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笑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那麼討厭葉伏天,或許是因為他明明是個修行廢物,卻一點沒有身為廢物的覺悟,調戲女神講師秦伊,時常和風晴雪拌嘴玩笑,這些,都是他無法做到的,除此之外,他竟然在文試大考之時坐在了花解語的身旁,文試結束後,花解語對他回眸一笑。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凌笑心中越發的仇視葉伏天,只要看到那張英俊且自信的臉,他便憤怒。

或許,這就是嫉妒吧,他嫉妒葉伏天一個廢物,卻敢做許多他不敢做的事情。

好在這一切都將結束了,那無恥的家伙,即將被他打回原形,被青州學宮驅逐。

諸人都目光灼灼,看着一步步走向演武場中間的葉伏天,期待着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一切。

文試第一?在修行者的世界,那根本毫無意義。

“這家伙……”秦伊有些無語的看着凌笑,竟然第一個就挑戰葉伏天,這豈不是讓葉伏天難堪,一點機會都不給啊。

她隱隱有些為葉伏天擔心,如果葉伏天不敢接受挑戰棄考,那麼,文試第一也沒有用。

“沒想到有人先出手了,不過也好,看他能怎麼裝下去。”楊修冰冷道。

“晴雪,看着吧,很快就將證明你的決定,是多麼的正確,這恥辱之人,根本不配和你站在一起。”慕容清對着身旁的風晴雪道。

慕容秋目光也註視前方,看着葉伏天的身影閃過一抹輕蔑,像是從來沒有在乎這麼一個人,但卻因為這人,導致了他文試被列入二甲榜單,從曾經的一甲被擠了出去。

論戰第一場,便引來所有人的關註,並非是因為將要論戰的兩人實力有多強,而是因為葉伏天太過‘傳奇’。

只見葉伏天一步步走向演武場中間,在凌笑的對面停下。

“葉伏天,是否接受挑戰?”旁邊的長者開口問道,頓時,所有人都凝視葉伏天,等待着他的答案。

葉伏天臉上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顏,陽光下,少年英俊的容顏顯得格外的好看。

“我接受。”葉伏天回應道,頓時許多人都露出吃驚的神色,隨即又都笑了起來,終於,知道沒辦法再逃避了嗎?

“我入門之時感知天賦便是天品,而且將參加論戰,就不用經過法陣檢測了吧?”葉伏天看向長者道,若是他拒絕論戰,則需檢測讓諸人知道他的境界,但參戰的話,戰鬥時,自然就會知道了。

“可以。”長者點頭同意。

凌笑忽然間笑了,他看着葉伏天,道:“即將被打回原形,現在有何感想?”

“之前文試我便對你說過一句話,若是結果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樣,你該如何收場?”葉伏天看着凌笑,搖頭道:“你現在若是後悔認輸,或許不必經歷接下來的打擊和屈辱,否則,以你的心境,我怕你承受不了。”

“額……”諸人一陣愕然,到此刻,葉伏天竟然還能說出如此狂妄的話語,這家伙是真的瘋了嗎?

“事到臨頭,你竟然還這麼能裝。”凌笑怒火衝天,他身上風之靈力狂亂的綻放,腳步一踏地面,身體如一陣風般,直奔葉伏天而去。

凌笑乃是風系法師,覺醒第六重無雙境,奔跑起來整個人化作了一道殘影,頃刻間降臨葉伏天的身前,無雙境的他已經能夠以體內靈氣釋放初級法術了,但他沒有,用法術對付葉伏天,那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一拳,足以將他摧毀。

“小心。”遠處的秦伊忍不住喊出聲音來,看到凌笑出手如此凌厲她不由得極為緊張,葉伏天如果真的只是聚氣境界,這樣一拳他根本承受不住,這凌笑下手盡然如此之重沒有一點分寸。

雖說諸人有些討厭葉伏天,但眼看他即將被這一拳轟成重傷,不免又生出一絲淡淡的同情,這一拳下去,怕是要慘。

慕容秋、慕容清以及楊修倒是冷笑的看着這一切的發生,沒有半點的憐憫之心。

仿佛,很期待即將出現的一幕。

“砰。”一道沉悶的聲響傳出,諸人想象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凌笑的身影停了下來,裹挾着風的身軀,一動不動,他的拳頭沒有轟在葉伏天的身上,然而,被一隻手牢牢的扣住。

“這……”諸人瞳孔收縮,凝固在了那裡,演武場中,葉伏天依舊矗立如山,在凌笑一拳攻擊到達之時,他竟然抬起手掌,便擋住了凌笑這攜帶強大氣勢的一擊。

修行廢材、覺醒第一境聚氣境,可能嗎?

