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警告

    当苏木告诉林念勋,苏傲天名下的股份已经全部转移到林念勋名下时,林念勋只是愣了愣,随后便点了点头,并未多问什么,这让不知道怎么解释的苏木微微松了口气。

    “加上我之前搜集的一些散股,现在你名下的股份已经有了53%,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成为苏家的掌权人的。”苏木挥了挥手里的股权转让书,信心满满地朝着林念勋笑笑。

    “......你想让我这样吗?”林念勋却并未表现出什么高兴的情绪,只是平静地看着苏木,浅浅地笑笑,“我知道了。”

    “你不想吗?”苏木有些奇怪地皱了皱眉,想要从林念勋的脸上找出一点兴奋或是终于心想事成的情绪,却发现林念勋现在是真的很平静,仿佛真的只是按照苏木的愿望在做事,而脑海中也并未传来林念勋减黑化值的消息。

    ‘怎么回事?按照剧情发展,林念勋会打败苏桦,成为苏家的掌权人,这难道不是他的愿望吗?’

    【顾盼:按照原剧情的确是这样了,但是现在显示,林念勋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黑化值也并未下降。】

    ‘怎么会这样?’

    【顾盼:也许是因为你的存在,导致剧情走向改变了,没关系,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顾虑那么多了。】

    ‘哦?这不像你啊,你不是应该提心吊胆地约束我吗,怎么现在这么放任我。’

    【顾盼:因为他爱你啊,而且,你也爱他,不是吗。】

    ‘......’

    【顾盼:所以,我提心吊胆没用,你们是彼此最了解对方的人,而我也相信你的能力,放手去做吧。】

    ‘谢谢。’

    【顾盼:现在林念勋好感值:100  x好感值:100  黑化值:50  你加油。】

    ‘知道了。’

    苏木回过神来,握住林念勋的手,微微用力。

    “小勋勋,如果这不是你想要的,我们就不要了。”

    “为什么?”林念勋疑惑地歪了歪头,“这不是你希望我拥有的吗?”

    “但你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我想让你成为苏家的掌权人,只是想要让你开心罢了。”

    【顾盼:叮咚!林念勋黑化值-10。】

    闻言,林念勋眼角弯起,笑着在苏木的脸颊啄了一口。

    “只要有你,我就会很开心,所以,我们做什么都不重要。”

    苏木将头靠在林念勋的肩上,听着林念勋的话,觉得心里暖暖的,像是蒸腾着温热的水汽。

    “好,那我们按原计划走。”

    苏木与林念勋十指相扣,紧密地让任何人都无法拽开。苏木最终还是选择将苏桦彻底打垮,永绝后患,这样才可以保证林念勋的安全。

    距离姜燃儿下达命令处理掉林念勋已经过去好几日了,然而林念勋的死讯没等到,派去的人却没了音讯,就像是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再去找,那么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姜燃儿烦躁地揉着眉心,派人继续去寻找消失了的手下。

    “是。”手下鞠躬应下,便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姜燃儿的房间。

    姜燃儿从床上站起身,看着窗外的月色,眸色逐渐变得冷冽。

    “苏木。”姜燃儿缓缓攥住拳,从牙根挤出这两个字,她知道,一定是苏木搞的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她原来只是单纯地不喜欢这位大小姐,现在,却是敏锐地察觉到,苏木这个女人,会是她最大的绊脚石。

    姜燃儿烦躁地一把将窗帘拉上,将满园的月色全部挡住,走进浴室,打算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进来十分疲惫的神经。

    姜燃儿一件一件将衣服脱下,泡进已经准备好的热水里。水的温度偏热,将她白皙的皮肤烫得有些发红,却带走了满身的疲惫,氤氲的水汽使她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增添了一丝朦胧的神秘感。

    姜燃儿舒适地呼了口气,打算再泡一泡就起身离开,却在下一瞬,被人猛然掐住了后颈,吓得她想要大叫,头却被大力地按进了水里,散着热气的水立刻从四面八方涌来,进入她的耳朵、鼻腔和口腔,窒息感一下子袭来,濒死的恐惧感更是让她在热水中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已经顾不上穿没穿衣服了,大力地挣扎着,因为扑动而激起了大朵大朵的水花,打湿了地板,却怎么也无法挣脱身后那人的钳制。

    “啊......救......唔......”在肺泡已经被憋得生疼快要爆炸的瞬间,后颈的手忽然松力,得到了一条生路一般,姜燃儿将头从水中抬起,因为窒息已经脱力,在得到空气的瞬间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有些虚弱地咳嗽着,刚想要呼救,后颈的力再次袭来,姜燃儿便又再次进入了水中。

