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叫你手贱

    她叫刘月。

    林山知道她是景山市一所卫校的学生。

    后来异兽入侵,前线战场的士兵伤亡率居高不下,为此,华夏全国的医学院都放开了招收条件,紧急从卫校招募了大量护士去学习外科。

    而刘月在医学院毕业后就被调配到了南极,没错,就是调配,从异兽入侵开始,全世界的国家都进入了全面的战备状态,根据前线需求生产和调度战略物资。

    其他行业还好说,但是和前线战场有关的职业,比如护士和医生,都是国家强制调配的,个人只有选择区域的权利。没有撂挑子不干的权利。

    否则。

    由于这两个职业的一切学习和生活费都是免费,还有不低的津贴,因此那人将会面临巨额的罚款,同时他在国内其他地方也别想找到工作,被所有人唾弃。

    人类面临全所未有的危机之时。

    所有服务于前线的工作都被人们所尊敬。

    特别是战地医生和前线军人。

    因为他们的死亡率相当的高,在开始的几十年,每年的战损率高达百分之十。这是什么概念,这代表着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士兵死于异兽之口。

    在刘月死后,林山每月都会给她家里务农的二老寄钱回去,不多,但是也够二老生存,那时林山才知道刘月还有个妹妹,只是他没见过。

    后来林山官职越来越高,直接让后勤每月把钱打到刘月父母的卡上,直到他们二老离世为止,特别是自从他当上少尉以后,工资卡里就再没有一分钱,全部被他给了战死的战友家属。

    现在见到稚气未脱的刘月,林山心头还是挺开心的。

    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刘月虽然也挺漂亮,可是他却没什么其他念头,这是一个和他出生入死的战友,仅此而已。

    看着刘月摊前的商品,林山笑了笑,只见刘月摊前卖的都是些女人用的东西,唇膏、眉笔,还有花花绿绿的塑料或者玻璃首饰,她们的摊子不大,也就一米多点宽。

    别人的摊子都有遮阳伞,但是她们的摊子只是打着个一把雨伞。

    林山本想转身离去,以后有缘再见。

    可是眼前出现的一幕让他心头忍不住冒了火。

    因为他看见一个小偷竟然顺手拿了其中一个摊子边上的首饰,这时候杨月两人正在从箱子里把东西拿出来,没有注意到。

    这林山就忍不了了。

    那个小偷走了几步就拿出首饰一看,不屑地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这是假的,但是就是顺手弄来玩,权当练练手,随后一把就把手链扔到了地上。

    见到这一幕。

    林山眼神瞬间冰冷起来。

    你敢!

    也不多言,林山两步走到那个年轻的小偷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面如寒霜,看着小偷的眼睛中满是冷漠,这个小偷,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他的战友。

    没人可以欺负。

    “你要做什么。”

    看着林山脸色不善,小偷也被吓了一跳,以为碰到了同行,作为小偷,他们也是有活动范围的,跨区作案的话,两伙人很可能打起来。

    而今天他来这里其实也是坏了规矩的。

    “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还回去。”林山盯着他淡淡地道。

    “哦?她们是你什么人?”小偷看着地上的手链,再看看林山,松了口气,不是同行就好。

    “不认识。”林山说了三个字。

    “那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小偷仰着头嚣张道。

    “我再说一遍,捡起来,放回去。”林山又慢慢地重复了一遍,要是熟悉他的人就知道,他是真的动怒了,手贱的人他见过,这么贱的小偷他也是第一次见。

    小偷对此浑然不觉,不屑道:“既然不认识,那你出什么头,一边去,不然小心老子揍你。”所谓软的怕硬的,这一招他屡试不爽,只要在人面前嚣张点,一般老百姓根本不敢咋呼。

    说完他就准备推开林山。

    见到一只脏手伸了过来,林山眼睛一眯,直接抓住了小偷的大拇指,狠狠一撇。

    只听‘咔嚓’一声。

    他小偷的那根大拇指已经错位了。

    这下子,小偷的脸瞬间变了颜色,五官扭曲了起来。

    “啊。。放手,大哥,放手,疼。疼。。。”小偷直接跪倒了地上,眼泪都疼了出来,大声地求饶着。这一声叫喊,让周围也注意到了这边有热闹可看了,不过两秒便围成了一个圈。

    林山浑然不觉。

    “捡起来。”林山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

    这可把小偷给吓坏了,尼玛,今天遇见狠人了。

    “好好好,我捡。”

    小偷说着另一只手捡起了手链,颤抖着手递了上来。

    林山接过手链,看了看,没有被磨花,还能卖,这才松开了小偷的手,小偷赶紧捂着手站起来,畏惧地退了几步,刚要说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可是刚说出第一个字,就直接被林山那满是杀意的眼神给吓得咽了回去。林山杀了无数异兽积累的杀意,这是刻于灵魂的冰冷,和实力关系不大。

    小偷脑袋一缩,感觉有点冷。

    尼玛。

    好可怕的眼神。

    这怕不是什么杀人犯吧?

    他是越想越害怕,他也就一个小偷而已,那里敢和这样的高级玩家耍勇斗狠,灰溜溜的转身跑了,消失在了人群中。

    见没戏可看,围观群众立即散去,由于事情发生太快,他们还以为是小偷弄掉了林山的手链呢,心头也觉得林山下手有点狠了。

    林山拿着擦干净的手链,几步走到刘月的摊前,看着刘月目瞪口呆的神情,还有一旁捂着嘴巴的刘月的妹妹,笑了一下,摊开手说道:“这是刚才那个小偷拿你的东西,下次小心点。”

    说完,双手把手链小心地摆在了摊前。

    刘月回过了神,她没想到林山竟然是因为她才教训那个小偷的。徒然间,林山的形象高大了起来,这算不算是英雄救美?

    嗯,肯定是。

    想到这,刘月的少女心有点萌动了。

    “谢谢你,可是,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刘月有点担心道。

    林山轻摇着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麻烦的。”

    说完。

    转身离去。

    。。。

    看着飘然离去的背影。

    刘月感觉林山的形象更加高大了,这股淡漠与傲然掺杂在一起的独特气质,让她感觉那么地虚幻,还有一种如鸿沟般的距离感。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刘月心里暗道。

    “姐,他都走远了,你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刘月的妹妹在她眼前晃动着手指,调笑道。

    听到妹妹的调侃之语,刘月回过神来,转头瞪了她一眼,嗔怒道:“臭丫头,你翅膀硬了,敢开你姐的玩笑。”说着就伸手去挠她妹妹的咯吱窝。

    “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哈哈哈。”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这次是最后一次。”

    “你上次还是这么说的。”

    “。。。”

    打闹了一阵子过后。

    “姐,我晚上想吃烤鸭腿。”

    “好,要是今天能赚一百块以上,我就给你买。”

    “嗯,我们今天一定能赚到一百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