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混账!

    周淑雅看江筝魂不守舍的样子,索性把她手里的餐巾纸给抢了过来,得意地扬了扬。

    “哟,这不会是那个臭不要脸的小白脸送给你的情书吧?”

    “你还给我!”

    如果这是秦牧开玩笑写下来的,要是传上去,指不定要闹出多大的笑话。

    “你反应这么激烈干嘛?难道这上面是你们昨晚的开房记录,还写着用了什么姿势吗?”

    周淑雅摊开餐巾纸,本以为是什么肉麻的内容,结果看到上面大大方方的“驻颜丹”三字,她先是一愣,随后爆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还驻颜丹,你的脑子是被那小白脸给骗傻了吗?这种破玩意你也敢拿出来?”

    周淑雅说着,就将餐巾纸撕成几瓣,揉成一团,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

    “乳臭未干的臭丫头,我劝你给公司想点实际的,别一天到晚在这做白日梦,不然你这辈子都别想转正,公司不养闲人!”

    江筝看着地上被践踏的纸团,眼眶瞬间泛红。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哥亲手写给她的,怎能任由周淑雅这样侮辱?!

    太过分!

    江筝一把站起来,猛地推开周淑雅,小心地将地上的纸片捡起来。

    “混蛋,你居然敢推我!”

    周淑雅气愤地站起来,正准备赏江筝一巴掌,就听见前面的总监将注意力放了过来,怒道:“周淑雅,你那边怎么回事?”

    周淑雅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江筝,忽然灵机一动。

    “臭婊子,你今天死定了!”

    说完,她悠闲地举起手,掩面一笑道:“总监,我看到江筝手里有一张秘方,听说是什么驻颜丹,能让人青春永驻,要不让她拿出来看看?”

    “周淑雅,这可是公司的生死存亡关头,绝对不能开玩笑。”总监面容严肃道。

    “当然是真的,刚才江筝还跟我炫耀呢,让江筝快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周淑雅说完,以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看向江筝。

    这件事被总监知道,铁定能把江筝给踹出去。

    到时候,就等着看江筝出丑。

    “我……”

    江筝手足无措,正想开口解释这是假的,就听见大门被推开,随后陆续走进来十几个人,每个都气势十足。

    而领头的则是一位美貌极其出众,气质卓绝的女性。

    “是董事会和林总裁!”

    “完了,这是要来找我们问罪啊!”

    研发部门的众多员工瞬间认出了前来的这些人。

    每一个都是雅姿美妆的重要人物!

    尤其是这位林清雪总裁,更是才华非凡,几年前从父亲手里接过了雅姿美妆,就将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

    如果不是这次对手韩美公司研发出新产品,雅姿美妆恐怕还会继续制霸江城的美容行业。

    “林总裁,您先坐。”总监没了之前的硬气,连忙搬来一张椅子。

    但林清雪根本没有理会,反而猛地一拍桌子,美眸犯怒。

    “我这次来,就是想知道,你们研发部门是不是都是吃干饭的?”

    “整整三年,你们在美容方向居然没有半点进步!用的居然还是我父亲那一代的产物,难道雅姿美妆是花钱让你们来这坐着聊天的吗?!”

    声声厉喝,加上林清雪的气场压人,一时间无人敢撞枪口。

    良久之后,才有一个研发部的老员工站起来,颤声汇报。

    “林总裁,不是我们没有努力,而是在美容药方这方面,每一次精进需要花费的功夫实在太大了。”

    “是啊,我们每天都加班加点研究,废弃了好几百个方案,也没能研究出新方向。”有人附和道。

    “那有没有人能告诉我,韩美公司的新产品又是哪来的,难道是天上掉给他们的吗!”

    林清雪再度质问,逼得这群老资格话都不敢多说,低着头就坐了回去。

    这时,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走上前来。

    “林总裁,我派人查过了,这韩美公司实际上背靠韩国的一家百年美容公司,他们的新产品也是花了上亿,从上头那求来的。”

    “因为他们的金字招牌,所以一经推出,就垄断整个江城市场。”

    这是华老,林清雪的医学顾问,是自己父亲那一辈的心腹,在药学上颇有成就,即便是国际论会,也有不少重量级的大佬发函邀请,可谓是一方泰斗,很有权威。

    林清雪微微点头,华老的话她绝无疑惑,随后做下抉择。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一样花钱去收购,立刻派人去调查市场,不惜重金,也要给我挖掘到一份新的秘方回来!”

