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75章 住下

    徐乾和石青璇聊的非常的投机。

    “来!让我领你到一个地方去,很近的呢!”

    石青璇对徐乾道。

    徐乾已经有所猜测要去哪里了。

    石青璇的身法非常的快就像是一道幻影一般,这就是邪王石之轩的《幻魔身法》。

    让石青璇诧异的是,徐乾背着徐子陵竟然能够在轻功上与他相比都不落下风。

    “武皇,武皇!”

    她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石青璇推开石屋的木门,别过俏脸来微笑道:“陛下请进!“

    徐乾大摇大摆的步入屋内,屋子以竹廉分作前后两进,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家具杂物等一应家庭的必须品,无不齐备,窗明几净,清幽怡人。

    徐乾的心情非常好,一名女子邀请你去她家这说明了什么?

    石青璇淡淡道:“这就是青璇的蜗居。“

    徐乾点点头道:“不错。”

    这里虽然不如皇宫富丽堂皇,但胜在雅致,由此可见石青璇的品味非常的高。

    石青璇请他在靠窗的椅子坐下,自己则揭廉步入内进去,边走边道:“这间小屋并非青璇所建,原主人在五年前过世之后,青璇于是借来落脚,是贪图它离开邪帝庙只是半个时辰的脚程。

    透过竹廉望进去,隐约见到石青璇在内进尽端榻旁的小几坐下,背面对一面挂墙的圆形铜镜,蒙蒙胧胧间,一切都被廉隔净化,更强调出她曼妙的体形和姿态。

    徐乾赞叹道:“这真是个避世的好地方。”

    这小石屋位于蝠洞迷宫东南十多里的一座小峡谷内,背靠飞瀑小湖,屋前果树婆娑,景致极美。

    石青璇拿起梳子,为她乌黑发亮的长垂秀发轻柔地梳理,动作姿态和谐异常,淡淡道:“陛下为何不问问这屋的原主人是谁?难道你没有好奇心吗?“

    徐乾心中涌起温馨写意的感觉,就像和娇妻共处安乐的小窝中,隔廉闲话家常,这是非常新鲜的感觉。

    徐乾道:“不想问。”

    石青璇。。。。。。。。。

    感情她这么长时间都白白铺垫了。

    石青璇轻笑道:“青璇想问陛下一个问题。”

    徐乾道:“请问。”

    “陛下后宫佳丽三千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是否遇到过一个真心相爱之人。”

    石青璇问道。

    “有啊。”

    徐乾道。

    “是谁?”

    石青璇的声音有些低沉。

    徐乾故意停顿一下。

    他接着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此生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青璇这般令我动心的人,在遇到青璇你的一瞬间便不可抑制的爱上了你,不可自拔。”

    徐乾深情款款的道。

    石青璇。。。。。。。。

    她觉得这个问题等于白问了,不过徐乾的回答还是让她挺受用的。

    石青璇道:“可惜我跟你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的一生伴随战争,伴随权利。”

    “而青璇心中理想的生活方式,却是隐居山林,钻研喜爱的技艺和学问,以之自娱,平静地渡过此生。”

    徐乾笑道:“这并不冲突呀,你当我的金丝雀不就行了么?”

    石青璇真想打死徐乾,亏他说的出口。

    亏他这么不要逼脸!

    石青璇在里面换衣服,她的声音传过来:“道心种魔大法,确是魔门至高无上的功法,比之阴癸派的天魔大法更胜一筹,最奇怪是在修练的过程中,练者会在性格气质上生出变化,由魔入道,据鲁大师说:邪帝向雨田修此法虽功亏一篑,未竟全功,且落得魔火焚身的大祸,但在其惨死之前,猛然醒悟到过往残害众生的恶行,故力图补救。”

    徐乾却知道邪帝向雨田没死。

    她继续轻柔地道:“那时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是尤鸟倦这四个恶徒,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们邪恶的天性,于是利用他们想取而代之成为另一代邪帝的弱点,以“邪帝舍利“为诱饵,迫他们立下在魔门有至高约束力的血咒,立誓只有拿到“邪帝舍利“,继承邪帝之位后,才准开宗立派,另一方面则暗中知会祝玉妍,告诉她邪帝舍利已传给这四个劣徒,要他们背此黑锅。“

    徐乾虽然知道一些细节,但没有石青璇知道的这般仔细,经过石青璇这么一讲解他知道了。

    “我听闻这邪帝舍利本身是以一种罕有的黄晶石打磨而成,自第一代邪帝开始,历代邪帝在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时,便以秘法把毕生功力凝成精气,注进晶石之内,希望继承邪石的人,可把元精据为己用,令邪极宗一代比一代强大,独步武林。”

    石青璇点点头,她道:“不错,不过这邪帝舍利并不是想象中那般美好,邪极宗没有人能从舍利得到任何好处,但却成了邪极宗历代宗主临终前一个传统,把精气注进舍利内去,到向雨田,除了因横死者不能履行此事外,共有十一位宗主对舍利献出元精。”

    她道没有怀疑徐乾为什么知道这样的秘密,徐乾毕竟是皇帝嘛,知道一些秘密也属正常,

    “向雨田成功了是吧。”

    徐乾问道。

    石青璇回答道:“是的到向雨田时,才出现转机,向雨田是首位悟通如何借舍利修练魔功的人,使他成为排名尤在祝玉妍之上的邪派绝代宗师,可惜过不了道心种魔大法这一关。”

    徐乾却是知道向雨田成功了,只不过他为何要将寇仲练成炉鼎呢?徐乾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时候,石青璇出来了,徐乾只能啧啧赞叹。

    石青璇正把帽子盖在束成髻子的秀发上,完成男装的打扮,还是一身远行的装束。

    她丑恶的鼻子消失无酊,但肌肤变得粗糙黝黑,不过纵是如此,她仍是可美得令人屏息。

    不知是否因特别留心和对比的关系,份外感到她脊梁挺真的娇巧鼻子,令她更是贵秀无伦,完美无瑕。

    她的美丽是冷漠和神秘的,这或者是由于她似是与生俱来的清傲,使人不敢亲近,但又渴望得到她的垂青,加上先前的印象,徐乾敢肯定这风格独特,言词大胆的美女,绝不逊色于师妃暄或绾绾那级数的绝世佳人。

    石青璇微笑道:“为甚么目不转睛的盯著人家,是否觉得青璇变丑了!“

    徐乾摇头道:“青璇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丽的。”

    “哼,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

    石青璇傲娇的道。

    徐乾。。。。。。。。。

    徐乾和石青璇就在这里住下了,徐乾要好好的修炼《道心种魔大法》,他对这门神功已经是垂涎已久了,这门神功绝对能够帮助他的《混元功》更进一步,也将会让他的大宗师之路一片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