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大騙子!”

一個憤怒的嬌喝,緊接着響起腳掌踩着青石地面逃走的聲音。

張懸無奈的伸出雙手:“我真不是騙子,是學院的老師……只是想讓你做我的學生!而且,就算說我是騙子,幹嘛還要加個‘大’字?搞得我跟十惡不赦一樣……”

嘀咕完,想起教導主任說過的話,張懸揉揉眉心:“第十七個了!今天如果連一個學生都招不到,明天我就可以捲鋪蓋回家了!”

張懸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地球的一個普通高校圖書館的管理員,只記得熊熊大火,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再次醒來到了這個世界。

和小說中記述的差不多,武道為尊,實力為王!

本以為能穿越個廢柴,慘遭退婚,然後打臉逆襲,一路高歌……看來想多了,到了這裡,才發現居然不是學員,而是……老師!

整個學院最悲催的一位老師!

別人的課堂,都是人滿為患,擁擠的坐不下去,而他的課堂,一個都沒有,好不容易被他拉進來幾個,最後都連罵好幾聲“騙子”,轉身就逃!

究其原因,被自己魂穿的家伙,教師中實力最低不說,還眼光極差,啥都看不出來,關鍵……還教錯,出過一例走火入魔!

這和醫院死人一樣,名氣大損,受人唾棄,哪怕新來的學員,也一個個敬而遠之,生怕落到他手裡,被教個半死不活!

沒有學生,又遭到詬病,去年的師資考評,整個學院倒數第一,甚至得到了歷史上唯一的零分。

鬱悶之下,藉酒澆愁,結果如願以償的掛了,自己藉機穿越過來。

新學期開始,學院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今年他的課堂上再無法招收一個學生,就直接開除教師資格!

今天已經十七個新學員路過他的教室了,結果,一聽到名字,全都無一例外的逃走,像是小姑娘遇到了怪蜀黍,有多快跑多快。

“看來必須想辦法忽悠一個才行!”

心中正在想應該怎麼開口拉人,就見一個一臉獃萌的女孩的從門口露出腦袋。

“請問,這裡是陸尋老師的課堂嗎?”

聲音甜美,可愛,模樣清秀,可人。

陸尋老師,學院的明星教師,課堂每次都是爆滿,無數人慕名而來。

“就她了!”見有人自投羅網,張懸眼睛一亮。

將前世看過的各種裝逼套路回憶一遍,安靜坐在座位上,擺了個世外高人的姿勢:“你想拜他為師?”

女孩麻雀般連連點頭,烏黑的雙眼中,滿是崇拜:“我聽說陸尋老師是洪天學院最厲害的教師,教授的學生,個個實力非凡,大家都以能加入他的課堂為榮!”

“傳聞未必是真的,老師和鞋一樣,在於適合不適合!他講的再好,與你的修煉理論不合,非但不會進步,弄不好還會後退!老師名氣不顯,與你理論相合,也能快速進步,修為大增!”

“是這樣啊……我也聽哥哥說過了類似的話!”女孩愣了一下,美麗的雙眸有些迷茫:“不過,我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麼樣的課堂!”

見她上鉤,張懸眼睛一亮,猶豫了一下,馬克思、恩科斯等先賢在腦海接連浮現,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相逢就是緣,這樣吧,我也是這個學院的教師,可以免費幫你看看根骨、天賦、秉性,順便幫你推薦一個合適的老師!”

“那就勞煩先生了!”沒想到隨便遇到的這位教師,如此大義,女孩興奮的連忙點頭。

“你先展示一下修為讓我看看!”

張懸眼睛半睜半閉,似乎毫不在意。

“是!”

呼呼呼呼呼!

片刻功夫,房間里拳風呼嘯,一道道氣勁游龍般在女孩身上亂竄,整個人氣息,凝而不散,威而不顯,代表了她有極好的基礎。

“好了,我看出來了,你平時修煉認真刻苦,基礎扎實,天賦絕佳,是不可多見的天才!”一套拳打完,張懸滿意的點頭。

他這是和地球上的算命先生學的,話都是萬金油,範圍很廣,讓人聽不出來錯誤,反而暗呼準確。

“尤其是你雙腿上的力量,盤龍一般,一舉一動,猶如滔滔江水,無窮無盡,以後好好修煉的話,肯定很有前途……”

“老師,我腿上受過傷,醫師說,基本等同廢了……”女孩打斷他的滔滔不絕,眼中有些疑惑。

“受傷……”張懸老臉一紅,不過,臉皮厚,別人也看不出來,繼續胡侃亂煽:“你以為我沒看出來嗎?剛纔你施展力量的時候,我就知道了!之所以那麼說,是因為……不破不立!你雙腿雖然受傷,卻意外得到了其他人都意想不到的機緣,以後好好把握的話,你的腿功,必然成為最強戰鬥力!讓其他人望塵莫及!”