    “要是找不到,你们就全给我卷铺盖滚蛋!”

    此话一出,研究部门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这东西说着简单,但美容秘方可都是各家的镇店之宝,岂是随便花钱能够买得到的?

    “林总裁,哪用这么大费周章啊。”

    周淑雅那很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咱们研究部门的新人,江筝,她手里不就有一份绝世秘方吗?”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筝身上。

    江筝也傻眼了,周淑雅会在林清雪面前捅自己一刀,这是打定了要将自己玩死啊!

    “江筝,你真的有美容秘方?”

    林清雪的目光炽热,这可是能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关键。

    “你快拿出来,如果是真的,我直接让你的实习期转正……不,公司里的职位,你随便挑!”

    江筝被吓到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不是她不愿意拿出来。

    而是她清楚,她手里这份东西,只是秦牧随手写下来的,不可能是真的啊!

    林清雪看到江筝在犹豫,连忙道:“如果你觉得一个职位不够,我可以从我的名下,让雅姿美妆的百分之十股份给你!”

    “之后的分红,奖金,我们都可以细谈!”

    江筝连连倒退几步,想了好一会,正要跟林清雪解释清楚。

    周淑雅突然横伸一腿,将江筝绊倒在地。

    “啊!”

    “你要是不敢,就让姐姐来帮你吧。”

    周淑雅狞笑着,伸手去掰江筝手里的纸。

    “不要……”

    江筝拼死护住手里的纸,无论周淑雅怎么争抢都没能拿出来。

    啪!

    周淑雅猛地一巴掌扇在江筝脸上。

    “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

    可即便这一巴掌打下去,江筝也紧咬牙关,红着脸,没松开手。

    周淑雅眼见拿江筝没办法,心里一狠,抬起脚,重重踩在江筝的手背上!

    “啊!!”

    五指连心,加上周淑雅今天穿的还是脚跟极其锋利的高跟鞋,脚跟刺在江筝手背上,直接痛得江筝眼泪溢出,整个手失去了知觉。

    周淑雅可没管江筝怎么个疼法,从她手里拿到秘方后,就屁颠屁颠地走到林清雪面前,献宝一般递上前来。

    “林总裁,这就是江筝手里的秘方,我好不容易才从她那抢过来呢。”周淑雅一脸的谄媚,显然是要邀功。

    林清雪虽然看不惯周淑雅的作风,但现在公司的生死要紧。

    但当她低下头,看到周淑雅手里那一团乱七八糟的餐巾纸,脸色瞬间变得不好。

    “这就是所谓的秘方?”

    天下秘方,都是被当成宝一样珍惜,恨不得刻在碑上,怎么可能写在这破餐巾纸上。

    这简直是在故意羞辱她林清雪!

    但一旁的华老忽然眼光流转,仿佛看到什么,急忙从周淑雅手上夺下碎片,放在桌子上慢慢拼凑起来。

    “华老,没必要这么认真,我看那臭婊子就是在耍我们,想在公司的伤口上撒盐!”

    周淑雅说着,还回头看了几眼江筝,心里暗笑。

    得罪了林清雪,以她的人脉,从今往后,整个江城的行业,都容不下江筝!

    就在周淑雅心里这么想着,一脸欣喜地回过头,但却猛地被华老一巴掌扇倒在地。

    啪!!

    “混账!简直是混账啊!”

    华老指着周淑雅,吹胡子瞪眼怒骂道。

    “华老,您这是干什么,这秘方又不是我的,要打也是打江筝那欺骗公司,不把林总裁放在眼里的臭婊子啊!”

    周淑雅满脸委屈着说道。

    只见华老手里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几张不起眼的纸巾碎片,一张稳若泰山的老脸上竟然划过几道泪痕。

    “这是驻颜丹!自老祖宗手里传下来的。”

    “真正的驻颜丹啊!”

    97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