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世祖遗训二

    第一百三十四章,世祖遗训

    张轩自然明白,监国这一件事情,并不是多好办的。让张安放下一切,来陪着他,自然是他的大限到了。

    张轩问道:“今天是几日?”

    张安说道:“再过三天就是冬至。”

    张轩咳嗽,他的身形早就瘦了下来,早就不是当初翩翩美周郎的样子。皮肤就好像是一件衣服穿在身上,这不合身的衣服处处都有褶皱。

    张轩忽然觉得精神很好,说道:“朕想出去走?”

    张安立即推来轮椅。

    这是以竹子与铁架为主要结构的轮椅,这轮椅还是罗玉娇病重的时候,张轩命下面人造出来,他常常推着罗玉娇到处走动。

    张安与次子张旭将张轩搀扶到了轮椅之上。

    张轩对张旭说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有些话,与你哥说。”

    张旭说道:“是。”随即退了下去。

    虽然张旭也是张轩的第二个儿子,但是张轩却是一个偏心的父亲,几乎将全部的爱都给长子。

    或者说,张轩更看重张安作为他政治上接班人,而不是他的儿子。

    张安缓缓推着张轩,张轩说道:“有些话,我不说,恐怕没有机会说了。这些年我一直想,如何才能让大夏国祚更长一点。”

    “我估计,如果不做改变,就这样按照前朝的路子走,我大夏的国祚不过三百年,或许更长一点,但也长不了多少。”

    “三百年,不管我制定下多好的法度,到后来都要变了性子,你我是放心。但是下一代,即便下一代被你教育的很好,但是最多三五代就不行了。”

    张安说道:“父皇无须多虑,我大夏决计能千秋万代。”

    张轩淡然一笑,说道:“任何永恒都是骗人的,连宇宙都不能永恒,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永恒,或者说能够永恒的唯有死亡吧。”

    张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张轩说道:“你说说该怎么样才能让大夏长久存在下去。”

    张安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父皇对我说过,如果想大夏永恒的存在下去,一定要解决土地兼并的问题。而土地兼并会自然发生,除非土地不再作为最重要的资源,故而朝廷一定要夺取南洋,迁移流民,并发展工商,让百姓不再靠土地吃饭。”

    “还有在中枢上,要学会放权,亲任首辅,首辅五年一任,要让百姓知道,皇帝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爱民如子的,不过是首辅无能而已。”

    “为了防止首

    辅篡位,因为握紧军权。”

    “所以讲武堂不能放松,我皇家子弟一定要是讲武堂出身,不能在讲武堂毕业,就不能继承爵位。”

    “如此制度,应该能保证长治久安吧。”

    张轩说道:“我当时也想过,但是一直觉得少了什么?安儿啊,你读书之前,想做什么?”

    张安一时间想不起来了,说道:“孩儿忘记了。”

    张轩说道:“立志。一个人想有所成就,首先要做的就是立志,确定志向之后,然后再一步步的做下去。”

    “当初我在黄陵城下,第一个念头,就是要让天下太平,这十几年下来,还算老天保佑,我算是做成了。”

    “这个国家,就好像是人一般。我觉得也必须有所目标才行。”

    “历代前朝坐稳天下之后,都是故步自封,号称坐天下,却不是天下那有永恒不变的东西,你一坐,失去了进取心,从上而下都有了惰性,惰性一生,百弊从之。”

    “到时候,即便皇帝有心振作,也奈何不了天下大势,就如同崇祯,崇祯在万历之前,未必不是明君。”

    “这就是大势。”

    “历代王朝,无有周朝八百基业,虽然周朝后期不过一个样子货而已,但依旧是天下共主,原因何在,只需看天下版图,在周之前,天下不过中原数省,但是秦一统天下,就有今日之版图。”

    “所以失去进取心的王朝,不过是看他什么时候能将祖宗基业败光而已。”

    张安说道:“父皇的意思是,为本朝立志。”

    张轩说道:“正是。”

    张轩说道:“去武英殿。”

    张安随即将张轩推进了武英殿之中。

    武英殿中,当面就有一张几乎遮住了整个墙面的地图,是一副世界地图,这一副世界地图,乃是张轩根据所有情报,让后湖处历时数年才画出来的。

    堪成国之重器。

    张轩说道:“秦奋六世之余烈,一统天下,如果让秦始皇看到这一副地图会怎么样?”

    张安顺着张轩的话说道:“会怎么样?”

    张轩模仿罗玉娇的口音,用陕西话说道:“是额的。”随即哈哈大笑几声,说道:“秦朝用六代做到的事情,难道本朝做不到,天下必定于一,秦朝将天下扩张到了而今的版图,本朝也要将天下扩张到全球。”

    张安一时间居然痴了,说道:“父皇,这,这,这,不大可能吧。”

    张轩说道:“我也知道,未必能成,但是有难度就不去做

    了?本朝的制度,你也知道,海内绝不分封,但是在海外,总督,分封并用之。我将你几个弟弟都封到了南洋,澳洲。但是我而今立下一条规矩。”

    “如果你没有开疆扩土之功,那么你儿子,就不能裂土封王,只能当一闲王,而且是降次继承的爵位。”

    “我大夏宗室,都必须是能镇守一方的存在。”

    张安说道:“如此一来,后代子孙想要有寸土之封,却也难了。”

    张轩说道:“北伐早已准备好了,我估计过不了今年了。”

    张安一听了,想要劝说,说道:“父皇。”

    张轩说道:“你不必说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再考你一次,就在这里,为我拟遗诏吧,就我刚刚说的,顺便将传位于你也写上去。”

    “对了,让李定国为山陵使,姚启圣你寻个罪名罢相吧,从此朝廷的首辅只能连任两任,就要自动请辞。”

    张安听了,心中更是感动。

    李定国久在枢密院,根基深厚,特别是王进才一案之后。枢密院几乎都是李定国的地盘了,只是地方上的各大军头,却都不是很鸟李定国的。

    而姚启圣作为老臣,对张安不能说不恭敬,但是影响力太大了,他们在,张安总不能总有些不自在。

    不过姚启圣与李定国还是不一样的。

    姚启圣有太多人可以代替,但是李定国却不一样了。李定国这样的将领,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特别是在准备一场大战的时候,更是不能轻忽了。

    张安一听了,想要劝说,说道:“父皇。”

    张轩说道:“你不必说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再考你一次,就在这里,为我拟遗诏吧,就我刚刚说的,顺便将传位于你也写上去。”

    “对了,让李定国为山陵使,姚启圣你寻个罪名罢相吧,从此朝廷的首辅只能连任两任,就要自动请辞。”

    张安听了,心中更是感动。

    李定国久在枢密院,根基深厚,特别是王进才一案之后。枢密院几乎都是李定国的地盘了,只是地方上的各大军头,却都不是很鸟李定国的。

    而姚启圣作为老臣,对张安不能说不恭敬,但是影响力太大了,他们在,张安总不能总有些不自在。

    不过姚启圣与李定国还是不一样的。

    姚启圣有太多人可以代替,但是李定国却不一样了。李定国这样的将领,简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特别是在准备一场大战的时候,更是不能轻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