    这样又反复了几次,姜燃儿已经几乎昏厥过去,而身后的人似乎只是玩游戏一般,并未想要姜燃儿的命,每次在姜燃儿即将受不住的时候,便会松力让她缓一会儿。

    姜燃儿奄奄一息地趴在浴缸边缘,见那人终于放过自己,费力地抬起眼皮,看向身后,却在看见那人的脸的瞬间睁大了眼睛。

    “苏......苏木......是你!你发什么神经!你是怎么进来的!”姜燃儿激动地指着苏木,想要起身抓住她,却已经连做大动作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样,玩得开心吗?”苏木伸出一只手掐住姜燃儿的下巴 冷笑着看着她。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姜燃儿看着目光阴冷的苏木,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呵,我想干什么?”苏木掐着姜燃儿的手微微用力,精致的支架板在她的侧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你想想自己做的事,你说我想干什么。”

    “......我......”姜燃儿知道苏木是知道自己下令处理掉林念勋的事了,眼神四处乱瞟,有些慌张地想要辩解什么,却被苏木不耐地打断。

    “姜燃儿,这次我只是给你个小警告,如果你再敢伤害林念勋一分,我绝不会放过你。”苏木冷冷地扔下这段话,便放开姜燃儿转身离开了,没有再听姜燃儿说一句话。

    姜燃儿咬牙切齿地看着苏木离去的背影,伸出手摸了摸刚刚被抓伤的侧脸,便看见指尖沾上了嫣红的血珠,愤恨地咬住下唇。

    “苏木,我绝不会放过你。”

    股东大会终于召开了,苏桦这些日子为了大会操劳了许多,现在只差继承苏傲天的股份便万无一失了,只是手续还在处理中,现在还没来得及转移到他的名下,不过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股份一定是由苏桦继承的,而这股东大会,不过就是变相的苏桦“登基大典”。

    “好了,看样子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苏桦坐在以往苏傲天坐的主座上,环视了一圈会议室的股东们,带着志在必得的笑容,宣布会议开始,“我们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直接进入正题吧,张秘书,把股份情况公开宣布一下。”

    张秘书是之前苏傲天的秘书,现在自然而然到了苏桦的手底下,见苏桦叫他,顺从地拿着文件夹,走到众人面前,开始介绍股份情况。

    “之前苏总的手中持股为30%,现在应由长子小苏总继承,只是手续仍在处理中,不出意外的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除苏总之外,持股最多的是小苏总,为25%,其次,根据最新的情况,林念勋名下有23%,剩余的22%分别分散在在座各位的名下。”

    “你说什么?”苏桦皱着眉看向张秘书,这份文件是最新的,还未来得及经过他的手,“你说那23%在林念勋名下。”

    “是的。”张秘书颔首,看出了苏桦的不悦,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不过这是确实是有些荒诞,虽然林念勋是苏家养子,但到底也是个外姓人,他的股份竟然会仅次于苏家长子2%,而苏家的大小姐苏木,竟是一点股份也没捞着。

    苏桦伸手摩挲了一下嘴角,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心里骂了苏木无数次。他之前一直知道苏木在暗中收集股份,但他没想到,苏木这个傻子竟然把所有股份都转移到了林念勋名下,他林念勋从来就不姓苏,想让他来抢权,他够格吗。

    其余的人也是议论纷纷,虽然尽量压低了声音,但还是看得出被这份股份介绍惊得不清,苏家小姐为了苏家养子跳楼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无人不知,现在这苏家小姐又将股份全部给了这位养子,还真是令人不知如何评价,也不知她是太过视钱财如粪土,还是被爱情冲昏了头,竟然打算将苏家这样大的一块肉拱手让给一个外姓人。

    “好了,各位。”苏桦整理了一下情绪,轻轻拍了拍桌子,示意其他股东收起注意力,“林念勋并不出席此次会议,视为自动弃权,我我们直接进行投票,看由谁来担当下一位苏家的掌权人。鄙人不才,毛遂自荐,想要参与这次竞争,不知道还有其他竞争者吗?”

    苏桦把话说得客气,眼神却犀利得不容置疑,环视了一圈四周,带着微微的警告,见所有人都老实地低着头没有异议,微微翘起嘴角。

    “既然没有,那么我们......”

    “谁说没有,我们要参与竞争。”

    清亮的女声传来,带着小女人独有的俏皮。众人表情各异地顺着声音望向门口,便见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的苏木站在门口笑得狡黠,她的身后,是清冷疏离静静站着的林念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