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2章,逃亡。

    第002章,逃亡。(小说文学网)

    呜呜呜~

    凌云宗峰顶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无数的风声如同鬼哭狼嚎,令人胆战心惊。

    “父亲!”隐藏在大殿之旁的步凌云看到自己的父亲,被嗜血公子随意击杀,倒在血泊之中,死相凄惨,痛苦的喊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也想冲过去。

    但是因为被剑平死死的拉着,步天云丝毫没有办法动弹:“剑平叔!父亲死了!死了!你就让我过去吧。”步天云几乎已经痛哭出来,那种哀求,令人心中一颤。

    “不行!绝对不行!我们凌云宗已经灭了!不能再失去你这最后的血脉了!我们走!”剑平声音哽咽着,几乎也快要痛哭失声,但是他不能哭。

    硬拽着步天云,剑平踏空离去.....

    “斩草除根,一个也不能留!只可惜这凌云宗没有女弟子,不然又可以和魔yu宗那些sāo娘们,弄两笔交易了,呵呵。”嗜血公子,像是没有人的感情而已,面对眼前的屠杀,只是习以为常的说着。

    这时,旁边一个黑袍老人凑过身来,对嗜血公子说道:“宗主,刚刚老朽感觉道,还有一个炼魂境界的强者往凌云宗之外走了!要不要去追?”

    “呵呵,你都感觉到了,本宗主会没有感觉到么? 那人的修为在炼魂三重天,还有一个淬体都没有到达的废物!就让他们多走点路吧!省的那么快抓到了,就没有意思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对付炼魂三重天,你应该绰绰有余了。”嗜血公子笑了一声,戏谑的上浮到了空中,似乎是要玩一个什么游戏一般。

    当凌云宗最后一名弟子倒下,嗜血公子冷笑一声,手中握着从步凌云哪里拿到的天极剑:“呵!凌云宗灭!嗜血妖诀!万灵嗜!”嗜血公子右手凝聚起一个巨大的红sè血球,随着声音的响起,直接掷到了凌云峰顶,一瞬间,整个凌云峰开始颤动起来,无数的血光爆发而出,一片本来如仙境一般的凌云宗,顷刻间只剩下一片废墟,与无数的怨恨。

    “所有嗜血宗弟子,随我离开,往下一个宗门!”地阶的修者全部踏空而起,只有刚刚与嗜血公子对话的老人留了下来。而其他的人阶修者,则是利用飞行符。眨眼间,便全部离开了!

    凌云峰之外,一百三十里之处,一道身影极快的划过天空,如同坠落的流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云!天云!”正在踏空的剑平,全速的飞行着,并不断喊着,身后神sè恍惚,眼神呆滞的步天云。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他失去了所有的师兄弟,所有的亲人,所有的记忆。

    只剩下血,只剩下仇!嗜血宗三个字,永远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今生的目标,就是要这嗜血宗全体覆灭!

    “唉!你一定要振作。”剑平无奈的叹了一生气,若不是因为要保住步天云,他多么想与宗门共存亡,但是没有办法,现实就是这么折磨人,他的希望全部放到了这个八年都没有突破到淬体境界的少宗主上,或许这一切只是泡影,但是他也只能相信步天云,别无选择。

    夜sè渐暗,剑平也不知道只是踏空到了什么地方,只能尽力的辨识着方向,此刻的神魔大陆只有天地盟是暂时安全的,所以剑平现在的目标,也是将步天云送到天地盟。

    很快就到了深夜,剑平也感觉一阵疲惫,又看并没有追兵,也就放心的落了地,经过了这长时间的赶路,就算是强者,也得吃东西,来恢复体力。

    两人降落到一个小镇之中,这是个很普通的小镇,镇上都是普通人,因为已经深夜,大部分的人家都已经熄灯,但还是有些地方是通宵营业的,比如说ji院之类的地方,那就是通宵营业的。

    此外还有一些客栈,依然点着灯。

    “天云,跟我来。”剑平对身后的步天云说了一声,便走向了一个不算大,但还在营业的客栈。

    客栈不算大,只有两层,建筑样式没有什么特别,唯一有特点的,就是第二层延伸出来的旌旗上,写着顶尖客栈,四个大字!

    看到这四个字,剑平冷笑了一声:“呵,这样的客栈竟然敢自称顶尖,还真是有趣。”

    正yu走进去,客栈里面就有一名身穿布衣,肩上搭着一条毛巾,佝偻着背的男子走了出来,很典型的小二形象:“两位客观,需要打尖还是住店呀?”