反正都是忽悠,能瞎說,就瞎說,先忽悠過來一個弟子再說。

“機緣?老師,是什麼樣的機緣?”女孩眼睛一亮。

她腿傷了之後,一直覺得不如別人,暗生自卑,沒想到還有可能因禍得福。

“這個機緣,可以讓你一飛衝天,成為新生第一也不為過,畢竟你天賦本就很好,是萬古無一的絕世天才,不過……”張懸海口連連,就差沒拿出一本“如來神掌”了。

聽到可以成為新生第一,又誇她是天才,女孩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火熱,連忙詢問:“不過,什麼?”

“不過……”張懸嘆息一聲,一副良才即將遭到埋沒的感嘆:“能看出這種機緣的老師整個學院都不多了!加上我,也只有三個,其他兩位,三年前就已經不收學生,所以……我也不好幫你開口……”

“不收學生?”女孩本來抱着很大希望,聽到這話眼神略微黯淡了一下,隨即想通了什麼猛地跳起:“他們不收學生,那老師你……收不收?”

“我當然還收,只是,你也看出來了,我淡泊名利,也沒那麼多時間!”張懸臉上露出為難之色:“不是良質璞玉,與我有緣,不會輕易答應……”

噗通!

話還沒說完,女孩拜倒在地:“我知道先生高潔,還請收我為徒!我一定會好好修煉,不丟老師的臉面!”

張懸心中狂喜,臉上依舊露為難之色:“你我的確有緣,只是……你也看出來了,我喜歡清靜……”

“學生保證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打擾老師!”見他有些不情願,女孩連忙點頭,一臉誠懇。

“我學生不多,可能資源上比不上其他老師,而且還會受到被人非議……”張懸接着道。

“這樣啊……我聽說煉資源很重要……”女孩猶豫了一下。

老師在學院領取資源,是和教授學生的成績、數量等諸多條件掛鉤的,如果資源不夠,修煉將很難進步。

“咳咳,我是故意考驗你才這麼說的,既然你心底堅定,誠心認我做老師,我也勉為其難,將你收下!”見她遲疑,張懸立刻打斷,連忙道:“身份驗證吧!”

“這……這麼快?”

沒想到這位老師變臉如同翻書,快的離譜,女孩微微錯愕,接過張懸遞過來代表身份的令牌,正在考慮到底要不要驗證,就見之前沉着無比的張老師,已經拉過她的手掌,拿出一柄尖刀輕輕一划,一滴血液就落在玉牌上。

嗡!

光芒閃爍。

“啊……”

女孩發獃。

剛纔這老師不還說要考慮一下,淡泊名利嗎?怎麼動作這麼快,而且……刀子都準備好了?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學生!”滴血認主,張懸這才鬆了口氣,再次恢復高人模樣:“你叫什麼名字?”

“回稟老師,我叫王穎!”

知道無法更改,女孩不再多說,一臉萌萌的點頭。

“嗯,拿着身份牌,去領你的被褥、書籍,順便找自己的住處吧!明天正式上課,來這裡找我就行!”

張懸擺手。

“是!”王穎點點頭,轉身離開。

“呼!成功忽悠上一個!”

見她成為自己學員,張懸這才鬆了口氣,微微一笑。

真不容易,要不是網絡上看過不少裝逼技巧,恐怕今天還真難以成功。

有了一個學員,就能免遭被開除的厄運,張懸心情放鬆之下,頓時感覺整個人的精神一瞬間順暢了不少,盤旋在腦海中前身的那點執念,也在緩緩消失。

“放心吧,既然穿越成你,會替你好好活的!”

之前那個張懸因為招收不到學生而死亡,多有不甘,此刻有了學員,最後的堅持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直到此刻,張懸算是完整掌握了這副身體。

轟隆!

徹底掌控身體,張懸正想接下來再忽悠幾個學生,就感到腦海一震,一道黃鐘大呂的聲音轟然響起。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日月盈仄,天地有缺……”

轟隆!

各種玄妙的語言,震的他有些頭暈眼花,緊接着腦海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宮殿,上面五個大字閃閃發光。

天道圖書館!

推門走進去,無數書架林立,各種書籍無窮無盡,一眼看不到盡頭。

“這難道是穿越眾的大禮包?圖書館?尼瑪,我上輩子是圖書館管理員,不會到了這個世界,還是一樣吧!”

別人的大禮包,不是老爺爺,就是系統,各種牛逼到爆的好東西,自己卻是個圖書館,張懸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沒昏過去。

圖書館?乾鳥?難道以後打架,別人扔劍,我扔書?

“看看都是什麼書?”

心中無奈,張懸伸手向書架上的書籍抓了過去,想看看這個圖書館到底有啥作用,不過一抓才發現,手掌直接從書架穿過,抓了個空。

“你在玩我?給個圖書館,卻什麼書都拿不到,看不成,到底要乾什麼?”

張懸滿臉無語,欲哭無淚。

73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