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死者

    吴队长面色不善的走到了慕森面前,一脸阴沉的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拿出证明你身份的证件!”

    证件?慕森想了想,自己大概至少已经四个月没有见过那种东西了。

    证明自己的身份?慕森他自己倒是也很想能够找到些什么来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可问题是已经找了四个多月也没有找到。除了一个没完没了的噩梦,一无所获。

    不过慕森知道,在这些警务人员面前,调查身份是一个躲不过去的必然流程,所以他也只好对吴队长坦然说道:“证件没有带,我的名字叫做慕森。”

    不知为何,当吴队长听到了慕森的名字之后,竟陡然惊的睁大了双眼!而在场的其他警务人员也皆是一怔,然后便开始交头接耳的小声交谈。

    慕森还真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名字竟然能让这些穿官衣儿的警长们一片哗然

    “慕慕森?你确定你是慕森?”吴队长吃惊的看着慕森,十分严肃的强调着问。

    慕森微微皱了皱眉,随后挑眉反问道:“怎么,我有案底?还是我在逃?”这话可不是瞎问的,慕森他确实是很想知道自己的过往。而且就算真的是那样,他现在也完全可以接受。至少,他能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吴队长听后愣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了一眼慕森说道:“你连个身份证都没有,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一会儿还是先跟我警局再说吧!现在,你得避。”

    说着,吴队长不由分说的便命令两名警察带慕森出去。

    慕森轻轻挣开那两名警员的束缚,过头对吴队长说道:“这是他杀,初步断定,四亚/甲基二砜四胺中毒身亡。”

    吴队长听后诧异的抬了抬手,制止了两名警员带走慕森。并且快步走到了慕森的面前,十分严肃的问道:“你说二什么四?四什么安?怎么那么多东西?”

    一旁的一名小警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连忙凑近了吴队长,低声提醒道:“吴队,就是**。”

    “**?”吴队长看了看那名死者,然后又十分质疑的看了看慕森问道:“死者没有外伤、没有出血、没有口吐白沫,你看哪儿看出来的他是**中毒?”

    慕森从容的走到死者的位置,然后用一种极其专业的口吻指着死者的肢体说道:“他全身痉挛呈强直状,面部肌肉抽搐扭曲呈大张口状,上肢痉挛性肌肉收缩,足踝痉挛也呈强直状。这是典型口服**的症状。你可以等法医来,也可以问问当时在场的人,他生前最后一刻,是不是全身痉挛。当然,这只是表象死因,还不能完全确定。”

    看着此刻淡定从容的慕森,吴队长目瞪口呆的开始怀疑,眼前这个略有些怪异的年轻人,没准儿还真就是警界鼎鼎大名的慕森可传言不是说他已经在一场大案中不幸身亡了吗?

    看着吴队长那吃惊的表情,慕森不耐烦的催了一句:“你不录笔录口供吗?”

    “啊对,来来,把当时在这包厢里的人都叫来。其余人到外面大厅去排查,不要都堵在犯罪现场这里!”吴队长又发挥出了他那威风凛凛的官威。

    等到大部分人都散尽了,几名警员这才从另一个包厢带进来了那十几名“重要嫌疑人”。

    这“嫌疑人”的数量是有点儿多而且身份也都比较特殊。从穿着打扮上来看,这些“嫌疑人”全部都是这个酒吧暖场的小姐。在这样的场所,有暖场是很正常的,她们与夜总会陪酒的几乎是一个工作性质,只是环境不同而已。

    只不过没想到,就死者这么一个人,竟然能牵扯上那么多的小姐。

    慕森身边的一个小警员,这时一边摇头一边低声说道:“刚开始我还纳闷儿呢,这么大的包房怎么就他一个人?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地方的大小可能刚刚好,他自己竟然要了这么多个小姐,啧啧这生活作风也实在是太不检点了”

    凭心说,就他的这个语气在慕森听来,在不屑和蔑视的同时,似乎还掺杂了一丝羡慕。

    从第一位小姐走进来开始,后面陆陆续续的竟然整整被带进来了十五个女人!而那最后一个女人,在慕森看到的那一刻,禁不住微微一怔。

    玛格丽特竟然是当时给慕森讲玛格丽特故事的那个女人。她她怎么会也在这个“队伍”中?