    “住店!在准备一桌好菜。”剑平吩咐道。

    “好嘞,两位客观随我来!”小二热情的将两人迎进了客栈,然后挑选了一个较好的位置,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桌子上的灰尘,随后又走到了柜台,和一个穿着较为华丽的中年人说着什么。

    因为很晚,现在客栈之中,只有剑平和步天云两个人。

    剑平就和步天云坐了下来,只可惜,步天云依然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什么,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确让人难以接受。

    很快一桌子的菜的就上齐了,但是步天云依然是一动不动。

    剑平将一个鸡腿夹到了步天云的碗中:“天云,你要振作呀,如果不吃东西,即使是修者也扛不住,如果身体垮了,你还怎么报仇呢?”

    “真的能报仇么?就凭我?”许久没有说话的步天云,终于说上了一句,但是依然是垂头丧气。

    “你要有自信!绝对不能放弃,如果你都放弃了!我们凌云宗的仇,真的没有办法报了!你剑平叔我,已经到了瓶颈,丝毫没有办法再继续突破下去了。所以你是我们凌云宗的未来,快吃吧!到了天地盟,哪里有不少高人,一定有办法解决你不能突破的问题,你这么努力勤奋,不会一直停在筑基九重天的。”剑平语重心长的安慰着。

    被剑平这么一说,步天云的心里再次翻涌着,他也明白自己不能放弃,因为他要亲手为整个凌云宗报仇。

    没有管那么多,步天云右手抓起了鸡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看到步天云如此,剑平才欣慰的笑了起来:“呵呵,这样才对么。”

    说着剑平也小口的吃起了东西,其实他的心里,绝对没有心思吃东西,但是为了步天云振作,他也只能小口小口的吃着。

    才吃了几口,剑平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立刻示意步天云不要吃了,然后轻声对步天云说道:“这菜有问题,先不要吃!我们装晕倒,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听到剑平这么说,步天云也没有吃了,很自然的倒在了桌子上,似乎不省人事,而剑平也跟着倒了下来。

    看着两人倒了下来,刚刚那个小二便走了过来:“两位客官,两位客官?”喊了几声,见两人没有应答,小二又推了推两人,见两人依然没有反应,就示意柜台之中的中年人:“老板,这两人搞定了。”

    “好!你去关门,我看看这两头猪,身上有没有什么货。”一个十分沙哑的声音传了起来,这个小二就;立刻跑到门边,将大门关了起来,随后从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下,抽出了两把刀,和中年人一起走到步天云与剑平面前。

    见门关好了,中年人就开始在剑平的身上摸索起来,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而之所以不先找步天云,是因为步天云**着上身,一看就知道没藏什么货。

    但是刚刚碰到剑平的身上,中年人就后悔了,他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随之涌来,只是轻碰了几下剑平的身体,中年人便被一股暗劲震飞出几米,这着实吓了小二一跳。

    而就在这时,剑平和步天云从桌子上爬了起来。

    “你们....你们不是吃了**么?怎么还能起来。”小二身体哆嗦的几乎要跪下来。

    “呵,就这样微不足道的**,就能迷晕我们?看来这是家黑店,去死吧!”剑平一说完,只见剑光一闪,小二的脖子就出现了一道剑气,出剑之快,令人无从琢磨。

    小二倒下之后,剑平又走向那个中年人。

    “饶命呀!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二位,还请饶我的狗命吧。”中年人已经吓得失去了方寸只知在地上拼命的磕头求饶。

    “哼?饶命?这样的世道本来就够乱了,有你这样的人存在,只不过让无辜百姓多受苦而已!去死吧!”没等剑平出手,步天云一掌,瞬间就拍到了中年人的头上,只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中年人被直接拍碎了颅骨。在那一瞬间,步天云感觉自己得到了一丝宣泄,但仅仅是一丝而已。

    “好了!我们走吧!”杀掉了两人,剑平便先走向了客栈的大门。

    “开!”连手都不用动,剑平大喝一声,这普通的木门,就被震了开来。

    两人走出了客栈,看着满天星光,心情别样沉重。

    “剑平叔,这个地方离天地盟还远么?”步天云难得主动的问起了剑平。

    “应该还有几天的路程吧!途中还有不少的空间裂缝,我们得小心啊。”剑平说完,带着步天云一起踏空而起,看到步天云已经开始振作,他的心情也算舒缓了许多,只要步天云不放弃自己,他们凌云宗的仇,总有一天会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