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迷茫的监督与懦弱的我

    【本书首发网站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心如刀割,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撕心裂肺,黯然**。

    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扶着把手颤巍巍的回到了卧室,镜中的我,两鬓斑白,形容枯槁,双目浑浊,往日那个俊秀阳光的话痨再也没了半点踪影,只剩下一具被抽干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不,这片子跟罪恶皇冠不一样。

    看罪恶王冠,就像是被一只“哦呵呵”的皮衣女王鞭打滴蜡,痛并快乐着。

    为什么会快乐?

    应为里面有好歌,有妹子,有乳中剑,有牛头人,有大胸便器。

    应为我从中得到了智商上的优越感,我看到了某个功力不足的导演玩火**,本想玩个花活儿,却一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收不住的超展开导致了失控的剧情,失控的角色横冲直撞,瞬间将整部片子的框架结构撕了个粉碎。

    我从罪恶王冠的剧情中,获得了剧情之外的快感。到了后期甚至我根本就无所谓那些角色做了什么狗血的事了。我看得已经不是故事了,我看得是一位精神崩溃的监督,以头抢地,自抽耳光,涕泪横流的滑稽身影。

    但罪恶剪刀不同。

    我无法从中获取m的快感。

    【男主角小时候常帮人剪头发,但朋友们渐渐都去理发店理发,因此一直都有想剪头发的**,身上会携带一把家传的齿剪。国中时,遇到了拥有一头漂亮长发的少女,男主角不小心说出想剪头发的想法,女主角却说她受到了诅咒,头发无法剪断,从出生到现在没剪过头发。但当男主角使用了自己的剪刀后,成功剪断了女主角的头发,两人很高兴的一起将这把齿刀取名为“裁断分离之罪恶剪刀”。

    然而,女主角却是被称为“发之女王”的后代,而这世上也有很多杀人魔的后代,男主角也是其中之一;每个后代都有一件其祖先留下来的“凶器”,不同的凶器拥有着不同的“能力”。在这些杀人魔的后代之间,流传着“只要杀死发之女王就能实现任何愿望”的传说。男主角认为女主角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因此想要保护女主角不受伤害……】

    这就是这个故事的核心骨架。

    这就是监督被山口祐司被公司塞到手里,命令他倒腾出来的本子。

    于是监督大人老老实实的照做了。

    我没有看到监督的挣扎,没有看到监督努力将漫画的剧情扳值,没有看到他在努力的过程中被暴走的原作击垮,没有看到他的崩溃,甚至没有看到哪怕一点点闪光。

    我只看到了一只迷茫的监督,按部就班,中规中矩的给漫画上色,配音,搬上tv,等死,认命。

    毫无乐趣。

    但我无权责怪监督,他已经尽力了。他很迷茫,他不知道这部漫画到底说了什么,核心思想是什么,角色到底在想些什么,自然也不可能将自身情感带入,为观众转述这个故事。

    换做任何人来捧着这个本子,恐怕都无法做到更好了吧?

    除了新房粉碎机以外,我想不出还有谁能将这样从基本世界观上就支离破碎,如同一片废墟的脚本,重新灌入完全不同的主题,从而使之起死回生。

    在叶子规同学推荐我看完第一话后,我原本是想带着一种将监督作者的祖坟刨了,挫骨扬灰鞭尸唾骂诅咒他们永世不得超生,堕入畜生地狱的心情,脱了上衣,灌下两斤辣椒水,甩开膀子痛骂他们的。(句子略长,转折略多···希望大家能看懂···)

    但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再回首已是百年身,我的怒气已被消磨殆尽。

    罪恶皇冠你想让我怎么骂都可以,骂出朵花儿来都没问题,但是剪刀······

    这就像是嘲笑低能儿与嘲笑精神病人的区别一样,嘲笑低能儿当然是不道德的,但是看着他们笨手笨脚的样子,知识上的优越感却犹如潮水般涌来,一波又一波,滋润着我们干涸的心田。

    但是精神病患者,他们已经彻底失去的人类的某些特性,甚至无法与人类相比较。

    看着这种患者,我们根本无法产生优越感,只有同情。

    罪恶剪刀,这个畸形儿,就这么顺着中二的大潮,被端上了桌,走进了观众的视野里,供人取笑······

    非常抱歉。

    我知道,有不少恶趣味的同学翘首以盼,等我我火力全开,恣意蹂躏这部片子。为了酝酿感情,敲打出一些恶毒的排比诅咒句,甚至去了罪恶剪刀的贴吧,泡了整整三个小时。(目测小学生为主,点击量最多的帖子是各种鲍照,没人在意剧情,除了“可爱”“好可爱”以外···一无所有,无比荒凉,寸草不生,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心灵的写照了吧······)

    ···现在的我·····

    做不到啊!!!!!!(捶地,两行热泪抑制不住的滑落。)

    真的,监督实在太可怜了,我看着都觉得活着没意思了,监督的痛苦自不必言说。讨口饭吃而已,放他一马吧······

    最后···标准结局

    日本完蛋了啊!!!(撒花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