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疤脸大汉死

    背后说人坏话这种事情都害怕被人听见,尤其是被当事人听见。

    当然,现在疤脸大汉并不知道刚刚听到他们交谈并且出言讥讽的,就是他口中的那个江湖之中最大的笑话。他之所以紧张到连酒都吓醒了一半,主要是因为他们所在的小镇严格来说是属于神剑山庄的地盘。

    别看疤脸大汉口中似乎对神剑山庄不屑一顾,但是他其实心里非常清楚,和神剑山庄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他根本就是沧海一粟。对方真要是想抹掉他,根本就不用费什么功夫。

    就像他当时为什么没有答应那个叫什么清风十三山寨所谓好友的邀请,其实不是因为他所说的自己有要事要处理,而是他十分清楚,以他的能力根本就不足以参与掠劫神剑山庄的行动。

    别说那个什么清风十三塞的行动未必能够成功,就算是真的成功了战利品之中那些有价值的也轮不到他来拿。这种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的行动,他就是在缺心眼也不会加入其中。

    其实像他这种看似粗矿,实则谨慎的人,是不应该在神剑山庄的势力范围内说神剑山庄的坏话。但是这个酒劲上来了,都有些由不得他了。

    当然,其实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他就是说了,对方也未必能听得见,听得清楚。毕竟虽然醉酒他也注意到这方面,特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偏远的小镇的一个客栈里,居然除了自己兄弟三人之外,还有功夫不弱江湖客在这边,而且还听见了他的言语。

    所以在被谢飞鸿的话语惊醒,酒劲被压下的时候,他立刻就反应过来,绝对不能让刚刚听到他们谈论的那个人活着走出这家客栈。要不然,他很有可能不光是要面对神剑山庄对他的追杀,还有清风十三寨那边的。

    被他将计划泄露出去清风十三寨绝对不会放过他,甚至可能他的好友就是追杀他最凶的人。

    想到这里,疤脸大汉不由将手按在了刀上,如同机械一样缓缓的转过头去,看着刚出声的那个方向谢飞鸿冷声道:“怎么?你对我刚刚的话很有意见吗?”

    “不行吗?”谢飞鸿一边先把清水品出花来一样,一边淡淡道。

    “当然可以,”疤脸大汉抽刀在手,皮笑肉不笑的站起身来,缓步来到谢飞鸿的身边道:“我对死人想来宽容。”

    “哦,看来你似乎对自己很自信,”谢飞鸿玩味道。

    “当然,”疤脸大汉狞笑道:“我曹某闯荡江湖三十载,到现在我还活着,而且活得更好,你说我应不应该自信。”

    “你练刀?”谢飞鸿看了一眼对方手中的那口单刀问道。

    “不错,十数个春秋!”疤脸大汉同样也看了一眼谢飞鸿放在桌子上的那一把血鞘长刀沉声道:“你也学刀?”

    “粗通而已,”谢飞鸿淡淡道。

    “粗通吗?”疤脸大汉贪婪的看了一眼这把血鞘长刀眯着眼道:“那真是有些可惜这把刀了,不过没有关系,因为它马上就会找到一个更好,更适合它的主人。”

    “更好更适合?你是在说你吗?”谢飞鸿抬起头来看着这个疤脸大汉轻笑道。

    “当然,”疤脸大汉一副当仁不让道:“好刀就应该配一个好主人。”

    “好主人?呵呵,”谢飞鸿闻言不由轻笑了笑:“你这位好主人报个号吧,让我知道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配得上我的刀。”

    “也好,”疤脸大汉眯着眼道:“省得你进了阎罗殿还不知道自己死在什么人的手。”

    “听好了,”疤脸大汉轻轻震了一下手中的刀一脸自得道:“我就是江湖人称西北三侠之中百战刀曹阳,曹三爷!记住了,不要阎王问起来了,还不知道爷的名号!”

