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婚礼开始!

    常郑杰原本今天心情很好,不仅珠宝世家的嫡女夏萱主动爬上床,更能拿到那至尊无比的海洋之心。

    之后再拿这海洋之心当做礼物,拿来疏通关系,说不定能再往上多爬几步!

    但在看到秦牧的那一瞬间,他的所有神情全部消失,只剩下一脸的慌乱和恐惧,紧张到了极限。

    “秦,秦先生。”常郑杰惨笑道。

    眼前这个青年实在是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在福利院的时候,仅仅是他手下武穆的一通电话。

    涉及牵连的人,全部被叫到场。

    当时常郑杰就想攀交秦牧,只可惜武穆挡在身前,加上秦牧的气场实在太过强大,他实在没有勇气走上前去搭话。

    “我只是刚好路过,对这什么海洋之心一点都不了解啊!”

    还不等秦牧说话,常郑杰就抢着急忙解释。

    他生怕秦牧有半点误会。

    这个女人真是快要害死他了!

    早知道这海洋之心是秦牧看中的东西,就是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觊觎半分啊!

    但一旁的夏萱却不这么想。

    “我们不就是来拿海洋之心的吗?之前说好的,夏远要是不给,你就出手锁住他的资产,逼他把海洋之心交出来。”

    夏萱毫无顾忌,在她看来,在她搬出常郑杰这张底牌的时候,夏远就永远失去了和她竞争的资本。

    等拿到海洋之心,就利用资源部的力量,架空夏远,到时候夏青海就是不愿意,也只能将资产全部继承给她夏萱!

    想到这里,夏萱洋洋自得地笑了起来。

    秦牧闻言,微微挑眉,道:“哦?常秘书原来还有这种打算。”

    “那我应该就此退出,以保全我朋友的安全,对吗?”

    夏萱连连点头,“你知道就好,别以为救了那老东西,就够资格拿走海洋之心,识相点,赶紧滚出夏家。”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常郑杰就脸色徒变,猛地回身,一巴掌拍在夏萱脸上。

    “你他妈在说什么!”

    夏远都看呆了,常郑杰不是夏萱的男朋友吗,怎么突然拳脚相加了?

    “你知道你招惹的到底是谁吗?”

    “别说你夏萱,就算是整个夏家,在他面前都根本不值一提!”

    夏萱躺在地上,捂着脸,一脸的茫然。

    事情发生得太快,她还没反应过来。

    骂完夏萱,常郑杰就连忙解释起来。

    “秦先生,您千万不要误会,我这这个女人只认识了一天,她说那些话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啊!”

    不少在场的大佬都认出了常郑杰,但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明白。

    到底是什么角色,能让资源部高管的常郑杰如此慌张?

    常郑杰都快哭了。

    他绝对相信,如果秦牧愿意,几分钟内,银监会的上层也会纷纷赶来。

    常郑杰从夏萱手里抢过海洋之心,极为小心地走到夏远身前。

    “夏公子,实在不好意思,现在物归原主。”

    “以后您负责的产业,资源部将会给予最大的便利,请你放心。”

    夏远也还一愣一愣的,不敢置信地看了几眼秦牧。

    始作俑者显然就是秦牧。

    他想过,以自己这个老同学,未来必定出人头地。

    只是未曾想到,秦牧的面子竟然会这么大,大到资源部的人都要躬身敬畏。

    以夏远的见识,以秦牧的年龄和本事,当兵十年之间摸爬滚打。

    如今,可能是一位校官?!

    夏远心中不禁敬佩。

    “那就麻烦你帮我包装一下,到时候送给我妹妹。”

    “过会我让人将十亿转到你户下。”

    秦牧云没想多,淡风轻着说道。

    “不,这是我个人的一份心意,说送就送,哪还能收你钱。”夏远回绝道。

    “那行,具体日期我通知你,现在去吃个饭?”

    一早上秦牧早餐还没吃,夏远就敲上门来了。

    “哈哈哈,行!你刚回江城不久,我带你去吃个够!”

    夏远吩咐完剩下的事,便带着秦牧离开,只留下留在原地发傻的夏萱,还有心有余悸的常秘书。

    等到两人结伴离开,在场的诸多大佬也都赶紧离场,奔走相告。

    一条消息轰然流出,惊动整个江城!

