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342章 可堪造就的盟友

    周烈慷他人之慨,在这场交易中对于紫蝾螈的压制几乎没有底线。

    东西本来是紫蝾螈费尽心机和财力搞到手的,而且仍然摆放在原处,可是他这个突然冒头的小蝎子无比霸道,竟然提出用这些东西与对方交易。

    这简直就是欺虫太甚,不要说接近始祖的强横存在,换做任何一名智慧虫族都要翻脸。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紫蝾螈极其痛快地答应下来,不存在任何抵触情绪,他好像认准了眼前这只小蝎子,不但将对方摆放在同等地位上,对待规格甚至还要高出一些,这真是咄咄怪事。

    当然,紫蝾螈也不是吃素的,他与周烈做着同样事情,缓缓召唤出秘境权杖,将其转交出去。

    同样是慷他人之慨,这里是铁权始祖的光岚秘境,具有非常神奇的疗伤功效,只是铁权始祖并没有那么大方,明着说授予秘境权限,实则布置了很多监视之眼。

    紫蝾螈非常忌惮这种有问题的东西,拿来做交易自然不觉得心疼,他只在乎眼前这只小蝎子能否达到他所期盼的程度,帮助他凝聚出一颗完美的时空系天珠。

    周烈一眼望穿光岚秘境,对几个地方生出浓厚兴趣,尽管他明知道这里问题多多,却忍不住想要将其独吞。

    “好,你的精准预判救了你一条命!”

    话音刚落,紫蝾螈就见小蝎子凝聚出来的血玉爆发出强盛光芒。

    在这团分辨不清是红色还是金色的光芒照射下,旁边那副残破战甲突然爆发出一条条非常奇异的时空涟漪,紧接着那团毒水也开始变化,生出更加玄妙的波纹,以他的眼界竟然不能窥探万一。

    这一幕是紫蝾螈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奇异情景,不是表面上那种奇异,而是里面蕴藏着海量他看不懂的规则。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规则,而是高高在上的力量禁区,也是大道之巅的某种具现化体现。

    如果万壑在这里,他眼中所见的一切绝对不会像紫蝾螈这般肤浅。作为踏足时空领域多年的始祖,万壑肯定能猜出这只小蝎子的本质不是虫族,至于是什么?那就没有那么容易洞悉了。

    此刻,紫蝾螈痴迷地看向周围,同时心中无法抑制地涌起恐惧。

    “该死,难怪我会感到心悸,原来这个小家伙已经在悄然之间掌握主动,利用我的天珠凝聚血玉。再利用血玉的力量引发战甲上面残留的时空撕裂,以及那团毒水中的极致毒性,就算我挺过两波攻击,并且及时发动光岚秘境的强大防护,也无法保证力量不会永久性跌落。”

    “更加可怕的是,这个小家伙浑身上下弥漫着危险气息,他肯定还有后手。”

    “对了,是掌控我的血脉,即便无法完全掌控也能进行深层次干扰,那样一来我有很大几率陨落。”

    紫蝾螈此刻越想越后怕,如果他是人族的话,恐怕已经生出一身冷汗。

    周烈接过权杖。

    这根权杖对于他来说太过巨大,需要进行一些合理化改造。

    “好,交易是良好合作的开始,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野心和理智,这种素质一旦得到机会就会快速崛起!所以十二始祖应该成为过去式了,新的始祖必将引领虫族迈入光辉纪元。”颇为神棍的说辞非但没有惹恼紫蝾螈,相反他还十分受用。

    虫族就是这样,有些家伙头脑混乱,有些家伙则极其冷漠。而紫蝾螈,周烈看出他心中有着虚荣,有着狂傲,同时又极其理智。

    这种存在接近枭雄,却又不至于刚愎自用,如果实力上去之后仍能保持理智,将比沙通天和玉峥嵘适合做同盟者,甚至有可能成为朋友。

    周烈对于虫族和巨人族的态度一向十分明确,那就是拉进一批,打压一批,中立一批,尽量合作甚至融合,不成就辣手屠之。

    说白了就是实用主义,能为我用则用,不为我用者死。

    “嗯,总算找到了一个还算入眼的家伙。”周烈自然不会随意取信,只是将对方列入观察期。

    紫蝾螈兴奋得颤抖,源自万壑的精纯血光照在他身上,顷刻之间剥离了所有排斥,居然不受任何阻碍进行熔炼和调节。

    那颗他企盼多年的天珠正在应运而生,而且要比自己预想的情形好上千百倍。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那副残甲竟然自行附体,折射出亿万光影围绕身形旋转,脑海中顿时多了许多感悟,对于时空规则的理解直入云端,一下子上升到极高层次。

    不知道过去多久,又是“轰隆”一声巨响,紫蝾螈吃惊地发现战甲正在重生,脑海中全是空间防御和时间加速等概念,毋庸置疑这副战甲是概念武器。

    “好厉害,好强大,我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极为接近十二始祖,想不到差距竟然这么大。”

    不等紫蝾螈继续品味,那团毒水开始发酵,脑海中顿时生出一系列对空间侵蚀之力的感悟。

    随着这些重要感悟加身,紫蝾螈知道第二颗天珠真正成型了,而且在冥冥之中似乎开始无比霸道地凌驾于万壑之上。

    这纯粹是一种感觉,却让他深信不疑,如果再次遇到万壑,即便没有虫汛积累的傀儡虫,他也有信心与之一战,实力的天平正在一点点朝着水平方向摆正。

    在紫蝾螈提升之际,周烈已经将那根权杖缩小到三百米高,不过这个体积对他来说仍然巨大。

    “好东西,只是附加上去的零碎太多,既然提炼一次不太给力,那就提炼第二次。”周烈说着点出一个个细小光斑。

    这些光斑就像滴入水中的浓墨,带着一缕缕飘逸延展打开,从不同角度看去好像不同符号。

    片刻之后,只听“叮叮”乱响,偌大的权杖掉下来许多木块铁块,最后仅剩十米身长,苗条得有些过分了。

    周烈时刻关注着紫蝾螈,赋予了这个家伙巨大力量,会不会也像沙通天和玉峥嵘那样转过头就翻脸不认人呢?

    很显然,紫蝾螈的才智高于沙通天之流。

    他郑重说道:“你能促成这些变化自然是强者中的强者,为了表达尊重我送给你三尊傀儡虫和两只寄生虫,希望与您结盟。”

    周烈一看对方眼神就知道这个家伙十分镇静,并没有因为突然增长的实力变得利欲熏心。

    “结盟啊?这确实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周烈突然觉得自己在虫族可以做得更多,不过要小心神见王动用的几枚棋子,也许他们正在赶来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