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伏天踏入別院之時,便聽到琴音入耳,且琴聲中竟隱隱能夠聽出一縷柔情,像是女子在彈奏。

但葉伏天卻看到了老師坐在亭台之中撫琴,優雅、寧靜,看着那張面孔,葉伏天暗想難怪能生出花解語這樣妖孽的美人,其容顏之英俊能夠和自己相提並論了吧……

葉伏天的腳步很輕,安靜的走向亭台,然而琴聲依舊緩緩的停下,卻不顯得突兀,中年抬頭看向葉伏天,笑了笑道:“來了。”

“老師。”葉伏天欠身喊道。

“嗯,過來坐。”中年開口道,葉伏天便走到亭臺中坐在老師的對面。

“你對法籙瞭解多少?”

“法籙便是將法術刻於籙紙上,因此只有感知力非常強的法師才能做到,這種法師稱之為刻籙師。”葉伏天緩緩開口:“因法師能夠控制的靈氣是有限的,戰鬥之時需要快速釋放法術,便註定法術的威力和境界相當,但在非戰鬥狀態,一位法師可以用大量的時間來凝聚靈力將戰鬥之時無法釋放的法術刻在籙紙上,這便是法籙了。”

“說的沒錯,如果你是一位優秀的刻籙師,你刻制的法籙威力將會遠超你戰鬥時能夠釋放的法術威力,因而刻籙師往往擁有出其不意的越境戰鬥能力,沒有人會願意對上一位刻籙師。”中年開口道。

“不僅如此,刻籙師往往非常富裕,因為法籙的價格可是昂貴,至於一位優秀刻籙師的地位,想必你也應該知道些。”

“弟子知道。”葉伏天一笑。

“當然,刻籙師極講究天分,尋常法師根本沒有機會,而你,恰恰與生俱來就擁有這樣的天賦。”中年看着葉伏天,隨即站起身來離開,道:“隨我來。”

葉伏天跟隨中年一起,來到了別院內的一間書屋,這書屋竟有藏書過千,中間指向書架的一處地方,道:“這裡的書都是講法籙的,你先通讀一遍。”

“好。”葉伏天什麼都沒有問,直接點了點頭,對此中年頗為滿意,隨後便離開書屋,留下葉伏天一人。

葉伏天將那些關於法籙的書先簡單的過了一遍,隨後又捧起其中一本認真看了起來,萬丈高樓平地起,即便再有天賦,也需從基礎開始,而在義父的熏陶下,他從小便明白知識的重要性,因此他看書看得非常認真。

不知不覺中,日影西斜,花解語從外面走來,喊了一聲:“爹。”

中年抬頭笑看着花解語,道:“今天戰績怎麼樣?”

“三頭九級妖獸。”花解語微笑着道。

“不錯。”中年點了點頭,道:“你去準備刻籙筆和籙紙。”

“又要練習了嗎?”花解語道。

“不是你,為伏天準備的。”中年笑着道。

花解語聽到伏天兩個字美眸閃了閃,那家伙來了?還真是……很自覺啊!

…………

葉伏天出來之時,便見亭臺中花解語正在鋪好紙筆,高挑的性感身姿,優雅的氣質無不透着超乎少女年齡之外的美感,葉伏天心想,師娘怕也是大美人,只是沒有見到。

葉伏天悄悄的走上前,低聲笑道:“真是賢惠啊。”

花解語身形一僵,賢惠?

“這是我家,說話小心點呢。”花解語回過頭看着葉伏天淺淺一笑,美艷動人,然而葉伏天卻沒心思欣賞,這妖精厲害,他已經體會過。

“伏天,看完了沒有?”中年此時從房屋中走來,手中拿着書卷。

“嗯,都看完了。”葉伏天輕輕點頭。

“那好,你現在法師修為如何?”中年問。

“覺醒第六重無雙境。”

“有沒有修行過法術?”中年繼續問道。

“沒有。”葉伏天道,火星術這樣的法術,基本可以排除。

“很好。”中年似乎非常滿意,使得葉伏天眨了眨眼睛,沒有修行過法術,反而更好?