    那女人明显是看到了慕森的,但是她却好像不认识一样,一脸漠然,不卑不亢的站在整个队伍的最后一个位置。

    吴队长看见这样的情况,不禁感到有些头疼。他拽过了身边的警员,皱着眉问道:“呃这些都是??”

    警员点点头说:“这是当时在包房的全部小姐,也就是死者最后接触过的人。”

    小姐慕森心头升起了一种莫名的别样情绪。那个女子,真的是小姐么?

    吴队长就像是个选台的客人似的,站在这一排花枝招展艳丽女子前面,逐个审视着问道:“你们都认识死者吗?有人能知道他的身份吗?”

    姑娘们面面相觑,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答这个问题。

    慕森没有理会吴队长这有些弱智的问题,只是细心的观察着这十五个女人每一个脸上的细微表情。

    看这些女人都不说话,吴队长有些上火。正要发作,一旁的慕森却闭着眼睛沉声开口说道:“声色场所中所谓客户和小姐之间的关系,多半都是半真半假的。以这个钢材老板的身家地位来看,他说出来的话更不一定能是真的。所以即使她们现在告诉你一些信息,也八成都是假的。”

    “钢材老板??你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吴队长看着慕森的脸都青了。他现在越来越开始相信,这个人,真的就是那传说中的慕森了

    慕森耸了耸肩,仍然闭着眼睛,将手指放在唇边低声说道:“嘘你安静下来,听,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心浮气躁的吴队长无可奈何的强压怒火,试图努力的辩听着。在慕森说完这句话之后,所有人也都屏住了呼吸。包房的门是关上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里多了个死人的缘故,总之此刻显得异常安静。

    滴答、滴答

    “这这是秒针跳动的声音!”那个提醒了吴队长四亚/甲基二砜四胺就是**的机灵警员,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并且兴奋的对慕森“抢答”着。

    慕森闭着眼睛,微微仰着头道:“没错,是秒针跳动的声音。而且还是手表秒针跳动的声音。”

    手表秒针的声音如此清脆似乎是有些不可思议的,所以大家都稍稍有些诧异。这时就听慕森继续说道:“许多成功人士都非常喜欢听欧米茄表针跳动的声音,而死者手上带的正是欧米茄的碟飞系列。从他的表来大概估算的话,价格最低也要50万起,最高270万。能带的起这样名表的人,一定不是卖菜的,也不会是你这样奉公守法、清廉正直拿着月薪还得养家的公务人员。”说完,慕森抬眼带着一抹轻笑看了看吴队长。

    而吴队长此刻却是听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不明白慕森究竟是怎么看出来自己奉公守法还挣钱养家的!可是这话还不能现在问,既不合时宜,也容易丢了面子。所以他只好强忍着咽下了这口气,阴沉沉的说道:“就算是他带的起百万名表,也不能证明他一定就是钢材老板啊。万一是煤老板呢?地产商呢?贪污受贿的官员呢?他的身上可没有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有。而且就在你的警员手里。”慕森果断的说道。

    吴队长睁大了眼睛,左右看了看,然后无法置信的看着慕森说道:“你别胡说八道!他们取证都没能取到什么,哪里有什么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

    慕森径自走到了一名拿着证物袋的警员旁边,指了指证物袋说道:“这,就是证据。”

    吴队长赶紧走了过来,看着证物袋里一块银白色废铁一样的小疙瘩,困惑不解的说道:“这什么玩意儿?这跟案子有关系吗?”

    警员毕恭毕敬的道:“吴队,这、这是在死者脚下发现的我就给收集起来了。”

    吴队长看着那个小铁疙瘩无奈的皱着眉,然后转头对慕森问道:“这铁疙瘩就是你说的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慕森认真的点头道:“没错。只不过这东西不是一般的铁疙瘩。这东西叫做钼,是用来生产特种钢的。钼铁市场价将近8万一吨,主要用于钢铁工业。死者他不可能凭白无故身带这种东西出门的,他最近一定是有一笔大生意”

    吴队长瞠目结舌的看着慕森,似乎半天不过神儿来。直到慕森说了句:“去查吧!带的起百万名表,搞得是大型钢材企业,这样的人一定已经是亿万身家了。这个城市并不大,不会满地都是亿万富翁的。去找那些企业运营非常稳定、事业有成、名声在外、家庭和美、但实则在外有**情/妇的富豪。而且,这个人最近一定是在谈一笔关于钼铁的大生意。这样,相信你们很快就能知道他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