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後,張懸從後勤處走了出來,眼中精光閃爍,滿是興奮。

換做前身,今天的虧肯定要吃,可有了天道圖書館,人生就截然不同了,已經走上了另外一個方向。

“或許,穿越過來,是對的!我希望的正是這種絢爛的人生!”

拳頭捏緊,張懸吐出一口氣。

前世的他,只是個圖書管理員,過着兩點一線的日子,平凡普通,平庸簡單,繼續幹下去,也就只能拿着死工資,碌碌無為下去,到了這裡不一樣了,有了天道圖書館這個穿越大禮包,以後或許真能越走越遠,越走越強,走出一個全新,絢爛多姿的人生!

這一刻,張懸終於和這個世界徹底融為一體!再沒了異國他鄉的內心掙扎。

“別拉我,讓我死,我要死……”

正在暗自高興,就聽到不遠處一聲鬼哭狼嚎的叫喊,聲音宛如發瘋的野牛,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轉頭看去,就見一個胖子,嘶吼着要向學院里的人工湖沖,打算跳湖自殺。

胖子身後,並沒有人阻攔,他也沒向前沖,而是不停嘶吼,突然,一轉身,拉住身邊個學員的手掌,放在自己身上,做出拉他狀,再次吼了出來。

“別拉我,讓我死,我不活了……”

“……”

所有人一陣無語。

“太無恥了吧!”張懸搖頭。

這胖子,明明不想死,還偏要做出別人不讓他死的假象,真夠無恥的。

知道這家伙肯定死不了,懶得繼續關註,向自己課堂的方向走去,還沒走遠,就聽到嘶吼聲越來越近,地面地震般顫抖,緊接着一雙粗大的手臂,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老師,求求你收我為徒吧,他們都嫌我太胖了,不要我……”

胖子哇哇大哭。

“你鬆開!”

張懸一陣無語。

這家伙也太奇葩了吧,看到自己是老師,就衝過來,讓自己收他為徒,這種人,還從未見過。

“老師答應收我,我才放開!”胖子眼淚一把鼻涕一把,聲音那叫一個凄慘,見者傷心,聞着流淚:“我今天拜了十個老師了,都沒人要,這位老師,你看我這麼可憐,就收下我吧!”

學生之間的考核,也會影響老師的評定,這麼胖的家伙,戰鬥、靈敏都有很大問題,一般有名的老師,都不願意收。

“想讓我收,也至少要我看看你的本領吧,抱着大腿算什麼事?”張懸哼道。

他擁有天道圖書館,招收學生已經沒太大問題,如果太差,也不可能收入門下。

“老師你可一定要收我為弟子啊,我還是挺有本事的……”胖子遲疑的抬頭看了一眼,緩緩鬆開手臂。

“有沒有本事,看了才知道,說這麼多沒用!”見他還有些“戀戀不捨”,張懸嫌棄的一腳踹開。

什麼事,要是個女學員跑過來抱着大腿倒也罷了,一個男的,還是個大胖子……想想都不寒而慄。

“好!看我的!”胖子絲毫沒有被嫌棄的覺悟,站起身來,看了一圈,從不遠處抱來幾塊搬磚,隨手拿起一個,對着自己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嘭!

搬磚粉碎成末。

緊接着又各自拿起幾塊磚在胳膊、腿上分別砸了幾下,無一例外,搬磚都碎裂開來。

這家伙看起來很胖,居然一身橫練功夫。

不理會他的橫練,張懸正在看着腦海中自動形成的書籍。

橫練功夫也是武技的一種,胖子一施展,圖書館立刻形成了關於他的內容。

“袁濤,地皇城散修,武者一衝聚息境初期!”

……

“缺點:十八處,其一,體內上古龍犀血脈,未激活!其二,基礎太差,修煉武技……”

“龍犀血脈?”

看到上面的記載,張懸愣住。

結合前身記憶,他知道這個世界,血脈、先天之體非常重要,擁有這兩樣其中之一的任何一位,只要運用得法,以後修煉,都會突飛猛進,越來越強。

先天之體分為多種,純陰之體、純陽之體,無垢之體、金身之體……

血脈也分為多種,古脈、新脈、傳承、變異……

每一樣,一旦被髮現,都會成為無數老師爭搶的對象。

胖子的這個龍犀血脈,正是古脈的一種,屬於上古才有的血脈,傳說修煉到大成,刀槍不入,無物可破,是防禦之中,最無敵的血脈之一。

這個看起來不起眼,又胖又無恥的家伙,居然身具古脈?

“古脈沒激活,看樣子就連這家伙本身都不知道!”

張懸眼睛一亮。

血脈之中,古脈算是極其強大的,這胖子拜訪十幾位老師,都沒人收,並不是眾人不識貨,而是他體內血脈沒激活,和常人無異,別說其他人看不出來,就連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

不過,就算不知道,也有了這方面的潛質,防禦力比正常人要強大不少,這才學會了這個挨打的武技。

“這家伙一定要收到門下!”

眼睛一亮。

擁有古脈的學員,整個學院,不知多少年都見不到一例,這麼好的苗子擺在跟前,怎麼可能放他離開。

“不錯,我現在收你為學員,拜師吧!”

想到這,張懸強壓住心中的興奮,一臉淡然的扔出代表身份的玉牌。

“老師,你真的收我?太好了……”

胖子看起來也被打擊的狠了,聽到居然有老師收他,興奮地沒有太多猶豫,直接劃破手指,將鮮血遞了上去。

“什麼樣的老師收什麼樣的學生,還真有道理,老師垃圾,學生也垃圾!”

就在此時,一個冷哼響起。

轉頭看去,只見一個青年冷傲的走了過來。

青年身邊,是個倩麗的身影,烏黑的秀髮披在肩上,潔白的皮膚婉如凝脂,烏黑的雙眸看過來,給人一種驚艷之感。

“尚斌?沈碧茹?”

看到二人腦中立刻浮現出兩個名字。

說起沈碧茹,整個學院,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倒不是她身份多特殊,而是她是所有人公認的美女老師,學院中的校花與之一比,都黯然失色。

光是這樣倒也罷了,關鍵課教的也好,來學院不足一年,已經成為整個學院最有名的老師之一。

高貴典雅、美麗有學問,吸引了不少老師瘋狂追求。

前身正是追求者之一。

只不過,之前的張懸太過失敗,修為低下不說,樣樣考核都是最差,因為自卑,雖然有這個心,卻也從未和心中的女神說過話,更別說追求了。

這個青年叫尚斌,是學院尚臣長老的孫子,也是追求者之一,依仗身份,打壓其他追求者,不知從哪裡聽說張懸也喜歡沈碧茹,每次見面都冷嘲熱諷,甚至還曾動手。

不過,沈碧茹似乎對他並不上心,一直都是冷冰冰,纖塵不染的樣子,讓尚斌又着急又無奈。

“垃圾你說誰呢?”聽到尚斌毫無保留的諷刺,張懸也不生氣,轉頭看過來。

“垃圾說你!”尚斌一臉冷笑。

“哦,果然是‘垃圾’說我,好臭,好臭!”張懸擺了擺手,做出噁心的表情。

“你……”尚斌這才反應過來,被學院這個倒數第一的家伙涮了,氣的臉色泛紅。

73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