秦伊、風晴雪、楊修、慕容清……無數道目光凝視着葉伏天,露出錯愕、震驚的表情,能夠如此輕而易舉的接下這一拳,葉伏天至少也是和凌笑同樣的境界。

也就是說,葉伏天,至少是覺醒第六重無雙境的武道修行者。

“這,怎麼可能?”凌笑眼神看着前方,他只感覺拳頭轟在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上,無法前行絲毫。

“我給過你機會了。”葉伏天看着凌笑,隨後,一股強大的戰意從他身上凶猛爆發而出,席卷全身。

“武之意,覺醒第七重,玄妙境。”看到葉伏天身上的變化諸人心顫,這位青州學宮的傳奇廢材,竟然,是覺醒第七重境界的武道修行者。

而且,他的武道感知天賦是天品,在昨天,他還取得了秋闈文試第一。

毫無疑問,在青州學宮,他絕對擔得起天才兩個字。

但就是這樣一個天才,不知有多少人諷刺過、笑話過,在背後羞辱過他。

“這家伙,氣死我了。”秦伊美眸中閃過一抹異彩,他竟然已經踏入了玄妙境,被他騙的好慘,想到和葉伏天的賭約,秦伊感覺臉上微有些發燙,那家伙向來無恥,若是他真的在她的講堂上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難道自己真的要答應他?

不過雖說有些惱怒,但秦伊心中依舊是高興的,原來當年那位感知力天品的天才少年,根本不曾墮落過。

可是奇怪的是,他什麼時候修行到如今這境界的?

風晴雪則看着演武場上的少年發獃,忽然間變得有些失落,修行廢物麽?她不由得想起了父親昨天對她說的話,蟄伏於青州學宮三年,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多少白眼,葉伏天,豈是尋常少年!

她身邊的慕容清臉色則是非常難看,楊修也一樣。

每個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葉伏天看着凌笑,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問道:“有何感想?”

這是之前凌笑問他的話,此刻,還給對方。

凌笑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他瞬間收回拳頭想要後退,和一位武道修行者近戰顯然不是明智的選擇,這時候必須要先拉開距離,他還有機會……

“砰!”凌笑還沒有來得及多想,葉伏天的右腿便直接掃在他的胸口,強大的力量使得凌笑的身體直接飛了起來,隨後遠遠的落在地上,悶哼一聲,他的嘴角有鮮血流出,顯然受傷不輕。

凌笑從地上爬起來,面如死灰,少年的目光露出凶狠之色,盯着葉伏天。

“這是你一直想要給我的,現在,自己體會到了嗎?”葉伏天並沒有同情,他和凌笑本沒結怨,對方卻像是和自己有什麼深仇大恨般,想盡一切想要羞辱自己,仿佛看到自己屈辱離開青州學宮他會得到什麼般,而且,凌笑剛纔那一拳,一點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既然如此,正像是他所說的那樣,此刻凌笑所遭遇的,正是凌笑想要帶給他的。

“我會還給你的。”凌笑冷冰冰的道,站起身來,他朝着人群中走去,顯得有些落寞。

諸人凝望演武場中間的英俊少年,原來,昨日文試,並非曇花一現。

“即便是覺醒第七重玄妙境界,又如何值得你如此驕傲,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一道冷漠的聲音這時候傳出,說話的人是楊修,他盯着葉伏天,道:“而且,既然你是武道修行玄妙境,我是法師玄妙境,正好可以檢驗下昨天文試所爭論的問題了,我請求論戰。”

昨天文試,葉伏天和楊修爭論覺醒境武道修行者和法師強弱,葉伏天認為群戰武道修行者獲勝概率大,青州學宮的長者也認同他的意見,那麼如今的確如楊修所言,可以一試了。

“應戰嗎?”楊修凝視葉伏天道。

葉伏天掃了一眼楊修,很隨意的道:“文試你便輸了,論戰你更不行,難道昨天嫌丟臉還不夠,要再來一次?”

“這家伙,太囂張了吧?”諸人聽到葉伏天的狂妄話語,一個武道修行者,竟然敢如此蔑視法師,太狂妄了。

“應戰嗎?”楊修怒喝一聲,臉色鐵青。

“為什麼我說的話你們總是不信呢。”葉伏天似乎有些鬱悶,聳了聳肩道:“既然這樣,只好成全你了。”

“真是,太狂了。”青州學宮的人看着葉伏天那雲淡風輕的模樣無語,即便你真的是天才,也不能這樣蔑視一位同境界的法師吧?武道修行者何時在法師面前敢這樣囂張了?

“這小子,真的很欠揍啊。”看臺上的人也都有些無語。

ps:我知道,在你們心裡我也很欠揍,但相信我,我是單純的!

appappshuzhangg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