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江筝的麻烦

    在接了十几个电话后,何铭双腿已经抖得站不住,脸色更是错综复杂。

    旁边的黄珊和朱斌也不是傻子,看到一贯威风凛凛的院长,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却如哈巴狗一般连连点头附和,顿时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了。

    “院长,刚才打电话来的人是谁呀?”黄珊试图套出点消息。

    但何铭一反常态,理都未理黄珊,反倒是吩咐保安,看好现场。

    不到五分钟,在福利院外,先后有十数量车接踵而至,拉成一字长龙。

    而且看这些车的型号,都是上百万的名车,证明坐在其中的人,非富则贵!

    这副壮观景象,黄珊和朱斌从未见过!

    很快,车上的人风风火火,都快步走向福利院。

    其中,有几个人颇为眼熟,有好几年工作经验的黄珊一下就认了出来,整个人都呆滞在原地。

    “这……”

    还不等黄珊全部认清楚,就见何铭走上前去,朝来者陆续猛地鞠躬。

    “教育管理局局长!”

    “基金会董事长!”

    “资源人力总部常秘书!”

    “……”

    “张老院长……您怎么也来了?”

    说到最后,何铭都哽咽了,快要说不出声。

    “哼!你个臭小子还好意思问!”

    张老院长虽然年近古稀,但精气神很足,而且为人很是正直,当即拿起拐杖朝何铭打了一棍,暴怒道:“我当初把这院子交你手里的手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要你保有一颗爱心,善待孩子们,你倒好,把我说的话全给丢了!”

    “我,我……”何铭脸色死白,不知怎么回应。

    骂完何铭之后,张老院长才快步走向秦牧,转换成一张慈祥的笑脸。

    “张老院长,好久不见了。”秦牧作为后生,自当先问礼。

    “哎呀,以前我看你的时候,还是这么丁点大,没想到一眨眼十几年过去了,你都这么壮了。”

    张老院长欣慰道,这秦牧以前在福利院,是最听话好学的孩子,所以讨他欢心。

    “你放心,今天这事事关福利院的孩子,不查个水落石出,我张傅决不罢休!”

    张老院长说罢,扭头看向自己带来的老员工,当即下令:“给我查!”

    这一声震喝一出,何铭已经瘫倒在地,面无血色。

    “我收到消息,说你们福利院内有暗鬼,私吞市里拨下来的善款,就连慈善人士的捐款也一点没放过。”

    “还有,你们涉嫌无故伤害儿童,如果情况属实,你们就等着法院通告,准备坐牢吧!”

    一旁的常秘书已经拿着数份资料,上前朝黄珊和朱斌质问。

    “不……不是这样的!常秘书,是他们,是这群人胡编乱造,想要陷害我们的!”黄珊急病乱投医,连话都说不清楚,就冲上前来抱住常秘书的腿。

    “我已经任人去彻查监控录像,是不是胡编乱造,马上就知道了。”一旁的董事长冷淡道。

    马上,效率极高的精英人员就拿着一份监控录像,走到董事身旁,点开了播放。

    ‘臭丫头,想死是吧?’

    ‘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死丫头,你再敢多嘴一句,老娘就抽烂你的脸!’

    黄珊刺耳的声音从录像带中传出,在座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句句属实,字字珠玑!

    这下子,黄珊两母子算是彻底崩盘了。

    他们僵硬地抬起头,看向远处的秦牧,实在想不明白,秦牧到底是什么身份,能在同一时间,搬出这么多大佬!

    “因为调查需要记录检举人的身份,不知道先生方不方便……”常秘书走上前来,试着打听道。

    武穆点了点头,从内袋中拿出证件。

    证件之上,一位俊朗青年穿着一身戎装,肩抗国家徽章,让人不禁肃穆。

    “西北战区,国防部大校,武穆。”

    短短十一个字,却是瞬间惊爆全场。

    这是一位真正的军中人物!

    “原来是武大校,失敬。”常秘书额上冒汗,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随后,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不远处,那看上去平凡无二的青年。

    其中又以朱斌被吓得最惨。

    曾经那个任他欺凌,话都不敢吱一声的小子。

    此刻竟以一位大校作为下属!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果放平时,他们即便做错了什么事,以何铭的身份,加上黄珊的资历,花点钱找人也就解决了。

    可现在,武穆的身份摆在上面,恐怕他们不在监狱里蹲个几十年,是出不来了。

    想到这,黄珊和朱斌就面如死灰,再说不出话。

    “那就麻烦诸位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了。”武穆收回证件,说道。

    张老院长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拍胸口道:“放心,像这种毒瘤,我绝不手下留情!”