“刻籙法術和使用法師有些不同,你沒有修行過法術更容易直接體會。”中年解釋道,隨即他將一本書卷放在葉伏天的身前,道:“這是一些基礎法術的刻籙方法,我們從第一個法術開始刻籙。”

葉伏天點頭,接過書卷認真的翻看,第一個法術,雷暴,覺醒級法術,可引雷霆風暴攻擊對手。

“看完了。”葉伏天放下書卷道。

“刻吧。”中年點頭,葉伏天拿起刻籙筆,神色非常認真,隨後,周圍有雷光閃耀,從身上流動到手臂,在匯聚於筆尖,同時,天地間的雷霆力量也似紛紛朝着筆尖流去,葉伏天開始刻籙,他的動作非常慢,也極為認真,就在此時,一道雷光閃耀,隨即刻籙紙上的雷霆力量全部流走散去。

“失敗了。”葉伏天有些失望。

“沒關係,換一張繼續。”旁邊中年道,葉伏天點頭便換了一張刻籙紙,隱隱有些心疼,這刻籙紙的價格可是很昂貴。

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第九次,還是失敗,不過每次都能堅持更長一點時間。

“解語,你來。”中年此時開口說道,花解語輕輕點頭,纖細的手掌伸出,葉伏天一愣,隨後將筆交給花解語。

花解語取過一張紙,雷光閃耀,她開始刻籙。

“雷系天賦。”葉伏天眼神閃過一道鋒芒,上次是金系,在天妖山戰鬥時有風系天賦……這妖精,莫非也和他一樣?

花解語刻籙之時很認真,但也顯得很輕鬆,整個人身上像是有一層光,更加光彩照人,僅僅片刻,一張法籙便刻好,隨後花解語抬頭,美眸含笑看着葉伏天。

葉伏天顫顫一笑,丟臉啊。

“好了,你自己慢慢來。”中年微笑着道,隨後和花解語離開亭台,將空間全部留給葉伏天,可以安靜刻籙。

“嗯。”葉伏天點頭,心無旁騖,開始一人獨自刻籙,卻也不停的失敗,但每一次失敗,都會有一點進步。

暮色降臨,中年坐在靠椅上,低聲道:“你第一次刻籙成功,用了多久?”

“一天。”花解語道。

“他馬上成功了,而且,根本不用我教。”中年低聲道:“丫頭,我從沒見過有人在覺醒境對靈氣的感知和控制力能夠有這麼強,即便是你,都要差一些。”

花解語美眸望向前方的少年身影,就在此時,一道璀璨的雷光閃耀綻放,那是一片雷暴,瘋狂的朝着前方攻擊而出。

“老師,我成功了。”葉伏天驚喜的喊道,花解語美眸眨了眨,竟然,真的這麼快?

“這家伙,剛刻成功就直接用掉了,真是,一點都不節省啊。”中年開口說道,那雙深邃的眸子中卻是帶着溫和的笑容,沒想到在青州城能遇到這樣好的苗子,全屬性法師天賦,天生的刻籙師,這也就意味着,葉伏天將能夠成為全屬性刻籙師。

“我成功了。”這時葉伏天跑了過來,滿臉的興奮,他感覺自己刻籙出一種法術之後,便也等同於學會了這種法術。

“非常不錯,但以後還需要更努力,那書卷上的法術,你都要能刻籙。”中年看着葉伏天興奮的模樣,無論天賦多好,終究也只是十五歲的少年,這個年齡,真好。

“嗯。”葉伏天點了點頭。

“天黑了,你是不是……”此時,花解語笑吟吟的看着葉伏天,暗示着什麼不言而喻。

“時間真快啊。”葉伏天抬頭看天,隨後道:“天黑了夜路不好走,老師你這裡有沒有空餘的房間,要不我就在這裡住下吧。”

“你……”花解語美眸一凝,夜路不好走?這理由也行?

葉伏天卻沒有看她,只是期待的看着中年。

“好,那便在這裡住下吧,解語,你去幫伏天收拾一下房間。”中年含笑道。

“啊……”花解語眨了眨美眸,她,去幫葉伏天收拾房間?

於是這回輪到葉伏天笑吟吟的看着她,那目光,可是很期待啊。

妖精鋪床,這待遇,真美妙……

“我不去。”花解語看着葉伏天那眼神,怎麼能從。

“解語。”中年看着花解語,花解語有些委屈的站了起來,隨後朝着房間那邊走去。

“老師,我去幫忙。”葉伏天跟了上去,中年點了點頭,身後隱隱傳來鬥嘴的聲音。

抬頭望着蒼穹出現的滿天星辰,中年臉上露出一抹回憶的笑容,道:“當年,我們也這麼大。”

葉伏天這一留下就徹底賴着不走了,對此花解語用四個字評價她父親,引狼入室……

時間一天天過去,葉伏天能夠刻籙的法術越來越多,甚至已經能夠刻籙覺醒七級法術。

這一天,葉伏天獨自在亭臺中刻製法籙,忽然間,他像是心有所感,生出一種非常玄妙的感覺,心念微動,頓時天地間的靈氣像是和他身體產生了某種共鳴,瘋狂的環繞於身體周圍,這和單純的聚氣完全不同。

“法師七重,玄妙境。”葉伏天臉上露出了燦爛笑容,這些天他當然感覺到了,在他刻籙的過程,對靈氣的感知和控制能力,每天都在進步,刻法籙的過程,本身就是在修行!

appapp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