    ‘海洋之心被送出去了!’

    紧接着,这条消息被夏家官方置顶,确认了事实!

    一时间,无数的新闻,网络平台,都如刷屏般转发着这条消息。

    这可是出自世界闻名的珠宝世家夏家,用三年匠心打造的海洋之心!

    最低估值十亿!

    全球唯一一条!

    在这之前,无数珠宝收藏家都出言预测,夏家绝不可能将这个金字招牌卖出去。

    而如今,它被证实,于江城,送以人手!

    这岂不是意味着,在江城,出现了一位位高权重的人物?

    “天啊!到底是谁拿到了海洋之心啊?”

    “据说是一个很帅的青年,和夏家公子是发小!”

    “现场的消息被全部封禁了,根本不知道是谁啊!。”

    无数人热议着这个话题。

    坐在赵家,准备着几天后婚礼的江筝自然也不例外。

    她拿着手机,桌前放着那个五千块的镀银戒指。

    被张曼狠狠说教一番后,江筝心情就不怎么好。

    直到这边消息爆发,江筝看到那迷幻如梦的蓝宝石项链,心思才被吸引过去。

    “好漂亮啊……”

    不愧是出自夏家之手,江筝仅仅是看着图片上的海洋之心,就渐渐出神。

    而一旁走进来的赵家成,却对此嗤之以鼻,酸酸道。

    “价值十亿的钻链,居然就这么送出去了,夏家的人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

    他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有何不明白。

    能让夏家如此出手的人物,恐怕不是腰缠万贯,就是权势滔天。

    而且十亿换算下来,是他赵家所有资产的数十倍。

    其中的差距,是他赵家成穷尽一生,都无法追赶的。

    江筝没有理会赵家成,而是继续往下翻看。

    直到最新一条新闻,终于有现场的图片流出。

    不过很模糊,只能看到一个依稀的背影。

    只是这个背影江筝却觉得格外熟悉。

    身材健壮,笔挺。

    穿着一身休闲服。

    双手插在兜中。

    太熟悉了!这个背影,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这不会是……”

    江筝刚这么想,就连连摇头否决了。

    他从小就简朴,不喜欢这些珠光宝气的东西,自然也没有任何理由前往珠宝城。

    最后,江筝只好放下手机,走到窗边散心。

    只是她的心里,始终挂念着一个人。

    ……

    秦牧坐在家中,江海山刚打来电话,让秦牧出席婚礼,镇镇场子。

    而且听说男方家似乎有意刁难江筝。

    以秦牧的秉性,自然不会推脱。

    只不过说完这件事后,在电话中,江海山叹了一声,语气抱憾。

    在他心里,一直都希望江筝能和秦牧在一起。

    可惜江筝没把握住,错过了秦牧。

    他告诉秦牧,最近那妮子越来越低沉了,都快新婚都打不起兴趣。

    江海山厚着脸皮,希望秦牧主动去化解这个心结。

    作为兄长,秦牧理所应当。

    只是冷静下来,却又觉得不合适。

    “到时候,我要不要穿军装去参加江丫头的婚礼?”秦牧忽然问道。

    武穆连连摆手,似乎想到了什么画面,大笑道:“将军这是去参加婚礼,要是穿军装,那赵家的小子岂不是连交杯酒都拿不住了。”

    一位将军的正姿尊容,除非最高层人员接见,否则不会轻易穿着。

    因为太锋芒毕露了。

    一个区区赵家,又何德何能承受得住。

    秦牧耸了耸肩。

    “再说吧。”

    ……

    再过三天后的今天,是江筝要铭记终生的日子。

    因为她要嫁人了。

    而且嫁的是江城这些年的新晋崛起,有一跃成为豪门潜力的赵家。

    在高级酒楼面前,无数豪车如云般将至,多少富贵人家承赵家的面子,前来参加盛宴。

    更有不少身份显赫的名人到场,受邀为这对金童玉女祝福。

    只是今天天气偏阴,春风轻吹。

    一切都仿佛在说,这场婚礼并不简单。

    97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