    说着,他还愤愤不平地踹了何铭一脚。

    “对了,记得让朱斌,把这些年欠江丫头的钱还回去。”

    秦牧临走前还不忘这件正事。

    等两人走出福利院,碰巧,一旁,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

    “秦牧,你怎么在这?”

    是江筝。

    江筝今天穿着一身工作制服,虽然没怎么打扮,但本身就是个小美人胚子,故而衬托得颇有英气,引得不少路人忍不住回头张望。

    “我想回来看看,不过福利院今天有事,不对外开放。”秦牧说道。

    江筝哦了一声,往里面瞧了几眼,确实有不少保安围堵着,不让外人进入。

    “还没吃早餐吧,一起?”秦牧提议道。

    “好啊!”

    江筝并无介意,就和小时候,一起上学一样。

    两人就这么并肩随意闲聊,武穆则很懂事地没有跟上来。

    秦牧带到街边一家早餐店旁,找老板点了两份包子和豆浆。

    “哎哟,江筝,这都快迟到了,你还在这悠闲地约会啊?”

    突然,店外传来一个公鸭嗓的女声,很是刺耳,瞬间引起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长相还算不错,不过脸上画着浓妆,和江筝一比就差的太远了。

    “我在干嘛,关你什么事?”江筝没好脸色。

    这是她的部门经理,周淑雅。

    江筝入职之后,和部门的员工都相处的来,唯独这个周淑雅除外。

    可能是嫉妒江筝的容貌,周淑雅总是在各处针对江筝,要不是江筝工作认真,加上业绩不错,早就被周淑雅给踢出去了。

    “这是找了哪个不要脸的男人啊?姐姐告诉你,要找就找个富商包养你,像我老公,前几天送了我一套房。”

    “不像你这个小白脸,啧啧,早餐就请女朋友吃个几块钱的臭包子啊……”

    周淑雅满脸自傲地哼哼着,还想继续骂下去,忽然对上秦牧的眼神,心里莫名一紧,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不跟你扯犊子了,别让我看到你迟到,否则你就等着收拾东西滚出公司吧!”

    周淑雅心里暗骂几句,提起包包就快步离开。

    “那我准备上班去了。”江筝两三口把早餐吃完,她还在实习期,不能被周淑雅抓住把柄。

    “你等等。”

    秦牧说着,抽出一张餐巾纸,然后拿笔在餐巾纸上写了几行字。

    “这是什么?”江筝歪着头,想看清楚。

    “一个简单的美容秘方,你们公司最近遇上麻烦了,你把这张纸给你们公司的研发人员,对你有帮助。”

    秦牧写完之后,把餐巾纸塞进江筝手里。

    “就这?”

    江筝愣了一下,还以为秦牧在开玩笑。

    这也太异想天开了,一张餐巾纸能干嘛?

    再说了,她公司可是雅姿美妆,江城有名的美妆公司,几十年的老地位,能有什么危险。

    “好吧。”

    江筝没想到,秦牧居然也和那些富二代公子一样,喜欢口花花,夸夸其谈,这是她最讨厌的。

    眼神中不禁泛起一阵失望,江筝把纸巾放在口袋里,背身就向外面走去。

    等到江筝走远,武穆才慢悠悠地走进来,也点了一份早餐,大刀阔斧地吃了起来。

    “将军,那份驻颜药秘方就这么给出去了啊?我记得有好几个国际美容公司,欲出上十亿想求得一睹,您都没同意。”

    武穆想起江筝那表情,无奈地摇摇头:“也不知道那丫头懂不懂珍惜了。”

    ……

    雅姿美妆集团。

    研发部门。

    江筝提早五分钟到达公司,不过一进门,就觉得气氛格外凝重。

    东西还没放下,就听见总监拿着一份资料,猛地摔在了展示板上。

    “我们的老对手,韩美公司,就在昨天的发布会上,推出了一款新的美容产品,声称只需要一个疗程,就能让人年轻好几岁,而且毫无副作用。”

    “当场就有记者使用体验,而且确实有效,验证了产品的真实性。”

    “现在全业界都在宣扬他们的产品,这对我们雅姿美妆是一个重挫!到现在为止,雅姿的股价已经快要跌停了!”

    “你们研发部门,对这件事就没点动作吗?!”

    总监全程吼着说话,骂得整个部门的员工都低着头,不敢接话。

    但江筝的心中,却是翻江倒海般的惊骇。

    公司有难,竟然真被秦牧给说中了?

    她急忙从口袋里掏出秦牧给她那张餐巾纸。

    上面的字工整有力,非常好看,写下了十数样药材,江筝看不明白,只能看懂写在最前面的“驻颜丹”。

    但还不等江筝研究清楚这东西的真假,就见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猝不及防地抢走了她手里的那张餐巾纸。

    97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