    “爷?”谢飞鸿重新将自己的目光转到自己手中的那杯水中,笑了笑,一脸讥讽道:“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什么人都敢自称爷,什么人都敢说自己练刀。”

    “你找死!”疤脸大汉闻言不由怒道,然后也不多说废话,直接一刀就劈向谢飞鸿的头。

    “括噪!”谢飞鸿面对如风似电的刀光,端坐不动,直接伸出两根手指,将疤脸大汉劈得足以开碑裂石的刀给牢牢的夹住,让它不得寸进。

    “这是?灵犀一指?!你是陆小凤?!”疤脸大汉见自己手中的长刀被谢飞鸿牢牢的给拿捏住不由一惊,情不自禁道:“不,不对!陆小凤可是四条眉毛,你究竟是什么人!”

    “很重要吗?”谢飞鸿淡淡道。

    “你!”疤脸大汉看着谢飞鸿举重若轻的拿住了他的刀,不由打起了退堂鼓,一边寻找着退路,一边迅速变脸,陪着笑道:“您这位爷说的对,是不重要,是不重要。小的该死,想必您也看出来了,小的刚刚喝酒喝的有点多,所以有些口不择言。大人不计小人过”

    “你混江湖多少年了?”谢飞鸿直接打到疤脸大汉的话语,淡淡的问道。

    疤脸大汉闻言微微一愣,虽然心中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他还是如实的答道:“已经有近20年了。”

    “这样啊,那是够久的,”谢飞鸿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淡淡道:“既然你喝了这江湖这么久,那你怎么还没有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

    说完,谢飞鸿也不等疤脸大汉话,夹住对方单刀的那双手指突然一用力,咣当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这柄钢刀便拦腰被截断。

    还没有等疤脸大汉从震惊中缓过来,谢飞鸿便用指尖的断刀对着他的咽喉一划,然后他眼中便渐渐失去了神采。

    随手将断刀放在桌子上,谢飞鸿轻轻拿手绢擦了擦手,随手拿了一定银子放在桌子上,到了声结账,对着身边的谢安示意了一下,便拿过自己放置于桌子上的血鞘长刀转身而去。

    “哎,爷,还没找您钱呢,”小二拿起银子粗略验了一下真伪,然后对着正在向外走的谢飞鸿两人急声道。

    “赏给你洗地的,”谢飞鸿头也不的应了一句便消失在门外。

    “啊?洗地?”小二微微一愣,然后迅速的反应过来,机械一样的撞过头来看着刚刚他就觉得很奇怪,一直立在这里不动的疤脸大汉。

    看了一眼桌面上明显带有血渍的断刀,店小二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下,然后战战兢兢的挤出一张笑脸来,轻轻的碰触了一下疤脸大汉道:“这位爷啊!”

    虽然早就预料到可能是这种结果,但是面对一具刚刚还好好的被他一碰整个头就掉下来的无头尸体,店小二还是情不自禁的惊声尖叫起来,甚至连手中的这锭银子都掉落在桌面上。

    “曹爷!”疤脸大汉的两个同伴这时都不由冲了过来,没办法,刚刚谢飞鸿出手实在是太快了,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对方其实早就用那截断刀将自己大哥的头给斩断!

    “好快的刀!好狠的人!”那个缺了牙的男子不由喃喃道。

    虽然他的武功未必有多高,但是眼力还在,光凭伤口的就可以判断得出,刚刚谢飞鸿挥出的刀究竟有多快!

    “他究竟是谁?江湖中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个用刀的高手?”另一个鼻子有上有鼻环的也不由惊骇不已,不过他关心的是另一个方面。

    那个缺了门牙的男子闻言也不由缓过神来,扫视了周围一眼,在其中一个物件上不由目光一凝,肃声道:“我知道他是谁了!”

    “什么?他是谁?”带着鼻环的的男子急声问道。

    缺了门牙的男子并没有直接答,而是指了指他所看到的那个物件。

    原来这个物件其实就是谢飞鸿来付账的被小二惊掉在桌上的那锭银子,只见银子翻转着朝着他们的那面上面刻着四个篆写的大字:神剑山庄。