倒是还不如选择那条看似不可能,却是唯一的一条路。找出l。

    可是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呢?他既然如此自信的对慕森下战书,恐怕这会儿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一切,躲在藏身地点等待二十四小时时限。这样的时刻,一天之内找到l,可能吗?(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